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活:尋回蕩失路蜜蜂 助牠們繁殖

文章日期:2022年04月24日

【明報專訊】4月春意盎然,魚木樹開得正茂,在街上有否遇過蜜蜂?還要是嗡嗡作響的蜜蜂群?不用怕,這是蜜蜂的年度大搬家,每年春季牠們都會「分蜂」,蜂群一分為二,另覓新巢。香港年輕養蜂戶Beetales會回收這些迷路走到民居的蜜蜂,並舉辦蜜蜂旅行團,教人在城市養蜂,希望透過訴說蜜蜂故事,讓人知道害羞的蜜蜂,不是山上螫人的虎頭蜂,蜜蜂和環境關係更是密不可分。

把迷途蜂群 帶回蜂場安置

Beetales成立兩年,養蜂場位於元朗牛潭尾新興農場內,農場一大片西瓜田、粟米田變成蜜蜂的自助餐,經過田邊都聽到蜜蜂正在嗡嗡嗡地採花蜜。Beetales創辦人Harry介紹說,這些身軀毛茸茸、黃黑相間、只有手指頭大小的蜜蜂品種,叫東方蜜蜂,屬香港常見蜜蜂之一。養蜂場內有十多箱蜜蜂,一個蜂箱等於一個蜂巢,巢內有幾多隻蜜蜂難以數算,但可以根據蜂巢的狀態估計,健康、產蜜多的蜂箱多起上來可能有上萬隻蜜蜂。

新蜂后誕生 蜂群一分為二

其中一箱蜜蜂正是Harry剛剛回收的分蜂蜂群,但為什麼會出現流浪的蜜蜂?「牠們每年都會由一個巢變兩個巢,這是牠們的繁殖模式。」春天時大自然花開得茂盛,花蜜充裕,蜜蜂覺得巢內空間不足以儲糧和繁殖,就會分蜂,蜂群會培育新蜂后,新蜂后出生後蜂群一分為二,一半跟舊蜂后另覓新居;一半跟新蜂后留在原地。這亦能提高蜂群的質素,「所有巢都一定會愈來愈差,因為蜂后會愈來愈老,所以分蜂巢好像更新,提升巢的繁殖能力,因為新蜂后生的卵比較好」。除了分蜂,有時蜂群也會因蜂巢附近找不到食物,或者有獵食者而逃走。

香港的城市和大自然的距離近,離巢的蜂群到處遊蕩尋找適合的新巢時,容易誤闖民居,至今Harry已回收過幾十個蜂群,有時他會把蜜蜂野放到無人的郊區,或帶回蜂場安置。蜜蜂流落民居另一危險是,蜜蜂天性會追逐光源,「近年發生得多是,牠們飛得太近大廈,跟住夜晚被燈光吸引過去,全晚不停追光,最後會累死」。

蜜蜂脆弱 常被獵食

「蜜蜂其實是很脆弱的昆蟲。」蜜蜂是雀鳥、壁虎的食糧,更會受紅火蟻侵擾,為了防蟻,Harry特地重鋪水泥地,還在每個蜂巢底放碗水。訪問期間有一隻虎頭蜂在蜂巢外鬼鬼祟祟,Harry趕緊用球拍拍打這隻獵食者。虎頭蜂又稱胡蜂,吃其他昆蟲為主,「這隻是雙色胡蜂,你看到牠的尺寸較蜜蜂大,牠們會攻擊蜜蜂,所以我們會將這些哨兵殺死,不然牠回去叫朋友過來,就會有好多」。去年元朗野外虎頭蜂爆發,四五隻虎頭蜂圍着Harry的蜂箱團團轉,嚇得蜜蜂天天不敢出門採蜜。有些養蜂人甚至會落毒毒殺整個虎頭蜂群,但Harry說虎頭蜂在大自然也有其角色,所以只消滅馬前卒。雖然蜜蜂比虎頭蜂小,但遇上落單的虎頭蜂,蜜蜂也能取勝。因為虎頭蜂在溫度過高時會死亡,如亞洲大虎頭蜂在47℃以上就會熱死,蜜蜂會包裹着虎頭蜂,不斷震動提升體溫,最後把敵人焗死。蜜蜂也會調節蜂巢內的溫度,確保一年四季維持30℃左右,當天氣太熱時牠們會在通風口扇風,太冷就不停震動身體發熱。

