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話題:She She銀行廣告的軟着陸

文章日期:2022年04月10日

【明報專訊】廣告拍攝首晚,在一間村屋三樓,一對同志戀人坐在沙發上,裝着一起看文藝片。製作人員擠滿鏡頭後,導演喊:「全場安靜,讓演員入戲!」。Samantha已掉進分手後的創傷中。

鏡頭Roll機,坐着的Sam眼淚如雨灑下,躺在她大腿上的Asha嚇了一跳。導演輕聲引導:「Asha拖着Sam的手……Sam抱着Asha……」空氣靜得只有抽泣聲。兩分鐘之後,導演才喊「Cut!」此時全場鼓掌。這一幕,最後在3分鐘長版廣告裏只有1秒曝光。

但這1秒卻重要。本地銀行把一對同志戀人放進品牌形象廣告,創作過程中,台前幕後為人物設定花了很多心思。一對女同性戀愛人,應以怎樣形式與觀眾見面?

導演蔡美詩坦言,「要呈現一對女同性戀愛人好易出事,女仔之間做些什麼說些什麼,若生硬地『扮女同志』,容易變得『好肉酸』。」從選角到演繹,演員、導演、廣告公司團隊,把自身或身邊人經歷過的真實同志愛點滴,滲進廣告裏。

Sam曾與女孩拍過拖,在廣告中飾演較「男仔頭」角色,她知道在愛人面前,多剛強一方也有脆弱時。本身是雙性戀者的Asha則說:「在廣告裏我做girly嗰個,大家預咗我喊,我再喊大家覺得我冇用,寧願對手喊,會平衡點,真實點。」

大家沒忘記,上一次本地另一大品牌,嘗試以同性愛賣廣告引起過爭議,2019年國泰航空廣告,一對男同志戀人拖手的戶外廣告板,曾經一度令港鐵及機管局廣告代理商要求下架。

三年過去,香港觀眾也經歷過《大叔的愛》電視劇洗禮,媒體生態鬆動了,讓這個she she廣告於香港社會引起了較小震盪,甜蜜蜜來一次soft landing.

18歲開始以YouTuber身分接觸公眾的徐㴓喬(Asha Cuthbert)甫見記者就說:「妳現在知道我平日穿衣風格吧?」全黑T恤褲子配converse球鞋,配上黑腰包。Asha承認,近年參演廣告和電視劇,客戶和觀眾常要求她演出cute cute可愛女孩角色。

Asha說話中英文夾雜,激動時連珠炮發,被問及是否第一次演幕前同志角色?「咦,係,yeah, this is first time being gay on screen?係呀係呀!第一次。」她笑起來,自己都難以置信。「之前還想,會不會有劇集找我演一個lesbian,怎知廣告來得更早。」

後來知道因為自己性小眾身分被選上,更覺緊張。「最初以為是個小型LGBT活動,後來才知道是銀行,嘩!OK……開始覺得好大壓力。對上一次見到咁大型公司接觸LGBT就是國泰,過了幾年,終於再有,竟然我也有份?」

Asha出道以來,對性小眾身分不避諱,在IG會親自回應網民。近日一名網民留言「可惜妳不喜歡男人」,她會公開指出其言論不妥。「自從大家知道我和女仔一齊,一直有人攻擊我,我對呢啲留言係『暗寸vibe』,等佢反思吓。」

去年底,Asha第一次跟廣告「女友」演員Samantha碰面,她說,跟男角拍攝已習慣,和女演員親密,令她很緊張。導演引導她們在房子裏抱着跳舞,一起嬉戲。

廣告裏,Asha演較女性化,靠倚賴一方。「真正嘅我唔會想對方買戒指,我自己會去買埋,唔需要對方氹我開心,我真人性格絕對係『所謂man嗰個』。但(同志)這題材開始接觸香港社會,要搵個middle ground, 要compromise一點,不能夾硬要人接受,要慢慢來,soft住咁來。」

「即係大家期望Asha紥個髻呀,cute cute咁樣。如果我要做man啲個,觀眾未必會buy,所以我唔介意用一個易入口,大家都舒服的方法去為(同志圈子)打好基礎,好開心自己係基礎的其中一人。」

