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逃避模式 尋找內心「豬觀念」

文章日期:2022年03月15日

【明報專訊】上月本欄文章〈養肥豬隊友 多得豬隊長〉(bit.ly/3i7dVTi)刊登後,收到不少讀者來信,分享他們驀然發現自己原來是豬隊長一名。我會心微笑,也承認自己做過豬隊長或豬隊友,就算當刻沒有意識到問題,之後反省才發現自己才是始作俑者。接下來的問題是,自我意識出現後,又能否自我糾正,不要繼續豬下去?

管理層盡量清晰地把員工的責任講解清楚,也期盼員工有責任感,自發執行工作,出事後承擔自己的錯判和過錯。但這些責任和責任感都是以角色和工作範疇來界定,是「外在」的。

有一種很少人談論的「內在」責任,就是改變自身「豬觀念」的責任。只有建立改變衍生問題的「豬觀念」和「豬想法」的責任,長遠才有望成為一個好隊長和好隊友。

建立內在自我改變責任

亦因為唯有當事人發自內心改變自己的豬觀念、豬價值觀,問題才得以解決,所以他必須own自己的內在問題,而改變的責任全屬他所有。旁人無論是上司、至親好友、專家智者,都不能把此種責任攬上身,只能從旁啟導他look inward(向內看),覺悟自己的問題,找出腦袋裏需要調適的觀念,並學習更新有關價值觀或思維模式。

People with the problems are the problems, but are also the solutions(有問題的人既是問題,也是解決方案),意思是改變的責任屬於當事人身上,其他人除了引導他頓悟之外,可說是愛莫能助。在職場裏,管理者的責任是幫助員工建立改變自己的責任,coach他們調適有問題的觀念。有關「干預行動」,日後另撰文討論。

明白了這一種內在的責任,我們的焦點便不是把答案硬生生地加諸在豬隊長或豬隊友(因為都是徒然),而是從另一個方法,引導對方向內剖析卡住自己進步的觀念,並培養對方調適這些觀念的責任。

閱讀、培訓、人生閱歷助自省

一個人是豬隊友或豬隊長,都源於內在的某些「豬觀念」。問題是,旁人見其「豬行為」,卻未必找得出根源出自何種「豬觀念」,有時候當事人也未必知道,就算知道也會刻意或潛意識地不願面對,這稱之為逃避(avoidance)。

換個角度說,找出對方的豬觀念很難(很多時是來自小時候的家庭成長或學校遭遇),但可從觀察他經常逃避的地方着手。幸好一個人的豬行為都有pattern(模式),類似的毛病會不斷重複呈現。旁人觀察到這些豬現象,望能帶領他追蹤究竟內心懼怕什麼、哪一個觀念出現毛病,希望幫他頓悟。當然,最理想的是當事人不用倚賴別人提點,便能自省出來,可能透過閱讀、培訓課程、信仰和人生閱歷等途徑,提供思想衝擊。

想做「好人」 逃避「火藥味」問題

我曾有一個老闆,找老友主理一件雙方感到有意義的公益項目,由於是part time性質,只付微薄的月薪。項目逐漸擴大,變成全職工作,但報酬沒變。老友心裏感到不公,但沒有要求改善報酬,反而提出公司補償昂貴的停車場費用。老闆對這樣一個「小氣」的要求感到莫名其妙,他的財務總監堅持不能打破公司慣例。

老闆問我有何想法,我說,對方不好意思提出薪酬問題,遂以停車場費作為較好聽的藉口(這是他的一種avoidance)。倘若老闆隨着這藉口作表面解讀,便會摸不着頭腦,進而感到被對方擺布。

我認為對方想隱藏的真正問題(underlying issues),是工資沒調整,亦可能感到不被重視,需要老闆多關懷和讚許。我建議老闆坦率探討underlying issues是什麼,也有心理準備以增加薪金而不是額外補償停車費用,老友便不覺得吃虧,又能滿足財務總監的堅持。說來說去,老闆還是不想探討潛在問題(這是老闆的avoidance),只想盡快用不加金錢的方法息事寧人,背後卻暗自生氣,責怪對方「原則性」太強、不懂公司管治規矩。