蜜糖誕生

香港春天百花開,冬天有鴨腳木,所以香港蜂蜜一年也分兩造,再過一兩個禮拜就可以收集春蜜。Harry輕輕吹走巢板上的蜜蜂,指了指上方被蜂蠟封蓋的白色蜂房,「你見到上面這些就是蜜糖,封了蓋這些」。Harry說笑道,蜜糖是蜜蜂的嘔吐物,因為蜜蜂會把花蜜吞進肚,回巢後吐到蜂房再加工脫水,這些儲糧就是人類認識的蜜糖。「每年約4、5月,大約有3、4個禮拜,蜜蜂可不停出產到多餘的蜜糖,其他季節都有蜜糖,但通常只夠牠們自用,那我們就不會採。」多出來的蜜糖因為沒有位置放,會「僭建」在巢板頂部,Harry把裝滿蜜糖的蜂蠟割走,讓記者試食一塊,新鮮蜂蜜極甜但不漏,隱約有些花香。收割蜂蜜有助蜜蜂繁殖,因為蜜蜂用同一塊巢板儲存蜜糖和蟲蛹,如果太多蜜糖就沒有位置生育,蜜蜂壽命只有一個多月,不停繁殖補充勞動力對蜂群十分重要。

雌性工蜂 採花蜜、花粉球

人類收割蜂蜜時,蜜蜂仍不斷在蜂箱門外進進出出,細心一看,不少回巢的蜜蜂都夾着兩顆黃色的小球,原來這些就是牠們辛勞收集回來的花粉球。成年蜜蜂以花蜜為主食,但牠們會把花粉混和花蜜餵飼幼蟲。黃色的花粉來自粟米,Harry還見過蜜蜂帶着橙色、綠色、黑色、啡色的花粉回巢,「橙色有機會是鬼針草,或者其他野花,某些季節就會有其他顏色,例如木棉樹開花就會有黑色,個個季節都不同,所以你每次打開蜂箱就好像看到那一區那一季開的不同花」。

免浪費食糧 雄性交配後被逐家門

辛勤飛舞工作的都是黃黑相間的工蜂,而在母系社會的蜜蜂世界,所有工蜂都是雌性,雄性蜜蜂屬少數。Harry拿起一隻純黑色的雄性蜜蜂,「雄性蜜蜂是黑色和沒有針,牠們只負責交配,只會在這個時期才會見到」。雄性蜜蜂不像工蜂要負責採蜜、守衛蜂巢、清潔蜂巢、餵飼幼蟲,不用工作就有飯吃聽起來很爽,事實上當牠們沒有利用價值後就會被工蜂趕走。「春天新蜂后出生之後會交配一次,交配一次就夠,牠之後整個生命周期都可以生到受精卵。」這時候雄性蜜蜂就會被驅趕到巢外,避免浪費食糧,「因為牠們會不斷食蜜糖,那時就會全部死在蜂箱門口」。

