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新冠長者性情大變 家人醫護攜手 掃走負面情緒

文章日期:2022年06月20日

【明報專訊】新冠疫情全球爆發,香港也不能倖免。頭四波疫情因嚴格把關,確保了香港安老院舍長者平安和健康;然而,今年2月第五波疫情來襲,安老院舍終全面失守,超過九成院舍爆疫,眾多院友受感染,死亡個案中約55%為安老院長者或殘疾院舍院友。

險些走進鬼門關的康復長者,雖然病毒檢測已呈陰性,卻有不輕的後遺症,除身體不適,還有嚴重心理問題。人是留下來,卻是眾多需要的起點。

我是一名資深護師,在香港老年學會專責安老院舍推行晚晴服務,在此分享一個親身經歷。

隔離10日 開朗婆婆大變臉

「廖姑娘,有家屬搵你,澳洲的來電!」接過電話,對方先自我介紹,她叫咪咪,移居澳洲多年,來電求助。咪咪的母親陳太今年87歲,多年來居住在一間質素很好的安老院舍。她沒有嚴重疾病,平時用扶行腳架協助行動,意識非常清晰;至今年3月中出現咳嗽,經檢測證實感染新冠病毒。陳太被送入院舍另一樓層,隔離了整整10日,轉為陰性後才送返原本房間。

陳太以前開朗活潑,沒想到經染疫隔離後,性情行為起了很大變化,像變成另外一個人。她變得驚青、瞓唔安坐唔落、無信心、無心機、䒐䒏、恐懼、失眠,進食時又覺得鯁住喉嚨。雙腳更因乏力而曾經跌倒,幸無大礙。

她每天與子女通電話時都哀聲嘆氣,「自己無用,死了更好」;有時候說「死啦,死啦,我以後再染疫,就行唔到㗎喇」!如果是親戚朋友來電,她的態度稍為溫和些,但仍不時抱怨:「個心好煩,好陰功。」家人懷疑她有創傷後遺症或抑鬱症,希望找專科醫生檢查。

我向咪咪仔細解釋,老人家面對環境轉變,適應能力相對較弱,而感染新冠的病人需要一段時間康復,才可回復正常生活,所以陳太的焦慮及情緒低落應屬暫時情况,可能找老人科專科醫生較合適,並建議她與家人商量後再決定。

我之後充當接洽人,與咪咪在港的弟弟大偉聯絡。4月初,陳太短暫離開院舍外出見醫生,算是丁點的社交活動,能夠呼吸一下外邊空氣,也可紓解內心的鬱結吧!

醫生:心理狀况比身體差

老人科專科醫生評估結論是:心理情緒狀况遠比身體情况嚴重。陳太訴苦失眠令她非常困擾,又自覺患病成了子女的負累。作為母親的醫生,以自己角色給予同理心回應,讓陳太稍感抒懷。

除了提供心理支援之外,醫生也處方鎮靜和安眠藥物,協助婆婆安定情緒和改善睡眠質素,另寫了一封信給醫院管理局社區老人評估小組跟進。同時,醫生建議院舍社工跟進輔導工作,幫助陳太盡快走出因社交孤立而導致不安的憂鬱情緒。

幾天後收到咪咪來電,感激母親得到及時有效的幫助。她服用安眠藥後睡眠有改善,晚上9時多上牀,半夜2時起牀,比以前已是很大進步,婆婆當然希望一覺睡到天光。

5月初咪咪再次來電,查詢為母親提供情緒輔導的資源。因為她睡眠雖有改善,但恐懼感、無信心和走路乏力情况沒有明顯進步。近期家庭又發生一些情况,導致母親心情不佳,咪咪不確定問題出自家庭原因還是新冠後遺症。

按陳太情况,似乎是新冠病毒後遺症徵狀。醫生建議一些復康運動,並協助院舍同事和家人明白陳太的情况,提供支援。

人是互動的,當院舍同事和家人了解到情况,就能夠諒解陳太為何會出現這些行為和情緒,亦懂得回應她的想法和情緒,對其康復十分有幫助。

文:廖進芳(香港老年學會賽馬會安寧頌高級經理(能力發展))

編輯:朱建勳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