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場加映:爆肝打大佬自肥企劃──全動畫MV 《信之卷》:進化為更好的自己

文章日期:2022年05月22日

【明報專訊】MIRROR成員Anson Kong新歌《信之卷》的MV,說實在令人驚喜及耳目一新,對歌手也都另眼相看,重點是製作已不停留在靚仔勁歌熱舞模式,而是有勇氣試新嘢,一段以香港銅鑼灣背景為題的全動畫MV,當中的SOGO街景、電車、人物如動畫主角AK,以至角色如外賣員、學生,都描畫得細緻動人。

這個5分鐘全動畫MV全出自一個花姐都說他們又癲又傻的香港動畫團隊,爆肝式以一個半月完成,完全體現香港人/ViuTV/時代細路的極限極致,進化成為更好的自己。

近來每名MIRROR成員推出新曲都有新嘗試及突破,先是Jeremy(李駿傑)的《半》走另類暗黑鬼魅路線,阿Jer(柳應廷)《離別的規矩》改風格走感性細膩情歌,以至姜濤的反戰歌曲《作品的說話》。今次令人意外的是過往路線較大眾化的Anson Kong(江𤒹生、AK)新曲,都有震撼彈效果,全曲採日本流行的全動畫MV模式製作,歌手放下偶包,不見樣貌,只以動畫形象出現。

看着MV中的全動畫銅鑼灣影像,無論身處何方的香港樂迷,都會有點觸動,畫面上是熟悉的天橋道路街角人物,原來製作的動畫師也全是「本地薑」香港人,畫出另一番港式韻味。

三名動畫導演Tommy(吳啟忠)、「崔氏兄弟」的Haze(崔嘉曦)及Long(崔嘉朗)談起,收到AK這個全動畫MV合作構想時,也曾考慮製作時間極其短促(平常的一半),有所掙扎,終決定拚命「爆肝式」一博,合共找來16人動畫師團隊,接下及完成這個「打大佬」項目。

製作全動畫MV,動畫師是先收到歌曲旋律及歌詞,再構思動畫內容。Tommy指出,各人由構思故事、起草角色,動畫製作等,必須於6星期的製作期內統統做好。不同動畫師分組分工合作,如有人專畫高難度跳舞情節,有人畫街景,務求限期內畫到最好。

其實,香港近年的MV都有愈來愈多動畫出現,前年RubberBand《每道微小》有Maly動畫小象角色融入實景;林二汶的《再聚》是動畫描繪人的相聚相遇;林家謙《在空中的這一秒》是銀河鐵路式虛擬景象;C AllStar《北極熊的遺言》中的人類與自然小故事等等,但今次《信之卷》即屬野心及規模更大之作。

動畫MV漸增 現實場景少見

Tommy指出,過往動畫MV較多迴避現實場景,畫的可以是海底世界打鬥、太空事件,但在今次MV「大家都想畫本土的景象」,AK過往有看過他的作品、了解他的風格,提出想動畫有少年AK與最愛卡通《數碼暴龍》的元素,結果銅鑼灣成為不二之選的場景。

「想要畫一個如日本澀谷的地方,那就一定是SOGO那個位置了,那裏也有香港的地標,如電車。」Tommy指出,無論是在香港的人、已移民或散落他處的人,這裏都一定有大家記掛及觸動之處,故想畫下來,而SOGO的大電視,也貼合數碼暴龍中,數碼與現實世界接觸的渠道。

MV中不少細節,也見崔氏兄弟一直鍾情繪畫的港式地道文化內容,可見外賣員和地道食物的蹤影,也映照出疫情下的社會現象,三人受訪時不止一次提到製作瘋癲之餘,也是「愈畫愈開心」。Haze回想,一開始已「好貪心」拿着有40幾頁的設定圖集,去見AK及(MIRROR經理人)花姐,笑言或許這也令花姐「被震懾」,因而對他們說:「嘩!咁貪心,得唔得㗎你哋?又呢又路、又小時候(AK)又同伴!」

製作過程算順利,三人認為與歌手方面相對放手有一定關係。Tommy稱,AK在製作初期會一齊度橋,構思卡通情節,「單是數碼暴龍機,起初都想畫好多款!」AK對個人卡通造型也相對放手。動畫師們坦言過去遇過不少偶像明星對其公仔畫像「捽好耐」,「試過單是個鼻都搞咗一個星期呀,來來回回,覺得鼻子不同位置,唔係畫得太尖、畫得太挺等想修改」。Tommy指出,歌手的公司亦無太多層級及意見要處理,動畫製品只在最後階段作小量微調,便可以出街。

歌手公司放手 製作過程順利

全動畫MV初步口碑不俗,也令更多人留意到香港動畫。對於香港動畫,大眾主流記憶一般是麥兜,之後便無以為繼,但其實港產動畫師近年都偶獲國際獎項,如Tommy本身參與HAF(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的動畫《世外》,近年榮獲第21屆日本「DigiCon6 ASIA大賞」全場大賞,此動畫也正在製成電影;巿面廣告也常見動畫的蹤影。

見證過百人大規模動畫公司的製作,及小型公司的倒閉及收縮,Tommy指出,業內主要仍以「艇仔」式去製作動畫,日後盼更多有規模的創作,令資深動畫師留在業內。

難得與「周圍都係」的MIRROR有合作機會,Tommy有另一番思考及體會,「香港人難免會看着外地很多美好的大製作,如BTS,但我哋(香港)其實都有我哋自己好玩之處,MIRROR是一個觸發點,令社會及大家對自己文化好奇,也令他想無論作為觀眾,還是創作人,也要去更尊重、看得起自己」。

崔氏兄弟哥哥Haze寄望,透過近年動畫的新浪潮可令動畫業再現,外間包括投資者明白動畫的效果,可為實拍增添更多可能,日後自己也可自豪地稱「以動畫為生」。

盼本地動畫隨樂壇動起來

Haze稱曾與「試當真」團隊傾談,對他也有影響及啟發,也令他決定不妨也多以「試吓先」心態去作新嘗試,希望今次藉香港樂壇廣東歌再興起,也令本地動畫可以順勢動起來。

對於創作,弟弟Long回想起MV製作尾聲的一個晚上。他一邊畫、一邊聽着《數碼暴龍》主題曲,哭了。「我問,我自己喊什麼?」這一刻,Long有個強烈感覺,作為動畫師也想作品背後有個信息,告訴觀眾,故與動畫團隊商討決定,在MV最尾,以文字展現出來:

「記得小朋友嗰陣嘅自己嗎?

佢依然繼續相信,相信有一日會進化,

由勇氣開始,用希望延續,

去成為更好嘅自己!」

《信之卷》MV:https://youtu.be/898lylQx_ZY

文˙飛力士

編輯•李宏豐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