黏人欲取鹽分 不會主動攻擊

Harry常在Beetales的facebook專頁上分享蜜蜂的日常生活和冷知識,說蜜蜂的故事,希望教育大眾對蜜蜂的正確觀念。「好多時我們對蜜蜂的印象都不太正確,覺得牠們會經常攻擊人,但你見我們在這裏這麼久,其實牠們都不太得閒理我們。」記者訪問Harry時也是毫無防護裝備地站在蜜蜂叢中,「除非你揑到牠,你令牠覺得下一秒會死,牠就會攻擊你。當然某些天氣情况牠們會比較敏感,例如落雨前後、打風前後」。如果有蜜蜂靠近人,停在你的手臂上,Harry說牠也毫無敵意,只是想補充鹽分,「因為人一出汗,牠們會來取鹽分,牠們就會黏着你,舔你咬你這樣子」。但如果你真的很害怕,可以輕輕向蜜蜂吹一口氣,或者輕輕撥開牠,蜜蜂就會離開,「基本上只要你的動作夠慢,牠們就不會在意」。Harry為蜜蜂喊冤,如果你行山時沒有主動攻擊蜜蜂,那些螫你的大黑蜂多半是虎頭蜂或大黃蜂,這些蜂不採蜜,還會捕食蜜蜂。

疫情前Harry會帶學校或公眾導賞團參觀養蜂場,做蜜糖製品,讓小朋友近距離接觸蜜蜂,在手指尖沾糖,誘騙蜜蜂爬到手上,告訴大眾蜜蜂並不可怕,蜜蜂和人類的關係也可以很近。「當你跟他們近距離接觸,你會覺得牠們是幾搞笑的品種。」Harry眼中可愛的蜜蜂,是會看到蜜糖水就不顧一切地衝過去,喝飽後不小心浸在糖水中飛不出來;蜜蜂會在半空團結成串,但完全不知道牠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剛出生的蜜蜂在蜂巢門外試飛,但常常撞牆。

鼓勵都市人 設Bee Hotel養蜂

蜜蜂對於環境亦有不可或缺的作用,養蜂場位於農場旁邊,更有助農業發展,「農場之前種西瓜,要人手授粉,成功率可能只有五、六成,但有蜜蜂後可能上到七成、七成半。其他農場的農夫都有野外蜜蜂幫他這件事,但他們自己不知道,或者不知道效果會這樣」。現代農業追求天然、有機,希望以天然方法增加產量,養蜂和農業就正正相輔相成。除了可以幫助授粉,增加結果量,其他品種的蜂以昆蟲為食,也能幫助清除農田的害蟲。例如獨居蜂,獨居蜂與一般社會性的蜂不同,牠們不會群居,無固定居所,是雜食性,平時吃花粉花蜜,繁殖時就會捕捉毛蟲。Harry的養蜂場也設置了招待獨居蜂的Bee Hotel,讓獨居蜂作為繁殖場地,「牠們會找暖和安全的地方,通常會找小洞」。Bee Hotel有幾個洞塞滿了樹葉,「這些有樹葉就是牠們入去生完蛋,再封住門」。

養飽蜜蜂可改善環境

Beetales曾舉辦製作Bee Hotel的工作坊,鼓勵都市人在天台、露台也設置一個,Harry希望推動更多人嘗試在城市養蜂,保育蜜蜂,「如何令蜜蜂增加,其實就是分蜂,當你養了一箱,當牠分蜂時就讓牠走,牠就會回到大自然,增加野生蜜蜂數量」。因為農藥的使用,全球的野生蜜蜂數量正在下降,增加野生蜜蜂數量除了保育蜜蜂族群,也能保護環境,令植物生長得更茂盛。一般人或以為養蜂是郊區的專利,Harry試過和合作伙伴在大埔市中心、油麻地、港島市區養蜂,蜜蜂也生活得很好,產蜜量不錯。原來石屎森林的小花也夠養飽蜜蜂,「反而有時候會比我們農場更好,有時不是身邊多綠色就一定好,反而要看蜜蜂需要的植物在該區多不多」。

Harry希望可以做到每一區都有養蜂中心,讓蜜蜂改善環境,環境也能養育蜜蜂,「尤其是近代環境開始變得愈來愈差,其實我們都有責任,如何在自己的部分做番好,對於整個地球環境,我覺得養蜂是其中一部分」。

文˙ 朱琳琳

{ 圖 } 朱琳琳、受訪者提供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