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農氏‧唐百草之Omicron字典

文章日期:2022年03月13日

【明報專訊】剛好是兩年前,我在《明報》這個版面寫了一篇文章,題為「和你溝——香港新日常」。可這兩年在香港上演過的正劇悲劇恐怖片多如恆河沙數,「和你溝」是什麼早已相忘於江湖,讓我重提幾個關鍵字眼,協助你的思緒飛回當年:75%酒精、甘油、雙氧水、搓手液……

當時人類受到未有名字只有地名的病毒襲擊,今日全世界都叫它COVID-19但沒人再敢用地名呼喊它(尤其香港人);當時能殺滅病毒的酒精搓手液(酒精含量須達75%)近乎全球售罄,世衛甚至公布了配方教人如何自行調配。為此我和朋友四出奔波搶購了25公升酒精、50度雙氧水和甘油,用化學文盲的態度,山寨式在家中客廳調製出幾百支搓手液,唔覺意成為了和你溝達人 。

好了,兩年前的荒唐現實回憶完畢;兩年後更瘋狂的人體實驗正式開始,一切依舊拜這個病毒所賜。謹以下文【神農氏 ‧ 唐百草】獻給千千萬萬個瞓醒有點喉嚨痛,一驗已經兩條線的Omicron居家「陽人」。 這刻中招,總好過他日與人共享一葉方艙,被迫成為某種老朋友。

【中招 zung3 ziu1】

同住親人姓唐(下稱唐百草)在全民強檢傳得鬼影幢幢之時,突然感覺自己手心有點㷫、喉嚨有點痛。我心裏大叫終於殺到埋身了,讓自己崩潰3秒鐘,就立刻收拾心情,在4款不同牌子、不同價錢(由$18至$108不等)的快速檢測套裝中,挑了最貴那一盒,拿出說明書認真細讀,再指示唐百草如何每邊鼻孔各撩5下、混和藥水攪拌10下,最後滴3滴在檢測棒上。看着溶液流向,15分鐘後,兩條堅實的線顯現了。

[注釋1]4個牌子的檢測套裝(共買了逾30盒)全是我自掏腰包購買,這場採購過程由2月初開始,過程非常不容易,多透過朋友網絡、心大心細入貨。當時有關檢測包規格的資訊極少,價錢差距甚大,令人相當懊惱。作為一個擁有資源和資訊人士尚且如此,難以想像其他階層的香港人,如何能在這場檢測包的採購戰中存活?

[注釋2]4個牌子的檢測包中,僅兩款附載繁體字說明書,另外一款只得英文;一款則有英文和法文。然而每個牌子的使用方法都略有不同,對長者來說即使得物也難用。

[注釋3]至於林鄭說好的「已購入超過一億套快速檢測包」以及「會向全民派發」,至今我連黑影都沒有看到。給大家一點資訊,新加坡政府早於去年7月已向每個國民郵寄免費的檢測包以及血氧機;在英國和美國,檢測包也是免費派發。

【撩鼻?撩喉?liu1 bei6 ? liu1 hau4?】

於香港購入的檢測包,說明書一般都指示使用者撩鼻檢測,但在英國的朋友告知,自從病毒由Delta轉型至Omicron後,他們收到的檢測包皆指示使用者同時撩喉和撩鼻,是因為Omicron病毒主攻喉嚨之故。有記者行家推介一條3月初由港大醫學院拍攝的示範片段,當中亦教路巿民以棉棒先撩喉嚨再撩鼻來檢測,我之後亦跟隨此做法,高度建議大家參考(網址:bit.ly/35Wf25M),但要注意每款產品的溶液滴數不同,宜按說明書指示去做。

【藥物儲備joek6 mat6 cyu5 bei6】

我絕對不是擅於計劃的人,家中常備藥物向來只有日本的「國民感冒藥」以及痱滋貼。這次突然開竅是源於兩年前搶購口罩和酒精一幕異常深刻,叫我不想再重複犯錯(香港人其實冇錯)。因此今次在農曆新年前後,便開始螞蟻搬家,逐少逐少購入對付Omicron的藥物和物資;可如此準備周全,卻讓我生起一種非常奇怪的心情,彷彿萬事俱備只欠病毒(大吉利巿)。我的儲備計有:血氧機、血壓計、探熱計(我本身連這個也沒有……)、必理痛、化痰止咳露、乾咳露、化痰素、喉嚨鎮痛噴霧、嗽口水、消炎殺菌喉糖、維他命C和鋅、川貝枇杷燉檸檬、連花清瘟膠囊、藿香正氣丸、中藥材初感方等。

