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roullec Brothers走上藝術路 設計師展開第二人生

文章日期:2022年06月22日

【明報專訊】與法國殿堂級設計組合Bouroullec Brothers相約訪談,心血來潮以Design and Stability為主題邀約。一來是世界受到疫情及俄烏戰爭影響,二來Bouroullec Brothers成立了廿多年,Ronan和Erwan兄弟二人亦踏入40至50歲的新中年,都是Age of Uncertainty。雖然仍以組合示人,但他們近年有不少分開的創作,今次也是分開接受訪問。二人談起其中年轉向,各自展開藝術家的不確定人生。

Erwan:設計講求精準 藝術能直接輸出

訪問時先見面的,是比Ronan年輕5歲的弟弟Erwan Bouroullec。他笑說︰「假如將我們放在一起,我們會因為鬥氣而給不同答案,但我們分開訪問的話,答案或多或少會相同。」

為了專注個別項目,Erwan與Ronan在設計室建築群內各自有個別的工作空間。兩兄弟近年的設計及藝術項目方向亦有不同。這種分野,該可從他們的設計習慣看到,Ronan愛在紙上作草圖,弟弟Erwan則用電腦繪製設計圖。談及整個工作室的設計哲學時,Erwan說︰「工作室強調設計是社會上一個簡單而強大的角色,將社會各種細小的禮節(protocol)結合融入,將不同人以某種方式連成一體,支撐人類文化發展。另外一點是,讓工業生產變得更成熟。不少設計需以量產方式生產,形成一個悖論——到底設計是為巿場而設,還是因為生產商遷就生產的限制?設計作為產業,需作多方面平衡,包括推動經濟發展,創作出正確及真正貼合社會所需的設計。」

由設計電視界面到編寫程式

Bouroullec Brothers二人在設計界有平穩發展,但看到設計未能滿足自己。在疫情期間,Erwan的最新興趣是編寫程式。「這興趣始於當年為Samsung設計智能電視時,需要設計使用界面,重要程度不亞於外觀設計。設計其實與編寫程式相近,講求定立規則和重複步驟,特別是在生產流程的部分。編寫程式時可加入隨機編碼來改變流程,如刻意的錯誤編碼,來製作意想不到的效果,例如質感。現時世界按大數據運作,如能更了解這種工具運作,或者能進一步了解世界。」

設計電視時Erwan並沒有親手寫程式,後來才學習寫程式,並將程式技術用作自動繪圖工具。他首個程式繪圖藝術作品,是為設計雜誌Wallpaper*做的Handmade展覽,與法國刺繡工坊Lesage Intérieurs及布料生產商Kvadrat製作雙面刺繡The Veil,將繪圖程式與刺繡結合,以刺繡組件如珠片等與像素作對比為本。他亦設計出以網絡為靈感組成的網狀圖案KREO、以天際圖片色調為database的Skyline,圓圈及綠色圓點互相迴避的The Wanderer。另外也有布料作品,如以顏色佔領不同空間形狀的Risk Knit,及將大自然圖片的色組放大的The Impossible。不少程式及作品,都是在疫情期間製作,特別是The Wanderer及Risk Knit以接觸與迴避為主題,而The Impossible則以回歸自然為中心思想。

不少尊崇藝術的法國設計師近年都在中年轉身,以藝術家身分展開第二人生。Erwan說︰「設計大都講求精準,而且產品研發期長,讓不少設計師想要設計以外的創意輸出。藝術的好處是能直接輸出,亦少了設計在經濟上的限制,比呼應時代的設計更永恒。我們都喜愛實用的設計,但在設計時少不免要處理成本、巿場,這些條件大大限制了創意。我從事設計25年了,少不免感到沉悶,需要跳出現有軌迹。」Erwan Bouroullec的Drawings With Numbers系列藝術作品,或因為自身的名氣,又或是作品本身,近年亦不時受到設計公司垂青,如將圖案化為布料,亦有在藝廊展出。

