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達人}印傭YouTuber Contrinx 拍片豈止講外傭權益 打工之道:識做人也要守底線

文章日期:2022年03月27日

【明報專訊】「點呀,你有錢大晒呀?你𠵱家試吓請工人?請得到咩?你試吓,可以啊,你估我都唔攰呀?我都攰呀幫你做,你畀錢幾多啫,4000幾吓嘛,4000幾有幾多?仲幫你24小時,你話?放假又冇得放?仲講,唔好話有錢大晒呀?你𠵱家試吓搵工人,睇吓公司有冇人?」

這段幾十秒的影片令Contrinx一夕「走紅」,有YouTube媒體轉載,說是「外傭拍片挑機廣大僱主」,更引來KOL學她口吻拍片為打工仔訴苦。

晚上10時左右,Contrinx吃過晚飯坐在廚房與記者視像通話,談沒兩句便笑倒,她雖頻頻出片澄清無意挑起仇怨,拍片不是「教壞工人」,但說或許要感謝把影片散播開去的人,她拍片想喚起人關注家傭權益多時,「現在終於做到了!」

爆紅後

前僱主傳問候 現任僱主不介意影片

YouTube頻道Contrinx's Fans Club由2月14日創立起,已上載了超過60部影片,逾4000人訂閱,翻看最初內容,看她說印尼話,原以為無法聽明白,誰知每條片播放一會,總會聽到內容夾雜廣東話、英語,打招呼說聲「早晨」、講解家傭與僱主相處之道,當然偶爾也學學一些無理僱主的不滿嘴臉,作為負面教材。

Contrinx說影片廣傳後,有前僱主來電問候,「那個家庭的兒子年紀比我小,所以我叫他細佬,他問『你冇嘢吓嘛呢排?』我說細佬,冇嘢呀,遲啲先探你哋吖﹗」事實上她與現任僱主關係亦如朋友,拍片是為同行抱不平,而選擇用廣東話,是因為她希望既為家傭發聲,亦與僱主們溝通。

不是要挑戰現任僱主

相約她受訪,事前一切都明明白白講清楚,先收到回覆「我很樂意受訪」,平日什麼時間可以?「待僱主吃過晚飯後可以」,記者感覺她與僱主關係不錯,嘗試提出如果僱主願意的話,到時也可入鏡說兩句,她隨即答:「不好意思,這個我要拒絕,因為我要保護他的私隱。」Contrinx坦言很多人想起僱主的底,想知她為誰打工,僱主雖對影片內容毫不介意,也知她向來有拍片,但她仍與僱主道歉,「有些傳媒寫到我要挑戰自己僱主,我跟他說對不起,他們沒向我求證,如果你之後讀到這些報道,別往心裏去」。知道她飯後要受訪,僱主還主動幫忙抹枱執拾。

來港不僅為謀生 也為學習

「我來到香港,不止為賺錢、謀生,也是為學習。」2001年,18歲的印尼少女動身前往新加坡,「我高中時已決定要到海外工作,起初是想去香港的,但母親說你還那麼年輕,去近一點的地方吧」。面對陌生環境,她懂得與僱主明說,「我什麼都不懂,不過你教我所有事我都願意學」,「如果我想變得強大,做一個更好的人,想要成長,就要面對這一切,把它完成,我一定要成為贏家」。她對着電話鏡頭露出滿臉志氣,綻開彎得很漂亮的笑容。新加坡的僱主是單身女性,收養了一個孩子,「我們擁有相同方向,一同帶大他,教他成為一個好人,我說你不必聰明,做個聰明的人只需一朝,做個好人卻要花上一輩子」。

這個僱主現在已是個七旬婆婆,仍不時聯絡她,就大小決定問她的意見,更曾特意來香港探望她。早在Contrinx要到香港前,「她已告訴過我,你到了香港要堅強起來,不要想着要人寬恕,許多僱主可能會看不起你」。最初遇上的香港僱主,Contrinx說是頭一回請工人,所以不慣與工人相處,「他們沒給我家門鑰匙,可是我不介意;早上他們落樓下食早餐,把房間也鎖起,我在家乾等好幾個小時,回來沒帶食物,我就自己找吃的」。她跟僱主說:「你可以這樣對待我,我也可以去習慣,但如果你不改變自己,就很難找到第二個像我這樣的人了。」

守底線

拍片分享心得 接傭工求助來電

「有錢大晒呀?」這句說話其實毫不輕佻,是她切實地站在守足20年的底線去說,「有人問我敢不敢這樣對自己的僱主說?我答我已經說過」,「我們不是要求僱主把人工付到最高,我的老闆也曾提出要給我更高人工,我說不用了謝謝。他已給我自由,讓我有時間為朋友與他們的僱主之間充當翻譯和中間人,就算在工作時間內也容讓我這樣做」。有人也問為何她那麼得閒拍片,實情是她每天趁僱主未起牀,邊作預備,喝杯咖啡,就順道拍個10來分鐘的影片,談談她對解決假期、續約問題的心得,通常在片末,她都會讀出自己的電話號碼,歡迎傭工來電,當然也是以完成工作為先,再視情况回電。

