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城市:改變演唱會經濟模式 粉絲養偶像 睇騷有得say

文章日期:2022年06月12日

【明報專訊】MIRROR將於7月25日起在紅館舉辦12場演唱會,公開售票當日民怨四起,粉絲不滿難以買飛,並只有三成門票作公開發售。facebook群組「我老婆嫁左比Mirror導致婚姻破裂關注組」更宣布因對安排極度不滿,將於演唱會後永久關閉群組。「絕望座位表」其實不是這次MIRROR演唱會才出現,剛結束的張敬軒演唱會、2018年黃子華「金盆𠺘口」棟篤笑的座位表也近乎全黑,即大部分座位不作公開發售。研究流行文化的學者指,香港演唱會公開發售的門票數量少,歸根究柢是因為流行文化產業視演唱會為商機,如果粉絲想扭轉局面,增加粉絲的話語權,就要創建一套新的經濟模式,真正做到粉絲養偶像。

港市場細 演唱會依賴贊助

這次MIRROR演唱會是紅館首次採用實名制售票,粉絲期望能夠打擊黃牛,更容易買到飛。但公開售票當日,粉絲發現依然難買,而網站兩小時才賣出兩成飛。「鏡粉」除了批評網站容量不足、網速慢的硬件問題,更不滿公開發售的實名制門票只佔三成,座位表除了電纜位和山頂位,差不多都是黑格。現時政府規定,紅館及伊館的內部銷售門票比例最高為七成。

研究香港流行文化和MIRROR現象的列斯大學社會學及社會政策學院講師黃培烽指,香港演唱會內部認購門票數量多,是因為主辦方依賴贊助商贊助,「香港演唱會跟商業掛鈎得好緊要,外國都是,但外國不需要用這個方式將收入提高」。因為外國市場大,歌手在每個城市都有歌迷,有叫座力的歌手會舉辦巡迴演唱會。黃培烽現於英國居住,他舉例,英國著名歌手Elton John今個月會在倫敦、利物浦等城市舉辦演唱會,這是他的告別巡迴演唱會,由2018年開始,走訪美國、加拿大、歐洲等地,至今已舉辦百多場,「他都有贊助商,但他靠門票就確保到一年收入,例如今年他跑10個埠,就能預計到有幾多收入」。

但香港市場小,紅館最多也只能容納12,500人,「香港只有幾個場地,場數不多,所以搞演唱會的公司一定要保證平到手,或者肯定到一部分收入才會搞,所以他一定要先確保有贊助商」。除非主辦方在籌辦演唱會前就開始賣飛,但這只適用於小型表演,「例如林日曦搞show之前已經賣了飛,未公開人們已經開始認投,這類才可以大部分門票都公開發售,『試當真』這一類就可以」。黃培烽相信,大唱片公司為了最大化利益,不會採取這種售票方式,而犧牲贊助商龐大贊助費,「自從香港有演唱會的時候,講緊1980年代開始搞幾十場演唱會的時候,公司就把演唱會變成商業行為」。

內部飛太多 實名制難解決

黃培烽說香港演唱會門票多為內部認購的問題一直存在,演唱會主辦方為贊助商預留門票也是慣例,只是因為近年香港人多了聽廣東歌,更多人買演唱會飛,門票開始供不應求,才多了人批評黃牛、內部認購飛太多。李薇婷研究流行文化的資本流動,她也有同樣觀察,「這3年大家說樂壇『回春』,但其實一直都有歌手,香港一直都有樂壇,只是大家不聽,大唱片公司要如何維持收入?就是靠廣告商,靠門票收入以外的其他資本來營運」。過往少人買演唱會飛時,無人相信單靠粉絲買飛能夠養到歌手,唱片公司、演唱會主辦公司習慣與大型贊助商合作,將演唱會當成賺錢方法,不是和歌迷接觸的音樂會。李薇婷說MIRROR熱潮已經稍為改變了這種慣例,「有兩個粉絲專場可能已經是近10年樂壇的先例,我都無見過有粉絲專場」。

MIRROR演唱會另一引起粉絲不滿的售票安排,是倘若想透過非公開售票的方法獲得門票,就要光顧贊助商,如購買人壽保險、過千甚至上萬元的電訊服務計劃,黃培烽形容這種綑綁式消費予人感覺「當鏡粉水魚咁撳」。演唱會內部認購的門票有不同類型,公眾容易買到的是信用卡優先發售,如擁有東亞銀行信用卡可以優先購買張敬軒演唱會門票,或加入歌迷會可以團購門票。MIRROR演唱會引起公憤就是因為內部認購門票的門檻太高,「問題就是市民覺不覺得內部認購的飛也可以讓公眾買到,現在感覺就是買不到,就算歌迷會都買不到」。如果要以合理的價錢、難度買到門票,黃培烽說不能只靠實名制,「實名制會麻煩到真正不肯比更多錢的人,所以要解決的話只能夠取消大量內部認購,但如果你取消的話,我諗好多公司唔肯玩,演唱會公司會反對」。

