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We and us的電視生活

文章日期:2022年05月13日

【明報專訊】面對氣候變化、世界局勢、大型疫情,全世界都無一倖免,我和我們真的不用分得太遠。物價通脹、金融下瀉、資源短缺、利息飈升,真是we and us,好心悒。

人再不同,正所謂same same, but different,就算各自在不同天涯海角,坐在電視前的我們總有類似的共同生活經歷及體會。成長及友情,就是流行文化最愛的主題,百試不厭,最重要是帶出新意,作品水準優秀——最近在BBC Three上播放的新劇Peacock便是佳例。

三字頭的Andy是典型的「失敗男人」,事業無成:在同一健身室做健身教練逾10年;無樓無車:30多歲還與父母一起住;單身寡佬:情場無望,找不到伴侶。Andy唯一寄託是身邊一眾好友,與他們飲酒作樂。但吃喝玩樂的日子不是永久,大家都跟着生活流,好友漸漸走進人生另一階段,結婚生子,最後只剩下他與另一好友繼續過着沒有束縛的生活。

當然,當最後一個好友都組織家庭時,Andy正式踏入中年危機,亦是劇集的開端。那些「七友」、「三字頭」的橋段當然是老掉牙的慣常設定,沒有什麼特別。不過,Peacock吸引人的地方是演員的演出、對話的編寫及劇集的方向都好自然,好到位,好好笑。尤其是主角Andy令人尷尬的程度直逼The Office的David Brent,是cringe comedy的極致。

這類陳腔濫調的題材,拿揑不好,就很容易變得濫情作狀。但Peacock完全沒有這個問題,因為劇集人員一早習慣用即興爆肚式的拍攝方法,他們就是BBC Three mockumentary(偽紀錄片)經典People Just Do Nothing的班底。

People Just Do Nothing劇集原身是YouTube短片,但他們受監製邀請,為BBC製作pilot (episode),在2014年首播,一播播到2018年,在2021年更推出電影People Just Do Nothing:Big in Japan,在文化界和cult界十分受歡迎。這偽紀錄片基本上是諷刺倫敦地下Garage音樂圈的生態,講述在Brentford經營名為Kurupt FM的地下秘密電台的一班不特別出眾及成功的音樂人。這班人活在自己的泡沫,不接受現實,就是可笑的原因。

文化界充斥着各式各樣的奇人異士,不少人幾乎就是活在另一世界。地下界有地下界惹人憐憫的地方,主流的影視圈就有更多不見得光的陋習。Channel 4的最新電視劇Chivalry便是以荷李活作背景,諷刺影視界的人和事。

荷李活後#MeToo新生態

由Steve Coogan與Sarah Solemani創作及演出,Chivalry呈現新舊世代、大男人父權主義與後#MeToo女性思維的交戰。Steve Coogan飾演的男主角Cameron是成功監製,是上世紀舊荷李活的產物,不重視女性,視女性為商品、裝飾品;Sarah Solemani飾演的女主角Bobby則是剛走紅的新時代女導演,擁護女性主義,要在作品中給予女性力量。

Bobby臨時要為一大電影重拍,所以遇上該電影監製Cameron。二人一相遇就充滿摩擦,各自挑戰對方底線。劇集除了環繞二人的交流外,更多的是暴露荷李活後#MeToo年代的新生態。雖然#MeToo運動成功揭發Harvey Weinstein等侵犯者,但在體系上以及意識形態上的真正改變當然沒有即時出現,同時#MeToo前的遺害至今仍在,在此劇中我們正正就看到荷李活正處於一個非常尷尬的過渡期。

文:陳Damon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