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龍人像畫世界 探索藝術初心 回到人間

文章日期:2022年06月01日

【明報專訊】近年我們天天戴口罩,開始對人類面容感到陌生,實在太黯然了。在西方藝術世界,人像畫是重中之重,考驗作者對被畫者面容的仔細觀察,包括皮膚光暗和色彩。有藝術策展人指近年藝壇流行裝置藝術及山水風光等寫意作品,鼓勵畫家回到踏實、具象的人像畫世界,透過作品復興人類對自身的重視和關注。

「我較少策展裝置藝術,因場地裝修繁複。我覺得藝壇要健康發展,須以人像畫為出發點,透過素描、水彩、速寫和油畫等媒介去展現人類面貌。」一新美術館總監楊春棠最近為著名油畫家陳朝龍策劃個展,展出作者80件作品。當中除有人像、人體外,也有靜物及風景等門類。

陳朝龍今年82歲,希望在退休前搞一個紀念個展,幾年前主動聯絡楊春棠。「我曾舉辦不少油畫展,也認識很多專家,發現陳的作品與別不同!」楊春棠說陳自言廣東話不好、不擅談話,「不過他性情隨和,放心地把展覽交給我策劃」。陳朝龍來自貴州,楊春棠說貴州是內陸省份,藝術文化水平相比上海、北京較落後。「他早年接觸外面世界的機會較小,自移居香港後發生重大轉變,創意大爆發!」

來港後畫風轉變 結合寫實、印象派

「陳來港前,受逼真的俄羅斯寫實風格影響,見什麼畫什麼。他來港後去歐洲旅遊,受當地的印象派大師衝擊,發現不同時間的光線會影響景物的顏色。他便把俄羅斯寫實風格和歐洲印象派合二為一﹗」在電影《食神》中,星爺飾演的食神領悟出「溝埋一齊做瀨尿牛丸呀笨」的道理,但當要把這種思想應用於迥異的藝術風格,卻殊不簡單。楊春棠說若想了解作者如何「溝埋一齊」,可特別留意展覽中的人像風景作品。

陳在背景中應用了俄羅斯寫實風格,巨細無遺地描繪建築物和大自然景象;人物的肌膚卻應用印象派的光影效果,把折射到人物的環境色溫按層次展現。記者發現此類作品景深較長,似乎作者企圖同時清楚地展現畫面中的人物和所在環境。在數百年前的中國,光影是新鮮的事物。「據說當年乾隆皇帝邀請西洋畫師替他繪人像,但畫出來的卻口黑面黑,乾隆非常不高興!」因為當時的人不知道環境光線會影響物體的顏色。當現場光不足,主體便充滿神秘感。楊春棠說可特別留意展覽中一幅以跳舞為主題的作品。「陳小心描畫舞者身處的農村背景,展現畫中人動作和環境的關係。」楊春棠說,想像如把背景「褪走」,便會大大削弱動態感。而另一幅教會牧職人員的人像作品,亦細膩地展示背後的教堂,目的是讓人感受到宗教氣氛,令人物的現場感更強。人像風景畫不只是把人和景同時畫出來,而是把兩種不同學派的思想,經設計後放在一起,才可做到「人有人味」、「風景有風景味」,兩者兼得。

陳亦有其他單純人像和單純風景的作品,不多不少都帶有不同程度的印象派味道。純人像畫的背景虛化,焦點放在人物的眼神及環境光線對肌膚顏色的影響。純風景畫則把焦點放在雲彩、水中倒影的光影變化。很多人畫人體寫生用色千篇一律,純粹把相同顏色混在一起,一團死沉沉;但陳的作品卻滿有神采,會按環境光線調色,拼湊出來就是一個「掂」字。楊春棠說有些人像作品,人物上下半身甚至會畫出不同色溫效果。

畫人像油畫難靠想像

記者發現陳的中等體積作品數量較多。「這和畫室和本港家居環境空間有關。除非是著名大師,否則不容易為巨型作品找到買家,若有客人上門主動邀請繪畫則例外。」陳的畫室位於荃灣,他除以繪製人物肖像聞名,平時亦有教油畫班。「本港學油畫的人不算多。畫布、顏料等成本相對中國水墨畫貴,作品又難妥善保存,所以一般人不會學,除非是真正喜歡學畫的人。」他說畫油畫人像不容易,需要踏實的心態和紮實的技巧,要小心起稿後才調色和上色。「一幅人像油畫作品表面平平無奇,細心看則充滿心思。」陳有些作品是旅行期間繪畫,「途人在面前走過,只是一剎那,卻要記得對方的面容和神態」。楊春棠認為人像油畫的價值很高。「要畫得好,要花時間研究人體結構,如骨骼和肌肉等。風景可以靠想像,人物就很難了。因為人人不同樣貌,連眼神都不同。如果畫樹木,多些、少些葉子分別也不太大。」

楊春棠期望2022年會有更多人畫人像畫。「近年裝置藝術在世界各地流行,尤其受年輕人歡迎,但對香港來說卻不是理想發展方向,因我們地方有限,只能在展場觀賞兩三個月,很難擺放在家中。」他認為人像畫是藝術世界中的核心主題。有見疫情期間,很多人寄情山水和死物,缺乏人和人的交流,他盼望藝術家回到人間,讓人類重新面對自己的面容和文化身分。

■藝術家背景

陳朝龍

貴州人,1940年生,曾在貴陽學習繪畫及美術設計。1960年起任職美術公司和貴州省展覽館等機構,1982年移居香港成職業畫家,2006及2009年在港舉行油畫個展。疫情前常組團回故鄉寫生,游走西藏、雲南、四川等地。現為香港油畫研究會創會副會長。

■「陳朝龍神彩」展覽

日期:即日至7月23日

時間:周二至六,上午10:00至晚上6:00周日、一及公眾假期休館

地址:觀塘海濱道165號SML大廈4樓一新美術館

備註:免費入場

查詢:www.sunmuseum.org.hk

文:呂一心

編輯:王翠麗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