日韓採實名制 歌迷有着數

香港歌迷以日韓演唱會的售票方式作比較,例如日韓演唱會皆用實名制售票,日本歌迷會會員可以抽籤購買演唱會門票,甚至因應歌迷入會年資分配座位,愈資深位置愈好。張穎麟是多年KPOP迷,更投資韓星在香港舉辦的演唱會,他說歌迷會會員可以優先購票,這些門票佔大約三成,演唱會舉辦當日亦會預留約一成門票作現場發售,歌迷買門票時還要回答與偶像相關的問題,例如偶像拍攝的電視劇名稱,答對才可以買票。雖然韓國演唱會亦會預留門票給贊助商,但張穎麟說根據他的經驗,數量不會太多,只佔一至兩成。韓星來香港舉辦演唱會,張穎麟有份協辦,他指韓國經理人公司會審查贊助商的品牌,「就算SAMSUNG贊助BIGBANG演唱會,贊助商門票都是佔好少數,大約10%」。主辦方也會跟歌迷會合作,讓歌迷會團購演唱會門票。

KPOP演唱會的售票方式看似更粉絲導向,令粉絲更容易買到門票,張穎麟解釋可能是因為KPOP演唱會重視氣氛,「KPOP show有應援口號,我們好介意show氣氛,如果唔識口號或者唔夠high會唔過癮」。他說韓國與香港的分別,在於韓國會看演唱會的都是真粉絲,演唱會中很少出現「路人飯」,韓國經理人公司也會希望演唱會的氣氛好,確保現場多粉絲,而限制內部認購門票數量,「香港將演唱會變成消閒活動,即使我不是MIRROR fans,但我得閒想去睇吓,我也會睇MIRROR演唱會」。

BTS粉絲可影響決定

韓國男團BTS「防彈少年團」紅遍全球,更登上美國流行曲排名榜Billboard榜首。有學者研究BTS現象,指BTS、其經理人公司與其粉絲A.R.M.Y擁有平行關係,和傳統經理人公司與粉絲關係不同,A.R.M.Y可以影響經理人公司的決定。例如A.R.M.Y女粉絲曾批評BTS部分歌詞疑似有厭女傾向,一個月後經理人公司代表BTS發聲明澄清及就誤會道歉;2018年BTS曾邀請日本女團AKB48監製秋元康為新歌填詞,但A.R.M.Y不滿秋元康曾在日本發表厭女及右翼言論,要求BTS取消合作計劃,最後BTS亦取消及道歉。

如果想人人買到飛,李薇婷說最簡單的解決方法就是開更加多場,像張敬軒開夠26場。但如果要從源頭改變演唱會文化,讓香港粉絲與偶像、經理人公司的關係,像A.R.M.Y與BTS般,令經理人公司更重視粉絲,售票方式改為更粉絲導向,李薇婷覺得難度很高。她以MIRROR為例,MIRROR屬商人李澤楷旗下公司藝人,自然要幫李氏集團公司賣廣告,「你有什麼可能跟一個大公司藝人說,你要給粉絲專場,因為大唱片公司不把他們放在眼內」。

資本用得其所 不滿安排不買飛

想改變,李薇婷說粉絲就要更強勢地表達自己的要求和實力,證明有能力養起偶像,「你買個姜濤灣,不如你直接資助他們表演,你買個廣告牌,你啲錢都入唔到姜濤袋,他都是計底薪加佣金」。她舉例,日本粉絲會計算偶像代言商品可以分到幾多佣金,作歌可以分成幾多版稅,再選擇性購買偶像分佣更多的商品,將資本用得其所,「你要說服ViuTV,你嗰套唔得,我哋fans會養佢,如果你唔用我哋想要嘅方法養佢,我哋係唔會埋單嘅」。不滿演唱會售票安排,就以退出MIRO歌迷會、不買演唱會門票的方式施壓,「唔係喎,大國文化可能跟他們解約,解約唔緊要,鏡粉畀,贖番佢張約囉,鏡粉幫他們做PR,幫他們做agent,繼續每一年做生日祭,擺show,紅館book唔到㗎喇無大公司,咁九展囉,(仲有)麥花臣、伊館」,這樣粉絲就能決定門票分配。這是個大膽的經濟模式想像,當偶像的資本完全來自粉絲,就能真正做到粉絲導向,「不是沒有可能買起一個歌手10年,其實有人做,有好多hardcore fans㗎」。

BTS自出道以來,與粉絲關係就比較緊密,因為經理人公司HYBE本身並非SM娛樂等韓國大牌經理人公司。李薇婷比喻HYBE像試當真,SM娛樂像華納唱片,試當真捧紅MC $oHo & KidNey也是類似方式,「YouTuber離開YouTube fans群無人識,但唔緊要,正正係因為咁,他一定要靠跟fans有好緊密的接觸,才可以養得起自己,試當真咪有『認真毛』」。但小型經理人公司能夠捧紅BTS是奇蹟,她說就算認真毛集資支持試當真,最多也只能拍indie電影,不可能媲美迪士尼、漫威,鏡粉想集資支持MIRROR,要有心理準備沒有大公司的資本和人脈,MIRROR很難衝出亞洲。但至少粉絲資本流向偶像愈多,話語權就愈多,「你要計條數畀大公司睇,fans的資本流向,可以代替你跟富通保險的合作,我可以做到贖番我偶像的合約的程度,佢咪唔夠膽」。

【電腦售票篇】

文˙ 朱琳琳

{ 圖 } 資料圖片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