Asha用自身經歷解讀廣告女主角的心事,「那個女孩(要求對方送戒指)不是貪慕虛榮,可能受過傷害,渴望有安全感。」

她很自然談到自己:「我之前的關係,冇人睇好,包括我父母,覺得女仔同女仔唔會長久,只係一個階段,遲早會『轉番直』,遲早會搵番男人!」Asha語氣裏有不甘。

中文大學性別研究課程講師黃鈺螢指,華人世界女同志感情被認為只在年輕女子間才存在,例如電影多拍攝女校戀情,認為女性成熟後會脫離同志身分與男性結婚,今次銀行廣告能正視成年女性之間的承諾,信息正面。

Asha是英菲混血兒,菲裔母親信奉天主教,其母早年不接受其性取向,但現在接受,希望女兒快樂。「今次廣告拍咗出來,我父母都鍾意,如果我母親見到Sam,一定會話妳地係對cute couple」,Asha對Samantha笑着說。

女同志中也需性別定型?

飾演Asha伴侶的Samantha(Sam)張樂陶不是專業演員,正職壁畫創作者,29歲的她只有校園舞台劇演出經驗。Sam回憶道,去年底收到模特兒公司通知,有一個演女同志的機會。

「佢問我,介唔介意演lesbian。梗係唔介意啦,那是演戲。」Sam說,朋友圈子很多是同志,她這樣形容自己:「以前曾和女仔拍拖,有過一段時間是les,現在和男性拍拖,將來則不知道。」

由於曾經和女孩一起,打從一開始casting,Sam便思考,怎樣演好角色。模特兒公司曾找過更男性化的「TB」參與選角,最後選上短髮的Sam:「我以前一直長髮,2018年開始剪短髮,剪髮後,別人期望我的性格更爽直有型,我感受到頭髮長短別人對你態度不同。」

有趣是,廣告中飾演型格女同志的Sam,真人說話嬌嗲,語調高音,這天她穿了淺色裙子,拿着棗紅色皮革手袋。她坦言,「以前我在lesbian關係中,我也是較女性化的一方。」所以,銀行廣告裏她的角色人設,和真人有差異。

她指,試鏡最初亦有人期望她演TB:「最初有人找了我IG裏最Man的照片作參考,要求我試鏡時臉上展露『TB笑』,即係冷酷不露齒笑容,也有人要求我說話別帶尾音,我都做得不好。」

Sam解釋,她和TB拍過拖,「我知道TB係點,即使最男性化的女仔,對住戀人會展現可愛嬌嗲一面。而且點解女同志其中一個就要係TB?我哋唔洗咁定型。」她的堅持,打動了選角負責人,更打動了導演。

試鏡時,Sam回憶起剛分手的傷痛,流下了眼淚,令導演印象深刻。導演蔡美詩說:「Sam好敏感,易觸動流眼淚,我於是把她這種性格放在廣告中。她細緻的微動作,表情也好靚,令人覺得好真實。」一位易哭但爽朗的短髮女同志,如此誕生了。

Sam和Asha回憶,最初拍攝硬照,大家摸索了好久。「兩個女仔擺埋一齊點樣令人覺得她們不只是best friends,不只是兩個business partners夾份開餐廳(廣告裏戀人一起經營一間食店),而是愛人關係?拿捏了很久。」Asha回憶道。

其中一張硬照,短髮的Sam站着展露笑容,Asha坐着挽着對方的手。事實是,174cm高的Asha要比162cm的Sam高出好多。在硬照及電視廣告拍攝現場,大家都希望令Sam高一點。

Sam承認:「我角色係計劃將來,大家期望我的身高不要矮過較嬌柔的那個女仔。」廣告創作者及導演都指出, Sam是較主導角色,希望她體型較高,達至「美感上更漂亮」,於是出動增高鞋給Sam和平底鞋給Asha,拉近二人身高距離。

Sam回憶拍攝電視廣告時,最初自己演得比較硬朗,反而導演提點她可以soft一點,於是她走近情人時,像隻小貓一樣躡手躡腳,「即係畀我做多一點那個feminine的自己,如果夾硬要我扮TB,效果一定不好。」

