摺紙匠人沉醉兒時興趣 一張紙幻化太空船黑武士

文章日期:2022年02月15日

【明報專訊】砌模型是男人的浪漫?彭子安(Andrew)卻偏愛滿載手作溫度的紙藝,他跟一般人差不多,在6歲時接觸摺紙,但不同的是,他在長大後仍繼續摺,即使成為商人也繼續沉醉在他的兒時興趣,更摺得出神入化,宇宙航艦、英雄人物、日本傳統面具也難不倒他,將昔日的玩具悉心鑽研成藝術品。

(註:本版受訪者按拍攝需要暫除口罩)

未踏入畫廊,已被落地玻璃中金色的巨型老虎頭吸引。這是彭子安(Andrew)個人展覽其中一個展品,他稱這是難度最高的一個,因為這麼大(長66厘米×闊52厘米×高25厘米)的老虎頭只用一張紙摺成。原本的紙張大小約180×180厘米,由於尺寸大有相當重量,摺成立體後會塌下,因此要用特別硬的紙,但硬身的紙容易裂開,不可以太用力摺,需要技巧之餘,等待噴漆乾透都需要很長時間,至少4、5日才完工。除了應節的老虎,Andrew也摺出了經典的電影、漫畫和卡通人物,如《星球大戰》中的Yoda、黑武士,還有蜘蛛俠、蝙蝠俠等的面具造型。

摺出老虎巨作 鬍鬚細緻

展覽中全部面具都是用一張紙摺成,「除了米奇老鼠,因為嘗試過用最大張紙摺出來都很小,所以一對耳朵是分開的,但也不需要膠水,只是插進去組合起來」,而且用多過一張紙就不怕耳朵太小,起角部分可以摺到後面,看起來更圓滑。Andrew的絕大部分作品也是用鶴基本形(bird base)為基礎摺法,即摺紙鶴時起初的基本形態,其餘常見的基礎摺法有風箏基本形、水炸彈基本形等,「每個人摺紙都有一種最愛的方法,我最愛的就是bird base,看看這個方法能摺出多少東西」。

細心留意,無論是老虎的鬍鬚或是《星球大戰》Yoda的皺紋都做得十分仔細和突出。Andrew指出,因為這些作品不止是摺紙製品,更是摺紙雕塑(origami sculpture)、藝術擺設,因此紙張都經漿糊水浸泡,摺好基本形態後,用手作細微的屈曲或皺摺,再以風筒吹乾定形,能做出不同造型,同時能保護作品不易受潮。「有一個作品是在2015年完成,我放在家中客廳,7年也紋風不動。」成品亦會按需要噴漆、上色點綴和製造特別效果,例如Andrew鍾愛的2個日本能劇面具:鬼和般若,他花了不少心思去令表情更生動,並用噴漆令它們有殘舊的感覺。

跟媽媽去打麻將 開展摺紙興趣

單看展品或以為Andrew只愛「大製作」,其實他也從「小」摺起。6歲開始摺紙,除了小小的飛機、盒子、雀鳥,也會摺超人、機械人,「很記得那時候電視開始有幪面超人,又會摺鐵甲人,都是很簡單摺出來玩;不會像現在全部都是塑膠公仔,以前都是自己摺玩具」。他在學校的美術堂學會摺紙,也喜歡畫畫、做勞作。但想不到令他發展摺紙興趣的契機竟然是跟媽媽去打麻將!「家中三姊弟,我最小,那時候常跟着媽媽到處走,她喜歡跟家人打麻將,每次都給我一些紙,叫我自己畫畫、摺紙」,令他自得其樂。再長大一點,Andrew喜歡看兒童雜誌,13歲那年留意到有個公開香港摺紙比賽,「那時候是用在筆記本撕下來的紙,上面還有間紋,摺了一隻蟹去參加比賽」,後來在雜誌發現自己得了冠軍,他難以置信,拿給爸爸看。爸爸得知他有摺紙的興趣,在歐美公幹時,就買些摺紙書給他,他的摺紙世界一下子擴大了許多。