這麼一件小事,老闆就是拖泥帶水,想做「好人」,一方面逼着要跟老友坐下來,談論停車場費用這個根本不是問題的問題,一方面又邀請我參與會議。我當然明白他的心意,要我幫他一唱一和,但面對着與我同級的同事,我感到好難為情,只好採取一個被動和沉默的態度兩邊不幫,扮中立(這是我的avoidance)。

多年後回想,我當時見老闆不願把深層次矛盾翻出來,我便應引導同事把心底話說出來,揭露underlying issues,協調雙方坦誠對話。換言之,我本可發揮領導作用,但最終為求「自保」而不作聲,變成一名豬隊友!

我們各自採取avoidance的做法,「左閃右避」,以為這是以和為貴。不願揭露underlying issues,所有提出的解決方案都不被任何一方接受,面和心不和,鬥氣多過化解矛盾,最後不歡而散,種下心病。同事心底裏的鬱結不能解決,憤恨老闆和我;老闆做不到好人,亦感到好友無緣無故小題大做,很是無聊,同時亦怪我沒有積極站在他一邊;我雖看清老闆乃豬隊長一名,卻沒有提高警覺,思量日後如何對應老闆這方面的弱點。

永遠想做「好人」的老闆,之後經常重複類似的逃避行徑,不敢坦誠與任何人談論有「火藥味」的underlying issues。縱使我能看穿問題,卻繼續逃避向他道破,成為他的受害者或幫他收拾殘局的人,真是「現眼報」。

不做阻礙覺醒的幫兇

Avoidance經常以不同面貌出現,除了以上所述的委婉、以和為貴,還有諉過於人、找替罪羔羊、轉移視線等伎倆……都是要把underlying issues掃入地氈底下。

幫助有問題的人建立改變觀念的方法,就是把問題送還給他;長期做他的「幫兇」到處闖禍,只會阻礙他的覺醒。在上面的例子,我對老闆唯唯諾諾,實際上反而加深了他的信念,以為自己做得好得體;另一邊廂,我的沉默沒有令那個同事學習把真心話表達出來,亦加深了他的憤怨。

怎樣把問題送還給豬隊長或豬隊友?我們要剛強壯膽地實踐tough love!很多人就算肯承認自己的過失,卻往往會說自己有很大壓力——來自工作、健康、家庭,加上過去的創傷……故需要旁人體諒和分擔云云。現在,我學懂了鼓起勇氣跟他們坦率地說:「我明白你的難處和了解你的感受,我願意精神上、情緒上支持你面對困境,亦可理性幫你分析問題。然而,你不能期待朋友或同事無條件地接受你對他們的傷害,你須own自己的問題,因為你的責任就是改變自己某些觀念和思維模式。」

當我提出了這樣的干預行動後,便會給對方空間和時間去沉澱和學習改變自己。當然,有些人會繼續採取逃避態度,包括不敢面對我。我必須告訴自己,改不改變自己是他的責任,尤其是正在意氣風發的人,很多時需待他們遇到更多挫折,甚至掉到谷底後,他們才有可能打開眼睛看見自己的不是,立志改變自己固有的想法。

改變自己是一個頓悟,需時可長可短,只能靠個人造化。因此,當聽見那些讀者告訴我,他們驀然發現自己是一名豬隊長或豬隊友,我怎能不會心微笑,替他們高興!

概念來源:

Ronald A. Heifetz and Marty Linsky,

Leadership on the Line: Staying Alive through the Dangers of Leading,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ress,

2002

■Profile

何靜瑩(Ada Ho),互聯網公司Paxxioneer創辦人及行政總裁,亦是企業教練,為多間跨國企業、非牟利機構及學校高管提供領袖培訓。美國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學士,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公共政策碩士。出版多部有關管理和領導書籍,包括《扮有料,只會死得更快》。

Ada.Ho@paxxioneer.com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文:何靜瑩

編輯:梁小玲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