令Sam遺憾是,父母不太接受自己lesbian的過去:「我父親覺得,以前我和女仔之間的不是愛情,只是朋友。廣告播出後,母親坦言『心裏不舒服』。」

香港社會對於同志議題不友善,特別是大品牌不想觸碰性小眾,對從事廣告拍攝20餘年的導演蔡美詩(Maisy Choi),深有感受。

平日甚少接受傳媒訪問的蔡,今次破例開腔,「我真係對呢個題目好有興趣。」

蔡於80年代尾於美國洛杉磯修讀廣告及設計,90年代回港涉足電影,回歸前後成立廣告公司,拍攝多條國際得獎電視廣告,縱橫廣告界數十年,Maisy一槌定音。

「(同志)呢樣嘢,嘩!千祈唔好掂呀,即係呢樣嘢係……想死咩?」她指出,廣告客戶聽到提議用同志愛作主題,擔心受眾反感,影響品牌形象。

Maisy很自然談及自己:「我自己就係喺一個同性關係裏面,我好想讓人對同性關係有較正面看法。如果有一絲絲機會(我會想)讓大家覺得,同性關係不像上一輩說那樣『好醜陋』,只是關係一種,關於愛和包容。」

3年前國泰同志廣告惹爭議

上一次國泰事件,Maisy也涉及其中。2019年男男拖手海報外,還計劃在電視播放一條同志廣告,導演正是Maisy。「那時我好感動,一間航空公司不介意客人是怎樣的人,都會帶你去目的地,我好畀心機去拍,但因為海報事件,廣告沒播放,無疾而終,我一直覺得好遺憾。」

「香港應該不是一個好保守的地方,外國呀、台灣都有好多關於同性戀的廣告,身邊也有很多人在同性愛之中,點解香港廣告界一路冇人做?」Maisy問道。

三年前的遺憾,今次有彌補機會。去年底Maisy收到廣告公司通知,表示客戶想拍一對同志,Maisy難以置信:「我問了(廣告公司)creative(部門)幾次,是不是真的?堅定流呀?我話會好大膽㗎,會有(反嚮)。我收到信息係,客戶支持,大家繼續做。我就覺得,好的,有這機會,盡力去做。」

據了解,廣告公司為Wunderman Thompson。筆者曾採訪創意團隊部分成員。團隊提及,相關銀行廣告構思於2021年夏天,時間上明顯受惠於另一套電視劇熱潮。

「(2021年夏天)港版《大叔的愛》剛播完,要畀番credit《大叔的愛》,那時整個社會都記得這套戲,成熟的男觀眾都說『大叔都幾好睇吖』,受眾接受程度比想像中高。」廣告公司創作團隊成員說。

這次廣告主角Asha亦曾參演《大叔的愛》,劇集播出時,其IG戶口跟隨者人數,由4萬飈升至13萬,令她嚇了一跳。

Asha披露自己主動爭取參演《大叔的愛》:「香港竟然有一套戲講兩個同性一齊,除了年輕男仔,還加個大叔? ViuTV宣傳時亦強調是愛情喜劇,個焦點好refreshing, not queer bait(不是對性小眾的獵奇),想表達it's just about love。」

廣告導演Maisy觀察道,《大叔的愛》熱潮令本地快餐連鎖店以BL類型拍了廣告,開了一條路給今次銀行she she廣告。

「(《大叔的愛》)是一個樣板,原來這種關係可以『咁賣』(受觀眾歡迎),原來男仔之間可以咁可愛,不像前人想到咁難接受。因為偶像做這件事,觀眾好包容,幫助整件事行前一步。」

至於今次銀行廣告,並不像《大叔的愛》採用男男戀,廣告公司團隊曾構思過男男版,最終毃定女女版。「社會似乎對女仔易接受一點」,廣告公司創作人解釋。

選取女女版本,Maisy認同:「男仔關係要拍一些親密畫面始終會讓人『難一點接受』,品牌第一次拍同性關係,女仔始終易入口,靚女(哈哈)其實就好容易接受。」

Maisy語重心長:「我好珍惜有這個機會,搵我拍這廣告,我好感激。因為首先我覺得佢找對了導演,(笑)我是說真的,好擔心這題目會拍得肉酸,其實這個廣告,如果(生硬地去)『扮lesbian』已經好『瀨嘢』。」

