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場加映:普京最痛恨的那個人

文章日期:2022年05月01日

【明報專訊】紀錄片Navalny以2020年險遭神經毒劑殺害的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為題材。納瓦爾尼是普京的眼中釘,普京不屑說出其名字,只稱之為「那個人」。紀錄片一開始,「那個人」大難不死後準備由德國返回俄羅斯,坐在酒吧枱前對着鏡頭。導演Daniel Roher問他:如果你死了,你想給俄羅斯人什麼信息?納瓦爾尼抗議道,應拍一部驚慄片,不要拍一部沉悶的悼念電影。接下來的個半小時,觀眾的確看到一個比間諜電影還離奇的歷險;納瓦爾尼也沒有死,但被監禁於高度設防監獄。

俄羅斯記者Mikhail Zygar在All the Kremlin's Men: Inside the Court of Vladimir Putin描述2011年的反對派示威時,曾這樣描述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納瓦爾尼第一眼看上去是普通人,但只是假象;他就像科幻電影中外星人為了掩飾身分戴上人類面具,但想掩飾的是政客的身分。當時納瓦爾尼已經遭國家機器針對,但他選擇放棄普通生活從政,更瘋狂得相信可以取代普京。為什麼會這樣?Zygar寫道:「唯一合理的解釋是,他是外星人。」

在紀錄片中,納瓦爾尼也彷彿戴上普通人的面具,總是開玩笑,像極力維持正常生活,跟妻子輕鬆散步、跟女兒開玩笑、打機。但明明他才跟死神擦身而過,還準備回俄羅斯跟普京拚命。納瓦爾尼2011年成立「反腐敗基金會」(FBK),專門調查及揭發俄羅斯高官貪污腐敗醜聞。他善於在集會上動員群眾,高呼「普京是賊」的口號,又擅長社交媒體宣傳,廣受年輕人歡迎。雖然當局加緊打壓,但納瓦爾尼憶述,他曾經以為自己愈出名便愈安全,豈料大錯特錯。

中毒險死 致電殺手「騙」出真相

驚魂始於2020年8月。納瓦爾尼赴西伯利亞為其YouTube頻道拍攝揭弊影片,乘航機離去時突然病發昏迷,航班急降把他送到西伯利亞的醫院。其妻認為他遭毒害,要送他往歐洲醫治;俄羅斯醫生則否認他中毒,反對遷移病人。其安危引起西方關注,幾經拉鋸,俄羅斯終同意讓他前往德國。德國在納瓦爾尼體內驗出神經毒劑Novichok,意味着他極有可能遭俄羅斯政府暗算。2018年,俄羅斯前間諜在英國亦是遭Novichok毒害,西方指控是俄羅斯所為,調查機構Bellingcat的Christo Grozev更查出執行任務的俄國情報人員身分。俄羅斯否認指控。

助手告訴剛自昏迷蘇醒不久的納瓦爾尼,他遭Novichok毒害。納瓦爾尼第一個反應是爆粗:殺人為什麼要那麼麻煩?槍殺不是更快捷?追查特務暗殺團隊是紀錄片最引人入勝之處,不過你以為看到的是占士邦,實情卻是特務戇J。俄羅斯欠缺個人數據保護法例,什麼數據都可在暗網(dark web)買賣,例如電話及訂票紀錄等。Grozev首先根據其2018年調查的結果,鎖定莫斯科秘密製造Novichok的SC Signal,購買該機構負責人的通話紀錄,查看納瓦爾尼出事前數天的可疑電話。鎖定幾個嫌疑電話號碼後便查看機主的身分,收窄範圍;最後再查訂機票紀錄,看看他們有否在納瓦爾尼出事前前往西伯利亞,最後便得出疑犯名單,更意外發現他們早在2017年納瓦爾尼宣布競逐總統後便開始跟蹤他,靜待暗殺時機。

納瓦爾尼致電暗殺團隊成員,試圖誘騙他們說出真相,是全片最匪夷所思的一幕。納瓦爾尼扮成俄羅斯情報機構FSB人員,聲稱要寫報告,檢討為何暗殺失敗,最後因新冠在家休養的Konstantin Kudryavtsev中計,和盤說出如何毒害納瓦爾尼:他們趁納瓦爾尼使用酒店洗衣服務之機,將毒劑塗在他的內褲裏;計劃本來天衣無縫,只要納瓦爾尼在空中待多一段時間便必死無疑,可是偏偏機師迅速折返降落,讓他及時獲急救。

