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話題:記者之死

文章日期:2022年05月22日

【明報專訊】Shireen Abu Akleh在阿拉伯世界是家喻戶曉的記者,過去20多年從不缺席以巴衝突任何事件,無論是以軍炮火下的加沙,還是險遭世人遺忘的巴勒斯坦難民營,她都不改一貫沉着冷靜的聲音現場報道。她去年10月解釋為何當記者:「我選擇新聞行業是為了接近人們。雖然我也知道改變局面並不容易,但至少我可以把巴勒斯坦人的聲音帶到世界。」5月11日,她在西岸採訪以軍搜捕武裝分子的行動,一顆子彈令她的採訪生涯戛然而止,世人再聽不到她那熟悉的sign off:「半島電視台記者Shireen Abu Akleh巴勒斯坦報道。」

談Shireen不能不提她一直效力的半島電視台。Shireen 1971年在耶路撒冷一個巴人基督徒家庭出生,她在約旦讀大學,本來念建築,但因為出於對巴人同胞的關心,決定轉攻新聞。她1997年加入成立不久的半島電視台。半島可以說大幅改變了中東傳媒生態及輿論戰場,2000年開始的巴人第二次起義,半島記者得到巴人信任及幫助,總拍到最好的片段,將巴人慘况全天候在阿拉伯世界播放,影響輿論。以色列炮轟半島「煽動」巴人對以色列仇恨,而半島的報道也左右阿拉伯世界的民情。

報道遺忘之地 塑造一代覺醒

Shireen這位巴人女性記者深入偏僻地方採訪,無懼惡劣環境或危險,令她廣為阿拉伯世界認識。有成長於第二次巴人起義的巴人說,小時看着Shireen的報道,看到不為以色列傳媒報道的事情,塑造了他們一個世代的政治覺醒。

儘管對以巴衝突的視角不同,Shireen也得到以色列同行的敬重。前記者Ksenia Svetlova日前在《國土報》撰文悼念Shireen,憶起巴人第二次起義時差不多所有採訪阿拉伯事務及安全事務的以色列記者都是男性,她經過以軍檢查站赴西岸採訪時會被以軍問長問短:你去幹什麼?你是女人不怕嗎?她回答說:我不是唯一現場採訪的女人,還有其他女人,只是她們是巴勒斯坦人。Svetlova坦言並不完全認同半島的報道手法,但不減對Shireen的敬意。她說,看到Shireen在現場採訪,她頓時感到安全得多。

Shireen最後的採訪地點杰寧(Jenin)可以說是她熟悉的「老地方」。2000年巴人第二次起義開始,巴人武裝分子多番向以色列施襲,以色列2002年向西岸展開大規模軍事行動,其中一場慘烈戰役便是圍剿被指為恐怖分子大本營的杰寧。以巴局勢向來是無休止的暴力循環,以色列近月發生至少19人死亡的恐襲浪潮,以軍加緊清剿巴人武裝分子,但行動不時禍及平民,結果令仇恨不斷。Shireen再一次到達杰寧,採訪以軍的軍事行動,正如她過往的報道,她要讓人聆聽杰寧這些遺忘之地的聲音。

子彈加質疑 巴人記者難做

在巴勒斯坦採訪向來不容易,對巴人記者尤甚。被佔領的巴人土地東湊西拼,一些地方由以軍駐守,一些則由巴人自治政府駐守,也有一些為巴人武裝分子控制,更有一些由以色列殖民者駐守。據巴人自治政府資訊部,自2000年至今,至少有45名記者遭以軍殺害。Shireen為半島電視台這類國際傳媒機構工作,又有美國國籍,在巴勒斯坦工作已算方便。為巴勒斯坦傳媒工作的巴人記者無法取得以色列政府的記者證。位於維也納的International Press Institute(IPI)曾批評以色列無視巴人傳媒工作的記者,2013年曾促以色列承認巴人傳媒,容許他們自由採訪。