[注釋1]自從香港失去了蘋果、立場、眾新聞,以及很多公民團體後,不同階層巿民接收到的信息量非常不平等,這種貧富懸殊終有一日會殺死這個社會。我獲得關於藥物的資訊,其實全部來自英、美、新加坡的朋友,以及失業和就業記者的圈子,諸如哪種成分、哪個牌子的藥物能紓緩Omicron的不同病徵等。可以想像這些圈子有幾細,擁有這些資訊的人有幾少,即使我盡量想把這些信息告訴身邊不同圈子的朋友,也只是滄海一粟。每念及此,都覺得萬分可悲,傷感莫名。

【消毒用品 siu1 duk6 jung6 ban2】

作為有同住親人中招、並且嚴格執行居家隔離政策的過來人,有感坊間售賣的「殺滅COVID-19」濕紙巾方便好用,一筒在手我抹勻家中茶几、儲物櫃、門柄、流理台等任何家具表面。共用廁所是病毒傳播的黃金途徑,我把漂白丸丟入馬桶水廂,每次冲廁都有漂白水消毒效果;每人如廁完畢,也須用噴壺盛載的75%濃度酒精(兩年前剩落)消毒廁板和手掣,亦會用滴露清潔洗手盤和淋浴設備。另外,擱在洗手間的牙刷和漱口盅也須收起,別再暴露於廁所空氣之中,牙膏亦宜分開使用。

[注釋1]我也是第一次購買和使用漂白丸,閱讀了很多外國網民的回應,皆指出這種漂白丸會腐蝕抽水馬桶內的塑膠接口,令水廂漏水,長期使用得不償失。若用家的廁所頻密使用,每日冲水十幾廿次,造成腐蝕的情况會較輕,大家可自行衡量。

[注釋2]家有「陽人」期間,我用了很多污染海洋的消毒產品,每次使用都心有戚然,提醒自己他日太平之時,記住要還。

【喉嚨痛如刀割hau4 lung4 tung3 jyu4 dou1 got3】

中招後喉嚨劇痛似乎是最普遍症狀,我聽過關於這種痛的不同形容:「痛如刀割」、「痛如火燒」、「痛如吞咽千支利針」。綜合身邊患者經驗,喉嚨痛起碼維持3至4日,痛得史無前例,比患上手足口病時喉頭生滿痱滋的痛法,還要更甚。親人唐百草喉嚨痛得慌不擇路,吞過幾次必理痛覺得完全無效,噴過喉嚨鎮痛噴霧,能短暫鎮痛,但多噴幾次後,就刺激喉嚨咳嗽,故終也放棄。日間我用川貝陳皮冰糖燉檸檬冲水讓她滋潤喉嚨,唐百草認為感覺不錯,但在眾多藥物裏,她認為最有效的是Difflam喉糖(早已全線售罄),夜晚甚至要含在嘴裏才能稍為紓緩劇痛,否則徹夜難眠。

[注釋1]朋友父母同時中招,兩個人竟服了4盒一共64顆Difflam喉糖。在物資匱乏的作戰時期如此「大吃大喝」,將其他家人的分量也食光,把朋友氣得半死。

[注釋2]朋友之間對如何消除喉嚨劇痛眾說紛紜,有些人的選擇甚至頗為驚嚇,正路的有使立消、非洲海底椰標、台式羅漢果枇杷蜂膠丸,較異稟的諸如蜜煉三蛇胆燕窩羅漢果川貝枇杷膏,以至泰國生產、坊間有售的五蜈蚣標丸。大家都豁了出去嘗盡百草,勇敢又富創意,中西港台泰合璧,可見香港人的求生意志其實非常強烈。