納瓦爾尼的助手一邊用手機拍攝通話過程,一邊用手掩着嘴吧難以置信:誰會想像特務如此輕易中計?他們也料到通話內容一公開,這位可憐人必遭謀殺。事件曝光後,Kudryavtsev下落一直未明。

調查再由德國《明鏡周刊》及CNN核實,並同步發表。納瓦爾尼及團隊則在不同社交網站發布調查結果,務求在俄羅斯「瘋傳」。俄羅斯否認指控。至於那段特工自爆,納瓦爾尼則留待普京記者會後才發布。普京當時被問及納瓦爾尼的指控時,一臉不屑,聲言如果俄羅斯要殺人,他不會還活着。納瓦爾尼跟特工的對話正好回答了普京的質疑。

曾被質疑多重身分

俄羅斯一直否認有試圖謀殺納瓦爾尼,聲稱一切都是他自編自導,又聲言他受美國中情局支持。雖然如此,當納瓦爾尼那段跟特工的對話曝光後,此前從不提其名字的官媒卻整天談論,試圖「撲火」。對納瓦爾尼來說,這已是勝利。

2020年前,不少俄羅斯觀察家對納瓦爾尼抱懷疑。如Grozev在片中便說,以前弄不清納瓦爾尼是否真是反對派,還是克里姆林宮製造的反對派。納瓦爾尼跟國內極右民族主義者的關係也惹質疑。導演也有追問納瓦爾尼跟極右的關係,他解釋,若在一個正常的政治制度下不會跟那些人屬同一政黨,但俄羅斯並不正常,為了打倒普京和反貪,他必須建立聯盟,接觸所有俄羅斯人。

導演Daniel Roher自2020年11月開始拍攝,一直拍到翌年1月,跟納瓦爾尼夫婦踏上開往俄羅斯莫斯科的客機。機上乘客向納瓦爾尼鼓掌致敬,莫斯科機場則聚集大批支持者接機,跟警方爆發衝突,航機也被迫改往另一機場降落。納瓦爾尼甫過關便遭一名官員帶走扣留。他首先是被控違反緩刑條件,未有依時報到,判囚2年半(據當時報道,納瓦爾尼當時在庭上高呼:「我當時正在德國昏迷!」);其組織「反腐敗基金會」FBK也被列為「極端組織」遭取締,聲援納瓦爾尼的示威也遭鐵腕鎮壓。今年3月,他再被指侵吞FBK的捐款,詐騙罪及藐視法庭罪成入獄9年。納瓦爾尼一方指控罪是莫須有的政治檢控。

目擊納瓦爾尼被捕的Roher則回去剪輯500小時的片段,沒人知道他原來拍了一部納瓦爾尼紀錄片,直至今年1月才在影展上曝光。紀錄片是否把納瓦爾尼拍得像荷李活電影的英雄?是否把他過度美化?無疑,Roher很敬重他的拍攝對象,但也有提出尖銳問題,例如他跟極右的關係。至於納瓦爾尼關係到的俄羅斯複雜政治,就並非一部紀錄片可簡單交代了。

「好人勿袖手旁觀」

紀錄片在俄烏戰爭期間推出,俄羅斯政府也必定視此片為西方反俄陰謀的一部分。但俄羅斯不明白的是,即使有陰謀,也得靠一名粗暴的領袖及其無能的嘍囉們配合才能成就。納瓦爾尼其實無異於奧巴馬或馬克龍這些擅長公關的西方政客,若他生在西方可能只是個受歡迎的KOL、政府眼中的「麻煩友」;但在俄羅斯拍片向普京挑機,後果卻嚴重得多,納瓦爾尼才得以變成英雄。

在最後一幕中,納瓦爾尼應Roher要求向俄羅斯人交代「遺言」,對着鏡頭向俄羅斯人說,千萬不要放棄,不要看輕我們的力量,「令邪惡勝利的唯一條件,便是好人袖手旁觀。所以千萬不要袖手旁觀」。說完自己也笑了,又再一次戴上普通人的面具。或者,Mikhail Zygar說得對,他可能真是外星人。

文˙林康琪

編輯•利永倫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