以軍不尊重巴人記者,而跟以軍對抗的巴人,也早不是20多年前擲擲石頭而已,夾在中間的記者可以說無處可避。為德國傳媒ZDF工作的巴人記者Ahmad Mashal曾跟Shireen採訪過無數以軍行動、騷亂及示威,他對《華盛頓郵報》坦言:「我們都知道隨時隨地都可能中彈。」外國記者可能會視為中立客觀,但巴人記者卻是裏外不是人,既被以軍懷疑,也被巴人同胞質疑。

Mashal舉例說,例如問巴人少年為何扔石,對方會反問:「你不是來自這兒嗎?你沒有經歷被佔領嗎?」曾遭以軍毆打及推撞的Mashal說他們在以軍面前非常小心。

經驗豐富的Shireen一向小心翼翼。她4年前受訪時被問是否害怕捱子彈,她當說:「我當然怕,但新聞工作到了某些時候並沒有害怕的餘地。」她說採訪時會盡量找相對安全的地方,保護工作人員的安全對她來說是「最重要的」。

據《華盛頓郵報》,當時Shireen等幾個記者依循一貫程序,穿着印有PRESS字樣的避彈衣,慢慢向前行,還故意走過以軍車輛前停下來10分鐘,好讓以軍清楚看到他們是記者。跟Shireen一起的監製Ali al-Samudi憶述,他突然聽到槍聲,立即轉身逃走但還是背部中彈,然後聽到Shireen尖叫:「阿里中彈了!」但她隨即也中彈了,槍手還要朝她唯一沒有掩護的頸部。Samudi肯定當時以軍沒有跟武裝分子交火,附近沒有武裝分子,認為以軍是蓄意射記者。另一名現場記者則說,聽說屋頂有以色列狙擊手,但自己沒有看到任何人,事發前很安靜。

誰射殺她?

Shireen死後,一如以巴衝突的一貫模式,以巴各執一辭。半島電視台旋即發表聲明,斥以軍「冷血槍殺」Shireen。巴人自治政府也指摘以色列蓄意射殺Shireen。以色列最初稱她是遭巴人武裝分子射殺,未幾改口稱她是在以軍跟巴人武裝分子交火時中彈。以軍更公開一段片段,顯示一名巴人槍手開火,然後有人說:「他打中了,打中了一名士兵,他躺在地上。」似乎暗示是該名槍手射殺Shireen。不過,以色列人權組織檢視過片段及現場後,認為片中槍手不可能是Shireen的殺手,指拍攝地點距離Shireen中彈處有300米距離。據《國土報》報道,射殺Shireen的是一顆由M16突擊步槍射出的5.56毫米口徑子彈,但該款步槍同為以軍及西岸巴人武裝使用,難以憑此判斷誰發射。以色列促巴人交出子彈讓以方化驗,又提出以巴聯合調查,並讓美國及巴人代表觀看化驗過程,但巴人自治政府拒絕。

這固然反映以巴雙方欠互信,曾任以軍發言人的以色列僑民事務部長Nachman Shai也坦承,以色列在這方面的信譽不是太高。以色列大概也樂見巴人拒絕。與此同時,以色列的宣傳機器也大規模開動,有以軍匿名消息人士向傳媒放風,指巴人拒絕交出子彈是有所隱瞞;也有以色列輿論說,以軍在執行任務,記者不應以身犯險云云。

到了周四(19日),以軍稱已找出一把可能射殺Shireen的士兵步槍,但要巴人交出子彈作確認。以色列傳媒亦報道,以軍不打算就Shireen之死展開刑事調查,理由是軍方認為把執行任務的士兵當作疑犯來調查會惹起以色列社會不滿。這結果也是意料之中,Shireen的家人促請美國及國際社會調查事件。

今次事件對以色列只是公關災難而已,大部分人大概不會嘗試理解巴人之痛。以軍在巴勒斯坦傷害平民,總是以執行任務之名便可過關,這也是為何Shireen等記者無論如何也要見證以軍行動。不少悼念Shireen的文字都形容,她是巴勒斯坦的象徵,但相信沒有記者會希望自己被這樣形容。

Shireen雖然擁有明星般的地位,但不少同行說,名氣從沒有影響她,她一直專注採訪,有人甚至形容她已嫁給新聞工作。一個致力求真的記者,死得不明不白,但她不是第一個,也恐怕不是最後一個。

文˙林康琪

編輯•利永倫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