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夫妻觀鳥點蟲蟲 走入自然探索驚喜

文章日期:2022年05月10日

【明報專訊】早前,一篇介紹杜鵑科雀鳥的帖文在社交平台竄紅:「餓痾~餓痾~餓啊?!住在香港,不可能沒聽過這不斷重複,不斷升key直至走音的『歌聲』……」以香港著名噪鵑的「歌聲」緊貼 Anson Lo名曲Megahit的副歌——Uh-oh uh-oh uh-oh,Anson Lo的歌迷應有會心微笑。

以幽默手法包裝枯燥知識,是生態教育社交專頁「嗚鴉自然教室」(Project CROW)的特色之一。90後的關朗曦(Matthew)與鄭凱靈在2018年創立教室,透過活潑文字、栩栩如生的插圖和帶點文青feel的設計專頁,吸引都巿人加入探索大自然,保育生態。

「污糟!危險!」 扼殺孩子對昆蟲好奇心

「說來慚愧,其實我們並沒放很多心機經營社交媒體。」Matthew說。相較社交媒體,他們更專注實體課堂。Matthew說,他們創辦這個自然教室,是希望參與者能透過實體課堂接觸和親近大自然。很多人看見長得「三尖八角」的昆蟲就恐懼,凱靈與Matthew認為部分的恐懼是被後天「教育」出來,「驚是因為不懂,你見到昆蟲有心跳加速的感覺,未必是壞事」!Matthew舉例,他們經常帶團友到農田,堆肥內有一種長相酷似蟑螂的昆蟲,「這種金邊土鱉沒有翅膀,我會把牠抓在手上,講解牠們對生態有什麼作用。剛開始時,團友會尖叫,但他們會慢慢靠過來觀察。大膽些的小朋友會伸手摸,其他小朋友也不『執輸』,他們對昆蟲的恐懼就這樣消失了」。

香港是個高度城市化的社會,小孩子大多在石屎森林長大,即使偶爾碰到昆蟲,剛想伸手摸摸,大人一句「污糟!危險!」便立刻熄滅孩子的好奇心。凱靈憶起,小時候曾聽聞蟑螂身上裹着一層油,方便在坑渠爬來爬去。好奇心極重的她立即抓了一隻蟑螂,並放在肥皂水內。愛乾淨的媽媽看到如此情景,氣得一星期沒跟她說話,「我好像自此就有些怕蟑螂,這些回憶實在(令我)有點陰影」。幸好樂天活潑的她,沒有因這次的蟑螂「入浴」事件而怕了昆蟲,反而中學學攝影時買入一部微距相機,為她打開了觀賞昆蟲的生態大門。

6歲成「鳥癡」 9歲到雲南山區觀鳥

相較起來,丈夫Matthew自6歲起就愛上觀鳥,一直只專注一種嗜好。他從小跟着父母到郊外,久而久之,他愛上了樹椏上的小鳥,9歲時已跟隨香港觀鳥會前往雲南省高黎貢山觀鳥,山區設施簡陋,一行人得離開住所走20、30米路才能上茅廁,嬌生慣養的香港小孩肯定受不了,但原始森林對「鳥癡」Matthew來說卻是天堂,看着大人們量度鳥類的尺寸、做研究不亦樂乎。Matthew表示,他自小患有讀寫障礙,中文於他而言就是「鬼畫符」,成績一塌糊塗,唯一比同齡人「叻」,是他從小認識不同鳥類,加上大自然裏沒有對錯,即使認錯品種也不會被人罵。

這對小夫妻性格迥異,Matthew在英國讀中學,只在暑假時才回港,而凱靈則在港念書,兩人的人生路線原本毫無交集,但大自然成了牽紅線的「月老」,因觀鳥促成一段好姻緣。凱靈高中時參加香港濕地公園觀鳥班,認識了Matthew的朋友,「他極落力『推銷』,說Matthew只要在遠處山坡看見一點紅色,就能知道那是什麼品種的鳥!觀鳥初哥的我即時『心心眼』,覺得他很厲害,很想跟他一起觀鳥啊!後來了解多了,我才知道香港全身鮮紅色的雀只有赤紅山椒鳥與灰喉山椒鳥!」太太說起相識經過時笑得花枝亂顫,旁邊的丈夫卻尷尬得頻頻搖頭。

因蝴蝶投入環境教育

「我很幸運,小時候姨丈不用上班時,就開車載幾個表哥與我到西貢到處玩。郊外是讓我放電的地方,而且不用擔心犯錯。」凱靈說,郊野公園就像世外桃源,可以讓她完全放鬆。中學時代的她十分喜歡以賞蝶著稱的大埔鳳園看昆蟲蝴蝶,鳳園孕育逾200種蝴蝶,佔全港蝴蝶品種約八成,保育價值甚大。她記得當時有發展商打算在附近興建新樓盤,於是她開始認真閱讀環評報告,報告建議樓盤與蝴蝶保育區之間需預留50米的緩衝區。「我那刻大叫,才50米的緩衝區有什麼用?好震驚,怎麼可以這樣做呢?」她愈說愈激動,聲音也提高了不少。經過這一次,凱靈心底裏埋下一顆要做環境教育的種子,「這是我第一次想為大自然做些事。想教育公眾,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小地方其實對生態十分重要」。大學本科念傳媒的她,更在2017年於港大修讀環境管理碩士課程。

走入小學 生態融入常規課程

為了提高大家對環境保護的意識,嗚鴉除了舉辦1日導賞團,也有在大埔農田舉辦長達1年的課程,夫婦二人更不時走入小學以繪本教育孩子,把生態融入常識、中文等常規課程,用有趣的方式帶領小朋友認識不同生物。「不論生物還是一般物件,我們都要與其接觸、產生連結,才會有感情。」Matthew說。他們偶爾舉辦藝術工作坊,近期則在龍虎山環境教育中心策劃關於昆蟲日常生活的展覽。

記者好奇,兩人平時花多少時間觀鳥?「大概從我喜歡觀察生態就沒有停過吧!很難量化到底用了多少時間。」Matthew說,在家裏聽見窗外鳥鳴,他會忍不住探頭看看;平時走在路上,看見行人路欄杆上的螞蟻也能觀察一番,「如果你真的喜愛一樣東西,就會無時無刻都想做,不會把它當成苦差」。記者和他倆坐在大美督一間戶外咖啡店做訪問時,Matthew突然停下來,望向記者後方說:「咦,這裏怎會有隻豆娘?通常在水邊才能看見呢。」

「我們倆經常討論,如果外星人來地球,要捉走一隻最可以代表地球的物種,他們未必會選人類,反而有機會選擇和螞蟻打交道!」凱靈笑了笑,「去年底逝世的著名昆蟲學家E.O.Wilson估計,螞蟻的數量約等同所有人類的重量總和!地球上的昆蟲數量超級無敵多,還有大把地方等着我們發掘呢」!

■Project CROW嗚鴉自然教室

網址:projectcrowhk.org

文:沈晴

編輯:梁小玲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