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青:《無處安心》 做個坦白的人

文章日期:2022年04月29日

【明報專訊】疫情緩和,電影院、劇場等終於重開。重開後筆者看的第一套電影,是丹麥動畫紀錄片《無處安心》。知道有這部電影,是因為它在今屆奧斯卡金像獎同時入圍最佳動畫、最佳紀錄片及最佳國際影片,史無前例,亦令筆者好奇這是怎樣的「動畫紀錄片」。

故事主角阿密,在與同性伴侶組織家庭前,需要面對的難關是坦白。我會說這是一齣關於坦白的電影——即使很多人會把重點放在阿富汗裔的阿密,如何因戰火逃離家鄉,經歷與家人分開、被警察和冷血人口販子欺負、走路偷渡邊境、坐船險些溺斃等。電影是阿密透過跟導演分享,去面對自己創傷的故事。以下或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此紀錄片只能用動畫形式呈現,是因為阿密用假身分獲得丹麥的政治庇護,所以不能公開真實身分,且他對身邊的朋友亦抱有戒心。阿密將他的同性戀身分收藏在心裏,幸而最後獲家人理解。然而即使結識到好的伴侶,阿密仍難以信任並對他坦白,故他在紀錄片中提到無法真正地做自己。

影片難得之處,也在阿密對導演約納斯波赫拉斯穆森(Jonas Poher Rasmussen)的信任。阿密15歲時便認識約納斯,他們相遇前5年,正是阿密顛沛流離、從阿富汗逃亡到丹麥小鎮的日子,但相識25年來,約納斯對阿密的逃亡一無所知。坦白,是阿密面對並跨越創傷的開始。

在很多人想像中,紀錄片最重要是真實的影像和畫面,所以如何在缺乏真實影像和畫面下重現經歷是紀錄片一大課題。約納斯曾試過以拍攝劇場手法表達,又試過在紀錄片中糅合虛構故事,但用動畫形式是第一次。好的重現可以很有力量。例如看香港紀錄片《憂鬱之島》的預告,由於法庭嚴禁拍攝,鍾耀華在虛假的法庭場景中,重讀被定罪時的陳情,朗讀的畫面仍令人感觸,鍾耀華亦流下淚來。《無處安心》丹麥語的版本,會由阿密本人、約納斯和阿密男朋友親自為角色配音,為作品加添真實感。

動畫細節不遜真實影像

最初筆者亦懷疑動畫是否遜於真實影像,不易牽動情緒,後來發現認真製作的動畫交代的細節不比真實影像少,特別喜歡幾點:刻劃表情神髓尤其眼神準確;配樂選得好;導演在情節轉折上處理甚佳,主題清晰沒有多餘的枝節。推介給希望坦白,卻因政治、社會種種原因無法坦白的人。

文:劉螢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