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組烽煙節目搬上YouTube 3個叔叔再帶聽眾遊花園

文章日期:2022年05月13日

【明報專訊】主持說︰「一八七二……」聽眾接道︰「遊花園!」2009至2014年,逢星期一至五晚上11時播放的烽煙清談節目《一八七二遊花園》,由光仔擔任監製,迪偉、灘叔和阿Bu主持,晚晚為聽眾帶來歡樂。節目結束多年,此班底以《三叔公園》名義重組,現已在YouTube播出3集,首集有超過10萬人觀看,觀眾緬懷過去,亦為新節目感到興奮,團隊是如何培養一班忠實聽眾?

上星期五,《三叔公園》在YouTube正式開播,這個自稱「全新廢中生活清痰節目」,由3個自稱變成叔叔的主持——迪偉(余迪偉)、灘叔(鄒凱光)和阿Bu(姚家豪),逢星期一、三及五晚上10時直播。電台聽眾相信都會知道,這個組合源自商業電台「叱咤903」頻道節目《一八七二遊花園》,節目由2009年做到2014年,逢星期一至五晚上11時至凌晨2時播出。

灘叔說︰「我自己本身其實是很抗拒懷舊的。」在《三叔公園》第一集,灘叔提到阿Bu認為不用在節目做新的東西,所以節目形式與《一八七二遊花園》很相似,前半部分3個主持聊天,也會開出聊天題目,邀聽眾打電話分享想法。灘叔稱,最後接受重組,是因為近年香港發生很多事,令他覺得「有些快樂可能要回到從前才找得到」。身在英國、暫以視像參與節目的阿Bu說,「客觀環境都令人懷念過去」,但最重要是他因「掛住」而想重新回到做節目的時光。

留言:「回憶返晒嚟」

此時重組,最引起記者注意的是聽眾興奮的反應,很多人留言說現在仍在重溫《一八七二遊花園》,對重組感動又期待;欣賞完節目後他們又留言說「回憶返晒嚟」,又謂3個主持人聊天時的化學反應不變,感覺和以前一樣。光仔(梁志光)又說收到不少移民海外聽眾致電,劈頭就說「好掛住他們(主持)呀」,他自己很感動。迪偉感謝聽眾不離棄,「我們重組也讓他們知道,我們沒有離棄他們,這樣已經不止是聽眾在聽主持人做節目,已是大家做朋友做了很多年」。聽眾似乎為在他們身上尋找到一些不變的東西而感到安慰。

光仔是《一八七二遊花園》監製,知道3個主持想重組做節目,也希望參與其中,便成為《三叔公園》的監製,這亦加強主持重組的決心。其實光仔在電台工作了30多年,曾與​​軟硬天師(​​葛民輝、林海峰)合作,又跟吳君如做《嘩!嘩!嘩!打到嚟!》等節目。他說自己與不少「大星」合作,當年接到《一八七二遊花園》工作時,因為當時3個主持不是「大星」,所以也曾擔心過。有趣的是他們只知道想做一個烽煙節目,不同於大節目有既定框架,可以「由零開始度(橋)」。

由此《一八七二遊花園》有很多「經典環節」誕生,直至現在仍讓聽眾津津樂道,例如「Pajita、Madalena與Setomara」,迪偉飾演的Madalena致電阿Bu飾演的Pajita,請教她如何將粵語句子翻譯成英語,但Pajita這角色的英文不好,所以會翻譯出奇怪好笑的句子。來到《三叔公園》的第一集,3個主持仍會拿阿Bu的英語開玩笑,熟悉的玩笑當然能吸引舊聽眾。

另外兩個經典環節是「光仔廁所位」和「齋呵唔鬧專線區」,光仔分享當初設立的原因。當時是他負責篩選可以進入電台直播、與主持聊天的聽眾,篩選相當嚴謹,可能每20個聽眾只有1個聽眾適合加入直播,「(加入的)聽眾是另一個主持,他(說話)是否好聽,故事是否動容,表達是否流暢」,這些都很重要。但如果聽眾沒有機會參與節目,會不開心,所以就想方法「哄」他們,「光仔廁所位」的環節,即光仔「上廁所不在場」,其間打通熱線的聽眾就可和主持對話,有人只想跟朋友講句生日快樂,有人會表白,觀眾有參與機會很重要。

