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接郊外景色 重組城市光影

文章日期:2022年02月18日

【明報專訊】一家三口往郊外走走,呼吸新鮮空氣,在長長的堤壩上放風箏,如此開闊的風景與自在的心境,要如何記下?正如黃昏的顏色,用手機拍攝多少遍,總是與心目中的有偏差。對鄭虹、劉兆聰兩名畫家來說,只有繪畫,才能記錄獨一無二的回憶,畫出心中的風景。

兩個畫家一起做展覽,畫風可以完全不同。安全口畫廊邀請鄭虹及劉兆聰設展,從門口走進去,先見劉兆聰色彩和諧繽紛的畫作,出現香港一個個郊外景點,如萬宜水庫、大美督、大坳門等。劉兆聰以創作來記錄一家三口「外邊走走」的回憶,「外邊走走」亦成為他的展覽題目︰「我覺得此刻香港人的心態,是希望想出外,去哪裏都不重要,最重要是出去外面。」的確疫情下香港人無法出外旅行,不少人改往郊外遠足露營,減壓散心。

郊遊系列之前,劉兆聰還畫了數張畫,主角是被紅白膠帶綑綁圍封的公園遊樂設施。其中一張名為《公園封咗》,右下角有個凝視滑梯的小女孩,劉兆聰的靈感啟發自他帶1歲多的女兒到公園玩,卻發覺「公園封咗」,後來才決定去郊遊。《公園封咗》在今次展覽中亦有展出。

劉兆聰:猶如風箏的香港人

近來的畫作,劉兆聰總會畫風箏。他說自己迷上放風箏,覺得能釋放在城市的壓力。放風箏也有象徵意義,「我覺得香港人好似這些風箏,至少我自己好似」。所以他在畫作中會把風箏不合比例地放大,「風箏想往外邊飛啊飛,但又有條繩綁住,走不出去,只能盡量去到邊界線『最邊』的地方」。香港陸地最邊緣的地方大多是海岸線,海也出現在大部分郊遊系列的畫作中。

以前劉兆聰多畫黑夜中的城市,而且只基於一個定格畫面畫成;新作卻會把不同風景拼接起來,每部分透視也有不同,拼湊出他和家人遊玩時獨一無二的風光。在《萬宜水庫東壩》裏,可同時看見長長的防波堤兩邊的丁字形防波石,以及遠看像菠蘿皮一樣的孔洞。

選擇在同一畫作拼接不同景色,劉兆聰說原因是「因為我變得貪心」,想在同一畫面中表達多些東西。例如想將同一個地方不同時刻發生的事情畫在同一個畫面上,所以他會拍攝多張照片並嘗試「把有趣的東西合併在同一平面上,像濃縮了一樣」。記者感覺畫作將現實的風景「摺疊」起來放在畫中,日後看畫時逐個細節留意,往日那份回憶便在心中慢慢展開。

鄭虹:以光源為重點

另一邊廂,鄭虹的展覽主題是「由光的倒影開始」。雖然也是風景畫,但比劉兆聰的作品抽象很多。她解釋在畫作中的選材是,「即使基於真實地方繪畫,我也會篩選出我覺得重要的事物,並集中畫那些事物」。因為她的作品總是只挑選幾個元素着墨,比劉兆聰「貪心」的作品簡約得多。

鄭虹作品以光源為重點,整個展覽的畫作也是「由光開始」。她在上個展覽多數畫城市中的光,光源或來自大廈的窗等;這次要畫自然風景中的光,便想像光源是一個正方體。記者在觀看作品《路上的湖》時,想過是不是湖的旁邊出現了一粒冰塊?但鄭虹解釋她覺得光源是「可以進入的空間」,才把光源畫成一個立體。她從前辦「永恆日落」展覽,作品也有類似疑問︰「如果日落的光是橙色,如果這個光是一個地方,那會是一個怎樣的地方?」

互換重組景物 挑戰觀眾認知

這點讓記者想到黃昏時走在街上,如果遇到漂亮的日落,總會舉起手機拍攝,但重看照片時總覺得顏色和像素都無法記錄日落的美。畫家則能用作畫技巧,畫出心中的光。作品《巴士上浮著的光》,畫作的構圖中可看見山巒和海平面上的天空,淡淡的藍白色讓人看着感到非常療癒。眾人討論畫中到底是日出還是日落的顏色,鄭虹認為畫中顏色,是因每人的經驗、記憶與想像而異,歡迎觀眾想像和討論。

所以鄭虹繪畫時喜歡讓不同景物「互換」和「重組」,似要挑戰觀眾認知,豐富他們的想像力。在《倒》這作品,鄭虹說她「故意將天空和陸地上的湖互換」,所以天空的顏色有着湖的邊界;她又會把路上的水氹想像成湖,畫成《路上的湖》;《巴士上浮著的光》的一條白色斜線,是在繪畫乘搭巴士望向窗外景色時,巴士光管的反光,在畫作中看來像是流星一樣。觀眾不需要為自己在鄭虹畫中看到的景物尋找確實的答案,正如日落的真實顏色,從來就是人心中的顏色。●

鄭虹、劉兆聰雙人展覽

日期︰即日至3月12日(周日至一休息)

時間︰上午11:00至晚上6:00

地點︰安全口畫廊(香港仔田灣興和街25號大生工業大廈3樓)

網址︰bit.ly/3LwZC8d

(註:因應政府防疫措施,本版介紹的展覽開放時間以官方公布為準。)

文:胡筱雯

編輯:鄒靈璞

美術:謝偉豪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