【連花清瘟膠囊】

作為Omicron字典豈能不提此藥。最先是一月時聽外國朋友提過,原來此方在外地中國人圈子頗為流行,後來香港愈來愈多人提及,我才唔執輸也在藥房買了兩盒,但對如何服用根本毫無頭緒。中招親人唐百草遂親身試藥,她在喉嚨劇痛的第2天,服了2粒連花清瘟膠囊,服後突感喉痛紓緩,以為「執到寶」,遂按說明於稍後時間第二次服用。 豈料第二次服藥不久,便覺胸口和胃部漲痛,噁心不適,願嘗百草進行人體實驗的她立即表示要終止實驗:「我唔會再食佢。」按連花清瘟膠囊的包裝說明,此藥每次4粒,一日3次,但按不少朋友回報,服兩至四粒,都有頭暈、腹瀉或不適的情况出現。

[注釋1]我得一中醫朋友千叮萬囑,連花是極度寒涼之物,很多人的體質根本不適合服用,故服後會腹瀉,她提議服用藿香正氣丸止瀉保胃。若正服連花清瘟膠囊,切記不要同服其他中藥材如初感方等,否則身體會承受不住。

[注釋2]醫管局於2月27日的新聞稿指出,「衷心感謝國家捐贈抗疫中藥,充分體現對本港巿民的深切關懷」,這些抗疫中藥其中一款,就是連花清瘟膠囊。醫管局指出已將這些中藥送予竹篙灣的隔離人士、並陸續送給其他酒店隔離人士,以及經18區的中醫診所派發。一款似乎服後容易引起不適的中成藥,竟然透過醫管局如此嚴謹的醫療機構不作提醒就派發給香港人服用,大家真係要自求多福,小心睇路。

【初感方22】

作為一個真正的港女,就算飲中藥都是沖藥粉,今次家中有人「兩條線」後,朋友夤夜開車送來4劑醫治COVID-19的「初感方」(可參考網絡上醫師的訪問),我才第一次用一帖藥煲出一個挪威的森林(試過一次忘記熄火,煲燶藥……)。這道方包含25種藥材,「馬勃」一味看起來像一把泥巴,翻查資料原來這是一堆球狀真菌,令人大開眼界。「辛夷花」一味形態如銀柳,在冒煙的湯藥裏起舞,害我盯着藥煲良久,有着一種看倉鼠跑那樣的魔力。

[注釋1]家人唐百草服了3劑初感方,期間配合中醫師朋友的簡單問診。醫師提議同住者可服三煎的湯藥,作預防之效,故我亦初嘗百草。這道方我也有傳給不同朋友,患蠶豆症及薄血藥者不宜。

[注釋2]坊間流傳不少類似藥方,醫師多番提醒,這些藥必須「中病即止」,換言之當發燒、喉嚨痛症狀消失,人回復精神後,就須停服,否則會致身體過分寒涼。

【偏方】

朋友間常傳的偏方還有來自法律學者張達明的推介,他執筆寫了一段有關暖薑蕃薯糖水的帖文,詳細解釋何時及如何飲用。我有位平生最憎食蕃薯的朋友中招後喉嚨痛得難以入睡,無計可施下飲了幾晚蕃薯糖水,聲稱效果不俗。家中唐百草也試過臨睡前飲,但純粹饞嘴之故。

[注釋1]中醫師亦有建議,咳嗽嚴重的患者,可用一片薑、一塊陳皮置於保溫壺中,放入沸水,焗半小時後飲服。之後可不斷加水,當成普通飲料。喉痛難當又沒有其他藥物的話,可以乾鑊炒粗鹽,用暖水沖鹽水漱口紓緩。

字典去到最後,想補充一下。大概是我在家中落實執行一國一制之故(中招與非中招者嚴守同一套消毒和隔離程序),直到唐百草終於由陽轉陰,家中其他人口也無人染病,戰績彪炳,值得特區政府表揚。倒是後期我有點人心不穩,萌生出早中招早享受之邪念,免得他日要與人共享「一葉方艙」,被迫成為某種老朋友,可見Omicron令人百般滋味在心頭。中招不是最可怕,更可怕的其實是千人共用踎廁、違旨會遭警方上門押解,以及成為政府混亂政策下的犧牲品。中招不是罪,請不要當我們是犯。

(本網刊出的文章及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文˙鄭美姿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