至於「齋呵唔鬧專線區」,其實最體現到主持和聽眾的關係。在《一八七二遊花園》中,主持們對聽眾的態度是「直斥其非」,不少聽眾喜歡聽他們責罵他人,而且明知他們會責罵自己,也會打電話烽煙。現在做《三叔公園》,也有人傳信息給灘叔,希望他們能夠放開一點去責罵其他人。然而光仔亦認為,如果責罵得太多,聽眾未必願意再致電,所以換一個方式「齋呵唔鬧」,迪偉認為這也給主持人「表演」的機會,即使氣憤也要裝平靜,營造了戲劇效果。這兩個環節會不會再在《三叔公園》出現?他們說可能要遲一點了。

讓聽眾緬懷之外,迪偉說他留意到烽煙節目愈來愈少,特別是時事以外、講心事的烽煙節目。時事烽煙節目會有較多人撰文分析,如學者李立峯出版過Talk Radio, the Mainstream Press, and Public Opinion in Hong Kong,探討烽煙節目的演化、如何建構大眾意見,但對往昔深夜由白韻琹、陳海琪、路芙等人主持的電台鬼古節目和傾情節目,始終無太多人着手梳理。迪偉提到,做《一八七二遊花園》最後兩年,發覺聽眾愈來愈「唔識得講嘢」。

鼓勵聽眾重新連結

WhatsApp是在2009年誕生的,在即時通訊軟體發明前,人與人交流的渠道有限,SMS要逐個收錢,以前會跟朋友「煲電話粥」,但現在連主持自己都很少講電話,主要依賴信息。烽煙節目重新出現,是否能鼓勵聽眾拾起電話,或者以其他方法與人重新連結?

灘叔說,沒有電台的設備,節目未必做得如以前般專業。光仔亦表示,接電話的程序變得複雜,但在YouTube直播也有特別之處,他離開電台3年,作為守舊派的他其實喜歡電台的直接,但電台亦有些規限,某些事情不能做,他覺得在YouTube和觀眾距離更接近,以前在電台主持節目,聽眾未必看到DJ的樣貌,現時在《三叔公園》,不止主持做視像直播,觀眾亦可用視像形式加入直播。迪偉說在視像中對觀眾少了一份想像,也較難直接責罵他們,但他仍想繼續讓觀眾選擇以電話或視像形式參與直播。也許這將會演變為全新形式的YouTube烽煙清談節目。

「真性情做節目」 且行且珍惜

主持的化學反應,也是留住觀眾的原因,很多人好奇為何10年來他們的身分和工作改變,但化學反應無變?阿Bu說︰「當日的任何時間,同埋今日,或者之後的任何時間,其實我們是很真性情地去做節目,有一句說話『江山易改,品性難移』,如果當日或今日有任何一刻我們是戴上面具的,其實做不到同一個化學反應的。」近年常說表演者的真誠重要,在他們這個節目也一樣。

在團隊受訪時,他們只做了兩集直播,雖然留言眾多,但談到節目效果能為觀眾帶來歡樂仍言之尚早。概括他們的心態,迪偉說他不是要「緬懷過去」,而是覺得「有些好的事情應該要保留」,灘叔也回應︰「如果城市需要開心的東西,有些事情又能令你開心,就不要想了,我們悶了3年……現在有任何方法,你覺得得意、好玩、開心,就做!」他們坦白說節目不會永遠做下去,這只是期間限定的節目。阿Bu說當年自己離開節目時不懂珍惜,灘叔說當時節目因命運的「棒打鴛鴦」而結束,他們現時像重遇舊情人一樣,要且行且珍惜。

■三叔公園

YouTube頻道網址︰bit.ly/3wBlDw7

文:胡筱雯

編輯:蔡曉彤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