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現場:戰爭、假新聞立法、國際制裁——普京治下的俄羅斯人去留兩難

文章日期:2022年04月03日

【明報專訊】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全世界的目光都落在逃離戰亂的烏克蘭人身上,關注這場戰爭帶來的烏克蘭難民潮和人道主義危險。但戰火之下,逃亡的不只是烏克蘭人,還有大批俄羅斯人離開自己的國家,筆者透過電話訪問了一些已逃亡異地的俄羅斯人,他們有的不滿普京發動攻擊,曾參與反戰示威;有的從事傳媒工作,擔心新法通過後,報道戰事內容有可能被視作傳播俄羅斯軍方的虛假信息,最高判監15年;背上侵略者之名的俄羅斯,其民眾在西方經濟制裁下生活,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

反戰的32歲Vladislav在離開俄羅斯的前一天,把手機內的資料刪除,包括一些他在社交平台發布的帖文。「『我們要停止戰爭,不要普京政權』,我在網上是這樣寫的。朋友提醒我,出境時可能會被邊防人員檢查手機,若發現手機有敏感內容,如反對普京政權或是反戰言論,就有被捕或罰款的危險。」

「離開就可表達真實想法」

邊防人員最終沒有查看他的手機,只是簡單地問一句:「為什麼去烏茲別克?」他回答探親,然後順利離境,坐上3月5日從莫斯科飛往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干(Tashkent)的航班,機上坐滿了乘客,各人因着不同理由離開俄羅斯。他語氣堅定地說:「我不能再沉默,只要我不在俄羅斯境內,就可以表達自己的真實想法,所以選擇離開。」

大部分逃離的俄羅斯人前往土耳其、格魯吉亞及亞美尼亞,俄羅斯人毋須簽證就可以入境這3個國家,持有神根簽證的俄羅斯人從陸路進入芬蘭、拉脫維亞等國,遠一點的目的地有阿聯酋。至今官方沒有數字顯示有多少人已經離開俄羅斯。

戰爭爆發後,西方多國對俄關閉領空,國際航線減少,機票價格飈升,Vladislav表示遇到最大的問題是信用卡公司Visa及萬事達(Mastercard)暫停在俄羅斯運作後,俄羅斯發行的信用卡無法在境外使用,他隨身現金不夠,需靠烏茲別克的友人幫忙。他目前已離開烏茲別克,在塞爾維亞暫住,強調自己不會回國。

逾萬反戰示威者被捕

離開俄羅斯之前,他曾響應網上呼籲,到莫斯科馴馬場廣場(Manezhnaya Square)參與一場反戰示威。「我們不會稱作示威,而是一群人去散步,在示威地點附近行來行去。現場周圍都有警察監視,我親眼目睹有年輕人被捕,有老人高舉『不要戰爭』的紙牌,不消幾分鐘就被警察帶走。」他說。

俄羅斯YouTuber Niki Proshin曾上載影片,把俄羅斯第二大城市聖彼得堡的示威情况記錄了下來。片中,他跟隨人群在大街上行走,當聚集的人愈來愈多,身穿黑色制服、戴頭盔的警員要求現場人士停下腳步,他跟着指示做,其後獲放行。人潮中,一名男子舉起「不要戰爭」的紙牌,被發現便馬上逃跑,狂奔近百米後遭警員抓住。民權監察組織OVD-Info統計數據顯示,截至3月24日,俄羅斯警方在全國151個城市集會中,已拘捕約15,095名反戰示威者。

「奪回領土」到底得到什麼?

Vladislav原本在俄羅斯從事電影行業,業內人士很多都反戰,只有小部分人支持俄羅斯總統普京發動戰爭,「那些支持戰爭的人,只看俄羅斯國營電視頻道,聽到的只有一種聲音,國內的獨立媒體接連停運,大眾接收資訊並不容易」。他坦言,小時候父親和身邊的大人都告訴他,「克里米亞是俄羅斯領土、必須奪回」,當俄羅斯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時,他心底裏是支持的,惟西方國家在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後對其制裁,令俄國出現經濟困難,「經濟變差又有制裁,我又不去克里米亞,我們到底得到了什麼?」他認為戰爭目的是轉移國內視線,現在他反對任何侵略或吞併行為。

還在俄羅斯生活的時候,Vladislav主要透過Instagram、YouTube等平台讀取新聞與網絡資訊,也有留意獨立媒體的報道,譬如看獨立電視頻道TV Rain(Dozhd)的節目。

