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場×自然×人 融為一體

文章日期:2022年04月22日

【明報專訊】人與自然一直是創作者關心的議題。1960年代起,戰後各式各樣思潮及運動湧現,藝術家積極再思人與自然,亦找尋畫廊物件(objects)買賣主導以外的創作模式,西方掀起大地藝術(Land Art)及場域指定作品。英國藝術家Andy Goldsworthy就地取材創作「雕塑」,例如把一粒粒雪球堆疊在樹幹之間。來自古巴的藝術家Ana Mendieta(1948至1985)則結合身體藝術,其Silueta系列在野外留下身體形狀的痕迹,就性別、殖民及身分政治發聲,可見題材牽引甚廣。發展至今,博物館、雙年展等機構亦嘗試擴展討論。著名藝術家Olafur Eliasson去年於瑞士Fondation Beyeler舉行的個展把門窗拆走,讓外面的湖水連結一起,並以無害染料把水弄成綠色,讓植物、水、蚊進駐建築。他在訪問中曾指出,如此打破空間隔閡的方式為「去人類中心」,於疫下盼望人們反思人與人、人與制度及跟其他物種的共通與拉扯。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