Ronan:繪畫成救生圈 像朋友伴成長

以紙筆設計 着重人性化

假若設計手法能反映性格,較早投入設計界的哥哥Ronan比弟弟Erwan更「人性」,如看看他仍以紙筆作設計,便是其中一個特質。當然,兩兄弟都很着重人性化,但取向不同。Ronan的性格較纖細,Erwan相對實事求是。Ronan說︰「我是對自己充滿懷疑的人。我自小時候便追求某些東西,如美感、細緻、魅力等,過程就好像發夢一樣,嘗試觸及某些不可能觸及的東西。我並沒有所謂的設計哲學,反而是依直覺設計,不喜歡重複,而是按不同情境(context)設計,找出最好的答案。我十分喜愛工藝,亦希望能設計出人人用得到的東西,所以限量工藝的作品又或是大眾化的設計,我都喜愛創作。這個世界是一個很大的調色板,如何取得平衡,例如色調,便是設計師的責任。但我不太喜歡有太多個人哲學的人,因為這些人大都過分自信。我更相信的是,每個人都會按情况研究出新的解決方案。」

疫下繪畫對抗情緒低潮

Bouroullec兄弟的設計大都十分簡約,Ronan自小亦喜愛信息精練的作品,如言簡意賅的幾何線條,比複雜的設計更有力。「我亦會到意大利看巴洛克時期的作品,了解以另一方式創作的作品。但我的表達手法仍以精練簡約為本,如為Artek設計的Rope Chair,是一個十分簡單的設計。作椅柄的繩子,由前方椅腳延伸,效果看似由簡單線條繪畫而成。」

性格細膩的Ronan,在疫情期間受到不少心理衝擊,讓他感到沮喪。「我十分喜愛有人包圍的空間,如設計工作室。每朝醒來有新意念時,第一件事便是找我的助手,按草圖製作試樣。我非常喜歡同時參與多個設計企劃的充實感覺。疫情是我首次停下來的時期,唯一可以做的是不斷繪畫。當然繪畫是我人生的重要部分,但這段時間是我首次每天不斷繪畫,為我帶來歡愉的感覺,那時我非常掛念在工作室及與助手相處的時光。」

整個期間,Ronan創作了約200多幅作品。「回看當時的作品,有部分很好。但只有工作及發表作品,才能讓我對抗情緒低潮。我與弟弟不同的是他可以不停學習,來度過較為『抽象』的生活,我則需要每天創作及實踐設計,為自己帶來腎上腺素。我很能感受到疫情對自己的影響,我本身有幽閉恐懼症,但在疫情期間只能關自己在巴黎一個細小單位,雖然嘗試以繪畫走出現實困境,但仍感到困難重重。同為設計師的太太與我希望能幫到鄰里,但亦感到疫情下的貧窮及困難。我們不時與工作室的員工聯絡,確保他們安好。」

畫作是尋找自己過程

相對其設計,Ronan的藝術作品較為「抽象」。「設計與藝術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思維及手法。設計是一門充滿限制的學問,需要好的答案解決問題,在多方面如產品大小、價格等作平衡,在詩意與定價、美感及耐用程度取捨,需多年經驗方可。藝術則完全不同,毋須仔細規劃,如我們眼前的粉紅色畫作,我在畫紙的中央畫下一條線,然後逐筆加上,並無特別形態可言,較似將不同東西加疊。我不覺得自己的畫作抽象,只是一個尋找自己的過程,嘗試分析自己的作品來了解自己。在鄉郊長大的我,自10歲起便開始畫畫,特別是孤獨的時候,繪畫成為我的救生圈,像朋友伴我成長。」

設計能在混亂中尋找和諧

Ronan的世界觀,也可在他的IG看到。出版社Phaidon將會將他過往8年的IG上載結集成書,當中可察看到他的心路變化。「20年前我並沒有發表繪畫作品,近年才透過不同媒介如展覽及社交媒體展出部分作品,得到不少人關注。大都是在私人時間及空間如下班在家時繪製,並非在經濟壓力下的製作。透過自己的作品,能看到我其實是個亂糟糟的人,與別人對我十分平靜的印象大不同。我只是一個迷失自我的笨蛋。我相信設計能在混亂中尋找和諧,對生活在亂世中的我們來說是十分重要的事。至於步入50歲,我會界定所謂的危機為有趣的東西,只是需要重新調整,特別是世界變得混亂、受疫情影響下,取得另一種平衡。我個人最大的感覺是,仍能艷羨其他人與事,是生命中最大的動力。」●

文:Dawn Hung

美術:謝偉豪

編輯:陳淑安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