家傭被禁外出 僱主家中宴客

最典型的求助電話說什麼?「這陣子多問我的僱主不讓我放假」,而她的回答總會先問,「你有沒有與僱主先談談?」她舉例這幾周染疫個案大增,僱主也建議她放假避免外出,「我問他為什麼,他說我知道你懂得保護自己,但疫情爆發挺嚴重,留在家中會好些」。她提議傭工提出自己的需要,如問僱主可否外出1小時匯錢回鄉,而僱主亦不應以多付薪來「買起」家傭一星期的一天假。但她說起許多疫情下無理對待家傭的情况,十分憤慨,「傭工在外面聚會就要罰$5000,我們一個月人工才$4630,怎麼付得起?但那邊僱主卻在家中聚會,誰敢投訴僱主?」她也聽過工人來電說驗出新冠陽性後被趕出家,於是她幫忙聯絡安排往朋友所設供外傭隔離的地方,她說到激動處也會自然由英語轉為流利的廣東話,「你唔係吓嘛,如果工人中咗都冇辦法㗎,佢自己乜嘢都做晒,到咗呢個地步,返屋企之後趕走佢,你有冇良心呀?」她請求記者要好好記下兩件事,「有些僱主在第五波疫情還在家中大宴親朋;又有些僱主要求家傭做多一份工作」,縱然外傭在合約定明外的其他住所工作是犯法,有些新來的工人仍會因為怕被炒不敢作聲。

最嚴重的,是幾年前聽過一個剛來港工作的印傭打來哭訴,被僱主性侵懷孕,「我很難過,但可以做什麼呢?後來她得了抑鬱,回去印尼。現在不知怎麼樣了。被人捉住、呼救無門,她對自己充滿罪疚感。即使告上法庭,法庭只會問,你當時在做什麼?為什麼不逃?她問我怎麼辦,我問她你要面對它嗎?要向前走嗎?一切視乎你想如何,如果無法面對,就要辭工了」。愛莫能助的有,Contrinx說多數來電不算是嚴重問題,有不少只是想找個人傾訴,「當他們問我意見時,我都會問你想要的究竟是什麼」。

她享受現在這份工作的自主,每天早上起來準備早餐,僱主上班後就往街市買菜,再預備午餐送到僱主公司,回來稍歇一會就做家務,然後煮晚飯,時間如何編配全由她決定。僱主轉為在家工作,為了互相給予空間,她盡量留在廚房或自己的房間。她常掛在口邊給僱主及工人的貼士,是要互相尊重。當僱主提出想她放假盡量不外出,能做到的,她也不計較太多,「之前曾有一個僱主需要我照顧嬰兒,我喜歡寶寶,也只有我能餵他,所以即使放假,我也會下午5、6時左右回家餵他吃晚餐。我不是要更多錢,而是真心想做,當我展現出這樣的態度,觸動到他們,他們就會尊重我」。

每兩三年,她便會轉換僱主,「因為我喜歡新的挑戰。」雖然她極其伶俐,曾照顧家中有兩老的家庭,僱主因小孩的緣故希望她說英語,但她為了可與公公、婆婆溝通,在一個月內學會廣東話,「公公還很有耐性教我煮飯,鳳爪、番茄煎蛋……唔係番茄炒蛋,係荷包蛋加番茄﹗」她談煮飯也談出做人原則,「我常跟姐妹們說,你要找出自己的價值,而不是管別人滿不滿意,老闆永遠不會滿意,感覺是主觀的」,就像煮飯,「不必問好不好吃,吃光就是好吃,沒吃光就是不好吃,還不簡單麼?」

打工仔心聲

香港僱主特點:從不說sorry

不少人讚Contrinx在片中說出打工仔的心聲,記者與她聊着也發現對話已超出家傭生活範疇了,簡直是在討論打工仔守住「樽鹽」之道,她說還不時教姐妹辭職時若已下定了決心,就不要動搖,不過不要說「我唔做呀,我唔同你續約呀」,「咁就難聽㗎嘛」,試着說:「唔好意思呀,好多謝你喎真係,你都珍惜我,我知道,之不過呢,我都想換吓環境吖嘛」,守住底線也要識做人,「咁講咪好聽啲囉係咪先。」有些僱主常罵工人「蠢」,她雖堅持工人都係人,有時事情記不全在所難免,但她也有3個打工心法,「第一,做事要保持謙虛;第二,小心觀察;第三,嘗試寫下要做的事情。你要做僱主要求的事,但有時都要主動,不過不必多言,必要時發聲,當要住嘴時就住嘴」。想不被覺得蠢,多發問,「如果什麼都說好呀好呀,根本你都唔知講乜,做咩好呀?係咪先?」這樣看起來更蠢。

做錯事就說對不起,她覺得香港僱主有個特點,「他們會說please、thank you,但從不說sorry」。如無法安排房間,應該在面試時誠實說,「姐姐,唔好意思呀,我哋間屋細間,你可以喺廳瞓覺,我哋閂門,畀你有自己空間。如果你真係老老實實同佢咁講呢,就不會傷害到人,如果承諾了有私隱,到頭來沒有,衝突就由此開始」。

「承認錯誤是療癒自己」

遇上從不會say sorry的僱主,她會選擇以身作則,做得不好時便道歉,「承認錯誤是在療癒自己」,聽到她說這句,我心裏感到輕輕的震盪,以為她的無堅不摧,只是硬淨個性使然,「每個人都有他/她的創傷,有些人的可能來自童年」。我說以為你有快樂滿足的童年,才如此開朗直率,她說「不是不是」,「我在破碎家庭長大,是家裏最大,背負起經濟重擔,要為自己做決定。不過好在我是個外向的人,常常想試新事物,喜歡學習,喜歡新鮮事,所以往往適應得很快」。

內向的記者表示 ,聽上去你比我更適合在香港這個地方生活呢。她在廚房笑開了,「哈哈哈哈哈,人人都這樣說,我的僱主也這樣說」。在這裏,會否總覺得被當外人?「我當然把這裏視為家啦,若你總當自己是外人,怎麼待得下去?不過同時你要知道自己的界線」,將來她還是會回鄉照顧母親和弟弟,她跟媽媽說過,女兒到外面去會一直成長,有一天回去,就會是個更成熟的人。

YouTube 頻道: contrinx's fansclub

文˙ 曾曉玲

{ 圖 } 蘇智鑫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