成立於2010年的TV Rain是俄羅斯僅存的幾家獨立媒體之一,曾報道反政府示威、反政府樂團Pussy Riot兩名成員的審訊,以及俄羅斯前首富Mikhail Khodorkovsky獲釋的新聞。在俄烏戰爭發生後不久,俄羅斯總檢察長辦公室指摘TV Rain的網站和莫斯科迴聲電台(Ekho Moskvy)傳播有關俄羅斯軍人行為的虛假信息,發布煽動極端主義活動和暴力資訊。TV Rain在受壓之下於3月3日宣布結束營運。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俄羅斯傳媒人Dmitry Muratov所屬的媒體《新報》(Novaya Gazeta)也收到政府監管機構兩次警告,同月28日宣布暫停出版,直至俄烏戰爭結束。

「記者留在俄羅斯太危險」

49歲資深傳媒人、TV Rain新聞節目主播Mikhail Fishman亦離開了俄羅斯,他原打算前往格魯吉亞會合家人,但不知何故遭拒絕入境,輾轉下來到以色列。對於會否繼續從事新聞工作,將來會否回國,還是轉往其他國家生活,他稱未有下一步計劃。

「我工作的媒體已經停運,記者這份工,使我留在俄羅斯太危險。」Mikhail受訪說。3月4日,俄羅斯國會通過修正案,故意傳播虛假信息可處以最高15年監禁或罰款,凡呼籲制裁俄羅斯的人也會被罰款。打擊「假新聞」的法案通過後,英國廣播公司(BBC)、彭博社、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等國際主要媒體均暫停了其記者在俄羅斯境內的採訪工作。

Mikhail透露,基於安全理由,大部分TV Rain記者已逃離俄羅斯,因為任何報道或言論都有可能觸犯法律被罰。他舉例說:「如果稱呼俄羅斯的行動為『戰爭』,而不是使用『特殊軍事行動』字眼,等於犯了法。任何與官方說法不同的內容,很可能被視為假新聞。」

儘管國內政治環境不穩定,仍然有人選擇留在俄羅斯。身在聖彼得堡的Niki,過去一個月以來,一直拍片記錄俄羅斯的國內情况,他試過在反戰示威現場拍片;當國際品牌紛紛撤出俄羅斯,他走進購物商場了解情况,並拍下芬蘭連鎖超市Prisma關閉俄羅斯門市前,自己去掃減價貨的過程。許多網民在影片下留言,稱讚Niki勇敢,形容他所做的一切是記錄歷史,反映俄羅斯人的真實生活。

問Niki會否擔心因影片內容而被捕?他明白有這個可能,但希望不會發生,「很難界定什麼是假新聞,所以我在影片會避免提及烏克蘭發生什麼事,我不會講俄羅斯軍事,只分享自己身邊發生的事」。

物價飈漲 窮人傷害更大

國際制裁持續,多個國際品牌加入抵制行動,相繼撤出俄羅斯市場,從資訊科技業、連鎖快餐店到娛樂產業等,俄羅斯貨幣盧布在西方實施一系列制裁後大幅貶值,使國內物價大幅飈漲,市民的日常生活大受影響,一同承受普京發動戰爭的後果。《金融時報》引述俄羅斯經濟學家Sergei Guriev指出,西方制裁下,受損失的不僅是中產階級,由於食品價格上漲和進口藥品成本大幅增加,窮人將會受到更大傷害。

俄羅斯聯邦統計局(Rosstat)表示,3月5日至11日的通脹率為2.1%,是20多年來第二高的每周數據。根據經濟部的數據,截至3月11日,年度通脹率由前一周的10.4%躍升至12.5%。俄羅斯報章Kommersant報道,從2月26日到3月4日,食品價格上漲了10.4%,是自1998年以來的最高漲幅。不過近日盧布幣值已回升。

熱愛這裏,但無法再留

Niki開始感受到制裁的影響,在收入不變的情况下,所有物品變得好貴,「我用俄羅斯銀行發行的信用卡在國內可以提款,兌換外幣反而相當困難」。俄羅斯自3月2日起,禁止民眾從俄羅斯匯出或攜帶出境等值1萬美元(約7.8萬港元)以上的外幣現金。

另一影響是社會氣氛,如今聖彼得堡街頭到處可見支持俄軍出兵的Z字符號,地鐵站、商店、路邊的私家車都貼了這些標誌,主張反戰的Niki說:「很多人已離開俄羅斯,他們在俄羅斯出生和成長,熱愛這個地方,但覺得無法再留在這裏。現在離開的人比較有經濟能力,如果有一天我要走,恐怕是忍受不到身邊的種種轉變。」

文˙甄梓鈴

編輯•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