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話題:開與不開之間

文章日期:2022年06月12日

【明報專訊】日本鎖國兩年零兩個月後,6月10日正式接受旅客入境,每日人數上限2萬,但諸多限制,除了要申請旅遊簽證,還要參加旅行團。我問日本朋友:「究竟你們是否真的想外國旅客來?」朋友貫徹日本人風格,沒有直接回答,只說:「旅遊業界想旅客來,不過很多人還是擔心新冠疫情……沒辦法,這是折衷吧。」我早料到這樣的回答了。不過,日本人對開關遲疑,真的只是因為疫情?

日本正式開關,雖然首批旅客預料本周才抵達,但日本傳媒上周五已走訪這兩年水深火熱的旅遊業界。2020東京奧運前,不少新酒店落成,殊不知碰上新冠疫情,好些酒店早已捱不住。上周五,羽田機場、成田機場和關西機場的紀念品商店及餐廳陸續開業,準備迎接旅客,期待「爆買」再現,救救營業額。日圓跌至20年新低,不少人期望可以吸引旅客「爆買」。不過,期待之餘亦不無憂慮。《每日新聞》訪問幾個在遊客區經營酒店和餐廳的人,他們都準備好叫顧客消毒和戴口罩的多國語言告示,希望遊客合作,擔心有人不遵守防疫措施。京都伏見稻荷大社附近經營酒舖的老闆娘林久美子明言對開關是「一半是希望,一半是擔心」,做生意固然希望看到城市恢復昔日熱鬧,但也擔心「觀光公害」再現。

觀光立國 vs. 觀光公害

看到「觀光公害」這4個字真是恍如隔世。日本2007年制定「觀光立國」政策,將旅遊業定位為日本經濟增長重心,希望藉着善用旅遊資源,活化地方經濟、創造就業機會。日本配合2020年東京奧運更訂下該年訪日旅客4000萬人次的目標。2020年前在日本各地遊覽都可感到東京及各地方政府在便利遊客上花了不少工夫,有時甚至覺得做得太多了,終日擔心喜歡流連的「老地方」也會有一天遭遊客攻佔(幸好沒有)。我2008年才首次到日本旅遊,之後每年至少到日本一次,感到遊客愈來愈多、酒店也愈開愈多,機場等待入境手續的時間愈來愈長。

雖然「爆買」讓商家賺不少,旅遊業亦帶動地方經濟,但日本人很快便感受「觀光公害」之苦,輿論疫前已關注過度依賴旅遊業的問題。鐮倉和京都這類古都的寧靜都給蜂擁而至的外國旅客打破了。因為小津安二郎的緣故,我每年都會去鐮倉散步,到圓覺寺看看小津的墓,也追尋小津電影的風景。鐮倉近年已迫爆,尤其是火車站附近及知名景點一帶已擠得像旺角銅鑼灣。專攻遊客的商店林立,鐮倉居民的社區也漸被嘈吵的旅客進佔。外國遊客邊走邊進食,甚至拿着飲品走進店舖,叫不少講究禮儀的日本人側目。

至於京都,我10多年前去過一次便不敢再去。後來發現不少日本朋友也是因為外國遊客太多而對京都避之則吉。據《京都新聞》2018年一篇報道,京都居民抱怨外國遊客太多,不少人更覺得旅客把自己家園弄得面目全非,一些簡易住宿如雨後春筍湧現,導致地價上升,也破壞住宅區原有的寧靜。京都市一年的觀光消費達一萬億日圓,但不要以為那些賺遊客錢的店家很高興。一家在清水寺附近的居酒屋老闆向該報抱怨外國客人不守規矩,把精心炮製的飯菜弄得一地都是、高級筷子擲到地上、煙頭踩到地上等。老闆甚至開始以「預約滿了」限制外國人入店。2020年初,旅客開始消失。日本朋友在疫情緩和時去了一趟京都,回來後跟我說:京都終於回復古都氣氛了!想這也是不少日人心聲。

飽受「觀光公害」的不止日本,歐洲的旅遊名城在疫前早已迫爆。人口只有5萬的威尼斯,旅遊旺季每日旅客人次可超過10萬,當地居民早怨聲載道,多次舉行反遊客示威。西班牙巴塞隆拿、葡萄牙里斯本等熱點,商家大手買入民居租給遊客,住宅區變旅遊區,民生大受影響,不時出現居民抗議的畫面,街頭也可見反遊客塗鴉。保育人士亦關注Overtourism的問題,一時間不少輿論都為可持續旅遊出謀獻策,例如開拓更多不同類型的旅遊景點、徵收入城費等。不過未見落實,世界便因疫情停擺兩年。被困了兩年的遊客今個暑假相信會空群而出,這些清閒了兩年的旅遊名城重遇「故人」會擦出什麼火花?不過,美國夏威夷最近已因為旅客蜂擁而至叫苦,當地一名市長甚至開記者會懇求航空公司減少航班。

Cool 變成 Cruel

歐美旅客摩拳擦掌,連韓國也撤銷大部分限制開放旅遊,日本卻似有還無,而且慢條斯理,惹來商界批評,外國人也抱怨指引不清不楚。《日本經濟新聞》社評便質疑這只是有名無實的開關,對經濟幫助有限。一些輿論更扯到排外心理,認為日本根本不想外國人進來。其實,日本在新冠疫情後基本上實施鎖國,連留學生也無法進入日本,政策引來不少人詬病:難道只有外國人才會染新冠?《日本經濟新聞》2月一篇報道指出,去年10月一度超過37萬人擁有日本居留權也無法入境,當中包括留學生、技能實習生等。日本鎖國令不少學生心灰意冷,一些東南亞學生轉往韓國留學。報道稱,日本過往一直打着Cool Japan旗號宣傳,但如今在外國人眼中已變成Cruel Japan。日本鎖國影響該國軟實力,也影響吸納外國人才。日本2月才開始放寬,不過入境人數有限制,6月1日才由1萬提高至2萬。每日2萬人即一年730萬人,雖然解禁意義重大,但跟2019年的3188萬人次相比,只是20%而已。日本政府亦無說明如何逐步減少入境限制,令旅遊業界焦急。

不過,日本嚴格的入境政策卻受民眾歡迎。擔心全面開放入境引起疫情反彈固然是真的,但我想,日本人對疫前的觀光公害記憶猶新也是一大因素:清靜了兩年多突然湧進如狼似虎的遊客,這轉變也可能太大了。

重新接待 溫馨提示

看看日本觀光廳為重新接待旅客印製名為「New Travel Etiquette for Visitors」的小冊子,除了叫旅客勤消毒雙手和保持社交距離,還呼籲乘坐公共交通公具及浸溫泉時避免交談、避免在公共場所喧嘩、避免在繁忙時間出遊、避免人多地方。這些禮儀雖然跟抗疫勉強可扯上關係(說話會噴口水花嘛),不如說更反映日本對外國遊客舉止的溫馨提示吧。

文˙林康琪

插圖˙吳浚匡

編輯•劉子斌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