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中煙虛幻 張開口盡是浮誇

文章日期:2022年05月13日

【明報專訊】還記得那個沒有手提電話的時代嗎?跑在街上尋電話亭,打電話卻找不着人,或者會感到失落,但總好過隨時隨地都聽到有人說着浮誇的話語。藝術家楊學德的畫作常以浪漫與超現實情節重構城市經驗,今次透過展覽對準這個城市甚或整個世界的虛幻,諷刺愛吹噓的人!

張開的大嘴巴中,牙縫間「攝」住一支煙,吐出「好大個煙圈」!畫作《好大個煙圈》中的煙圈,其實與畫中一顆牙齒的大小差不多。藝術家楊學德說:「虛幻、浮誇、吹噓,根本『唔係咁』,但你『吹到係咁』。」

繪畫漫畫多年,楊學德轉往油畫、塑膠彩創作後,常以本土、懷舊為題;此次展覽的畫作意思隱晦,想像空間卻更大。作品《我冇智能電話》,紫色的天空下,深藍色的大海中間有一個碼頭,碼頭上是電話亭與燈塔。配合畫題,不難理解楊學德是表達現今沒有智能電話的人是如何被孤立。他說有朋友10年前已堅持不用智能電話,想像他的生活會有多不方便,但聊天時吸引記者的,卻是他如何描述那時用電話亭的經歷。

電話亭回憶 錯摸與失落

楊學德說:「我還很記得那些記憶,你入銀仔落機器到,落去時會『撠』在某個位,之後再『撠一撠』後電話開始接通,可以講電話了。」然後那通電話,聽着會有種距離感,好似與對方相隔很遠。有時傳呼機收到信息,頻頻撲撲終於找到電話亭打電話,對方又未必聽到電話。這一種錯摸與失落,就體現在畫作中大海與小電話亭的對比之中;紫色天空對楊學德來說代表黎明,黑夜未完,但一些陽光滲透天空,深邃的大海映照出人孤獨的等待。

另一幅甚有意境的作品,是《冬天的獅子》。深紫色的天空、深藍色的大海,色調與《我冇智能電話》有點相似但較質樸,佔了畫作大部分空間的是淡黃色為主調的一座孤島;孤島的頂部輪廓像獅子山山頭,有一群小鳥在島上盤旋,逗留或飛走。「世界上會不會再找到另一座獅子山?」楊學德這樣問,他希望移民或因疫情去世的人,可以尋得心安之處。

舞火龍的煙 驅疫「惡性循環」

展覽中煙的意象出現數次,既是意境,亦帶有諷刺。例如作品《火花霹靂啪啦》,一男一女依着海旁欄杆吞雲吐霧,記者驟眼以為是《花樣年華》的周慕雲與蘇麗珍,煙幻化成同樣是獅子山形狀的雲。而《龍出沒注意》的煙,則是「舞火龍」的煙。楊學德尋找典故,舞火龍原意是要驅除瘟疫,然而舞火龍卻因疫情而取消。畫作的象徵意思是,不能舞火龍驅除瘟疫,瘟疫就更厲害,舞火龍就會繼續取消,不就是一個層層相扣的惡性循環?楊學德想像:「如果它(火龍)有靈,會不會可以不靠人力,自己游走全香港十幾區驅除瘟疫?」

這幅《龍出沒注意》被畫廊選為海報的主視覺圖片,楊學德覺得也算呼應到展題「好大個煙圈」,因為他想表達沒有什麼成就、虛幻而稍縱即逝的狀態。此狀態還可用泡泡比喻。在作品《泡泡出來了》中,楊學德回應近年常提到的「泡沫化」問題。

藏於溝渠的泡沫 美好而虛幻

「泡沫經濟」多指資產價值由投機活動支撐,發展至超越實體經濟可承受的程度;而楊學德認為世界各地不同層面都有「泡沫化」問題。所以在畫作中,表面上這個世界是平穩而受控的,但那些泡沫就埋藏地下溝渠中,有人走過吹起嗩吶,然後楊學德故意畫得可愛的泡泡湧出來,似一場招魂儀式,他說:「始終香港都是一個很虛幻的地方,我們活在一個美夢,或者一個泡泡裏面……何必揭穿呢?」

再談畫作《好大個煙圈》,楊學德想批判那些太大口氣,喜歡吹牛,只講不做的人的態度,他說︰「現在就是這麼虛浮的年代。」另一張畫《幻覺嚟嘅啫》,是他為這次展覽畫的最後一幅畫,有很多黑白相間的條紋,參考一戰時英國人在戰艦上繪畫這些「炫目迷彩」圖案,令敵人分辨不到船的形狀和行駛方向。楊學德把黑白條紋畫在九龍望向香港島的風景,有中式帆船、渡海小輪、國金二期、凌霄閣等,他笑說畫得很辛苦,「愈畫愈後悔」,最後更發現自己眼睛出現問題。不過虛幻的東西看得久了,或者眼睛有問題的不止他一個,而是我們所有人。

■好大個煙圈

日期:即日至5月28日(周日至一休息)

時間:上午11:00至晚上7:00

地點:香港仔興和街25號大生工業大廈 12及13樓

網址:bit.ly/3sl7jGK

註:因應政府防疫措施,展覽開放時間以官方公布為準

文:胡筱雯

編輯:歐陽德智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