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特區:珍寶海鮮舫手記

文章日期:2022年06月19日

【明報專訊】甚少踏足香港仔,也沒有去過珍寶海鮮舫,但我喜歡聽別人講故事,如果當中沾有一點點傳奇色彩,對方講到繪影繪聲眉飛色舞,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滿足。

相比起珍寶豐盛又華麗的正門,它的屁股更能夠滿足我古靈精怪的幻想。包括後來翻側了在海裏的廚房船,它的鏽迹與不規則,看上去就好像哈爾的移動城堡,只是像很多生命體一樣,在一個階段即將結束的時候,它率先剝落。

珍寶正面朝着深灣,背向利東,在它被拖離的清晨,我在利東邨看着它,身旁的阿叔是利東的居民,比我早到,問我點解唔去拍攝正面。還沒等我回應,他就說珍寶上一次離港維修的時候,他已經鉅細靡遺的記錄過,這次用眼睛看就夠了。我在利東的一小時裏,阿叔重複了三次,是什麼讓他講述着同一個故事呢?

阿叔似乎對珍寶的正面有一種執著,那他為何不去正面觀看呢,我問了這樣的一個問題。他反問我,有看過美聯社攝影記者Joe Rosenthal的《Raising the Flag on Iwo Jima》嗎,這是美軍士兵在硫磺島摺缽山(Suribachi)山頂,插上美國國旗的一張照片。阿叔話,如果自己是攝影記者,一定會去美軍士兵的正面拍,但後來覺得,從背面看歷史事件,是這張照片成為傑作的原因,所以決定仿效Joe Rosenthal,從珍寶的背面見證它的離開。

後來我去了利東邨對面的深灣和南朗山道,拍攝珍寶慢慢被拖離避風港,我沒有刻意去看利東邨,也沒有去看阿叔在不在原位,但離開利東時,我記得阿叔說他的10倍光學變焦手機可以拍到我。

文、圖˙郭浩忠

編輯•利永倫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