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筆展現麥理浩徑美景 跟着藝術家網上行山

文章日期:2022年03月09日

【明報專訊】石屎森林鬱悶無比,不少人渴望往郊野呼吸新鮮空氣。站在山峰上,在藍天白雲下遠眺這個城市,令人豁然開朗。最近本地藝術家黃進曦創作了一系列香港郊野藝術作品,展現麥理浩徑的自然風光。引領觀眾踏上大自然療癒之旅的年輕畫家從前不愛自然,首次認真寫生的體驗,竟是繪畫賽車電玩遊戲畫面中的風景。

香港邦瀚斯在3月在網上展出香港藝術家黃進曦的最新作品。因疫情嚴峻,展覽前改用網上形式舉行,以社交媒體直播作品導覽,邀請觀眾與藝術家一同「網上行山」。忽然改作線上安排當然難不到他,因他的風景創作之旅是從虛擬世界起家。

黃進曦今次展出超過40幅壓克力及紙上畫作,主題是香港著名的長途遠足徑麥理浩徑。麥理浩徑全長約100公里,分為10段,橫跨新界東西,由東部西貢起伸延至西部屯門,穿越8個郊野公園。若要把沿途風景繪畫下來是怎樣一回事?

天色變化快 每張畫色調不同

黃進曦曾在香港中文大學讀藝術,但一直沒留意校園附近山嶺的風光。「我細細個已學畫畫,小學、中學很少外出,一直少接觸風景畫。」他喜愛漫畫,覺得風景畫老套,沒太多當代語言可言;大學時又把焦點放在裝置藝術,到畢業後卻想畫風景,發現不知如何着手。他首個嘗試,是對着賽車電玩遊戲的畫面來寫生。「我在遊戲中緩慢駕駛賽車,細心觀察當中的風光,便畫下來。」但他感覺自己和遊戲中的風光關係疏離,某天下午在畫室飲紅酒時忽發奇想,對自己說:「仲諗咁多做乜﹗」遂把寫生簿投進單車上的籃子,一口氣從火炭踏單車往馬鞍山海邊寫生。

「我一口氣、紙駁紙地繪畫了5張畫面相連的作品。因天色變化快,每張畫紙上的色調都不同。今次,終於被自己的作品感動了!」收筆時,他還未知眼前的叫八仙嶺。自此,他開創了獨特的風格。「風景畫不一定是準確具象的描述,眼前的風光不是still,我也不是一個still的人。」記者心想,這豈不是印象派的思維?他笑說小時候曾學過冷暖色對比等印象派技術,不過至大學時的理論課也沒興趣深究,至近年才有興趣在當中滋取養分,讓這些理論體認自己的技術。

行山寫生 憑記憶想像填補空白

由2019年起,黃進曦深感世事常變。「有啲嘢不是永遠在你眼前;唔去捉緊,係會變的。好似行山時發現路上有些草被無故剷走。」他開始構思把香港的山嶺風光畫下來。麥理浩徑涵蓋不同山頭,最具代表。「畫畫過程中,對香港的感受完全不同了!上到山頂才發現山嶺是相連的,相反市鎮之間是彼此分開的。」

他以「一畫一段」方式把旅程記錄下來,是他首次以系列描述整條麥理浩徑的風光。他先親身在徑上寫生,再憑記憶想像填補空白,重新建構自身的遊歷畫面。作品除了有具象元素,也有作者的情感投入。而記憶的不準確,正是他自身、最個人對路徑的印象反射。系列中,有時同一座山會在不同作品中重複地出現。「山上的風景是彼此交雜;回首看看,又看到之前經過的那座山。」他花了約半年時間,在不同季節登山繪畫。「風光會按季節、天色而變。很多人想捕捉某一刻的畫面、企圖把不變的東西留下,我卻情願世界不斷地變,把這些變化在畫紙上表達出來。」

科技發達的世代,使用攝影、電腦技術,很容易把風光準確地呈現。不過,這樣卻欠缺想像空間。黃進曦筆下的畫面,是他由踏過不同山嶺累積而成的,有真實,也有想像。「我腦海中還有很多東西想畫,包括鳳凰徑、衛奕信徑和港島徑,無奈一日只有24小時!」

風景畫富動漫風格 連接觀眾

「近幾年我開始留意黃進曦的作品,其創作風光的套路有趣:寫實又超現實。」在畫廊和拍賣行工作經驗豐富的邦瀚斯亞洲區現代及當代藝術部主管關尚鵬表示,黃進曦的作品充滿潛力,題材和色彩也不斷突破。「除電玩外,他還會用Google Earth寫生,建立鮮明的風格回應世界、連接觀眾。」他指黃的這系列作品,是其10多年來創作生涯中的總結,市場開始留意他。「他並不是隨波逐流;掌握當代動漫風格,卻選擇畫非主流的風景畫,聰明地加入新鮮的元素,觸動人心。」

畫中常有蜿蜒的山徑交錯在山丘之間,偶爾亦見人物穿梭在其中。他讚賞黃進曦的作品沒村上隆的計算和策略,反而更純真和自然,遂邀請對方合作,讓他用展覽output自己。3月起,拍賣行會把部分作品透過社交媒體以「藝術家網絡登山團」呈現,由黃進曦帶隊直播導賞,透過展示作品的畫面,模擬一場「登山之旅」。 ●

「黃進曦︰麥理浩徑」網上展售會

日期:3月10至31日

詳情:留意邦瀚斯官網及 IG @bonhamscontemporary

查詢:www.bonhams.com

文:呂一心

編輯:陳淑安

美術:謝偉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

[Coll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