創作16艘太空船 美國出書分享

「看了很多書,現在家裏有幾廿本在書架上。」Andrew一直都是看書自學,「等於做一個research,去看別人用什麼技巧,為什麼可以摺出這樣的形狀」,然後逐漸由跟着書上步驟去摺,到改善別人的設計,再自行創作。他設計出《星空奇遇記》(Star Trek)中16艘太空船的摺紙造型,把童年回憶重現眼前,「Star Trek是我和哥哥由小看到大的,由第一季到不同系列,加上電影都有追看」,恰巧當時有2年空檔期,跟朋友去喝啤酒時常常談到想摺Star Trek的太空船,朋友聽到煩厭叫他不如坐言起行,令他決定「OK!就試吓」,後來甚至公諸同好,排除萬難在2000年於美國出版Star Trek: Paper Universe一書,售出25,000本。

雖然Andrew熱愛摺紙,但並沒有成為全職藝術家。他聽從家人建議在英國讀會計,然後在當地工作逾10年才回流香港,現時是國際室內設計公司管理合伙人。問他有沒有後悔,他笑說沒有,因為能更無壓力地享受自己的興趣。當年籌備出書時,因為別人給予的時限,他日日被迫摺紙,「個興趣直情冇咗!早上起牀就會想:『啊!我又要摺紙了,真慘』!」,深深體會到「興趣變了謀生工具,感覺就會完全不同」。現在反而能維持這閒時興趣,變成令自己放鬆的小習慣,Andrew坐在電視前也會不自覺地摺起紙來。「就算在寫字樓傾電話,看到有紙在面前就會拿上手摺摺摺,一邊傾生意一邊摺紙,多年來已習慣了這樣」。即使是摺大型的作品,也比較隨意,「完成一部分就放低,幾日後再做,覺得不滿意再做」。他有再出摺紙書的計劃,卻仍然處於構思階段,因為暫時不想抹殺這純粹的興趣。

愛手造紙有個性 摺紙效果特別

Andrew家中除了多書,也多紙,因為摺不同造型需要使用不同質地、厚度的紙,他愛到大型美術用品店買紙,有多款不同厚度、質地、顏色的紙張選擇。若要買超大型的紙,他會去紙行,「紙行很多時都是賣給人做印刷,如婚禮請柬,可以在那裏買到未切割的紙」,買幾十張也可以,幾元一張,非常廉宜。因工作需要,Andrew經常到訪東南亞,當然也不忘買紙,他專門蒐集手造紙。「很多東南亞地方都有手造紙,例如在越南會找到一些小街小巷有人賣手造紙,真的好美,很想用來摺紙但我不捨得用,只有兩張,造紙的人更簽了名,如果摺得不好怎麼辦?真的會哭出來……」他說來眉飛色舞:「一眼就能看出手造紙與機器造的紙不同,手造紙有個性,例如紙邊參差不齊,表面凹凸不平,但有時用來摺紙效果更特別。」

特意留下摺痕 呈現真實感

造紙人賦予手造紙個性,摺紙則盛載摺紙人的溫度。記得有多久沒有親手摺紙鶴為友人送上祝福?或通宵摺滿一大瓶紙星星向心上人告白?縱使摺得並不完美,但都是其獨特印記。「有時這些歪歪斜斜、摺皺了,才能讓人知道是摺出來的。」他說有人可能會問他的作品是否塑膠製?所以他會特意留下摺痕,「一定要保留,才有authenticity」。就如他製作的3個Yoda,每個表情都不一樣,一個是Happy Yoda,一個是較貼近電影造型的版本,一個則是pop art版,每個都獨一無二。Andrew慨嘆時下愈來愈少人做手工藝,小孩都玩一式一樣的塑膠玩具,甚至手機遊戲。他笑言女兒小時候對摺紙毫無興趣,小兒子今年6歲,會教他摺一些簡單的東西,讓他嘗試製作手工的成功感,例如摺飛機一起去公園玩。看來工作與興趣不可兼得不是絕對,看Andrew就能享受the best of both worlds。

■摺紙匠人Andrew Pang展覽

日期:今日

地點:尖沙嘴海港城 海運大廈L3 OT308A SHOUT

開放時間:上午11:00至晚上8:00

查詢:9794 3799

註:因應政府防疫措施,展覽開放時間以官方公布為準

文:李欣敏

編輯:梁小玲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