她解釋道:「如果找個不熟悉同性關係的導演,分別只係很微小,拍出來分分鐘令人難受。我的責任就是令人接受,一步一步令人覺得同性關係是一種愛,要包容的,做到這樣我已很開心。」

導演Maisy說,在角色設計上花了心思,「廣告裏一個女仔吊兒郎當,表面上好像漠不關心,嘻嘻哈哈,暗地裏很caring,為對方照顧一切。其實女仔之間的關係可以好細心,好多女同志有這性格。」

性別學者黃鈺螢說,雖然廣告角色始終有定型之處,但可接受:「一個吊兒郎當,另一個想長遠穩定,好似複製咗異性戀套路,但是否代不代表香港女同志生態?我又覺得不一定。」

廣告公司創作團隊解釋,毃定主角為兩個女孩,就着手構思兩個女孩的外貌和氣質。由於廣告出街版本最短只有30秒 (ViuTV播放版本30秒,YouTube版3分鐘),要讓觀眾容易明白,於是設定一位長髮一位短髮。

Maisy說,對於採用一長髮一短髮女孩,「在廣告層面上我是贊同,因為廣告時間有限,一方太boyish容易被當成一個係男仔,兩個長髮女仔又要花多點筆墨解釋,現時組合讓一般觀眾容易明白。」

為何不安排親吻畫面?Maisy說,短片另一導演Ming Chau花了心思令廣告氣氛浪漫又詩意。「其實點到即止曖昧好睇過親嘴,兩個女仔一齊,好soft好intimate moment已經很好看。」

事實上,在女同志論壇上,有人留言回應這個She She廣告:「看到幸福感」「Sweet」「睇完會甜笑一下」「佢堅係提醒咗我女同嘅commitment可以係咁。」「呢個世代有個She She廣告真係好唔話得,重要在ViuTV有播,係香港電視界奇蹟。」

企業更大膽說「多元共融」

據了解,廣告創意團隊於去年夏天,得悉銀行將於2022進行品牌重塑(rebranding campaign),為配合「新可能」主題,扣連到產品是針對「家庭財富」,於是構思拍攝一系列廣告探討香港不同家庭面向。

創作團隊想到多種家庭關係,例如養寵物、領養、殘疾、遊牧、單身姑媽帶侄兒等,最後毃定三個主題:「家庭主夫」「海外升學」和「同志戀人」以講述「家的未來」,團隊挑選了現實生活裡是父母或性小眾藝人擔主角。

創作團隊稱,「同志戀人」比另外兩個廣告「相對更有衝擊性」,於是排在最後3月初播放,怎知遇上疫情最嚴峻時刻,除零星網絡批評,沒遇到太大阻力。

性別學者黃鈺螢表示,不少企業都愛講Diversity and Inclusion (多元共融),但實踐起來往往只做門面工夫:「但今次銀行這三個廣告內容,都有細心構想過,包括讓女性進入職場,香港人面對移民離散,女同志長遠承諾,並承認同志是家庭一種,信息係幾好。」

對於廣告以女同志為主角,黃補充:「對父權世界衝擊,女同志不及男同志,所以往往被忽視,今次女同志身影可以企番出來,也是另一種激進。」

一直關注LGBT平權的廣告女主角Asha亦說,留意到這個差異:「兩個女仔拖手大家接受,兩個男仔拖手會有反感,男仔塗指甲油又會有反應,只要展現少少和masculinity有出入行為,啲人就覺得奇怪」。

Asha希望,今次She She廣告,只是LGBT群體走向主流社會的一個起點:「(這個廣告)唔係ideal,或許是由『易入口』開始,有咗基礎。(今次這個廣告面世)至少有一道門,開咗一道門,以前我們敲極門都冇人理嘛,𠵱家至少有條鎖匙,開咗道門,之後再有幾多人行入去,就是下一步了」。

文˙譚蕙芸

圖˙黃志東

編輯•歐陽德智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