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窺癖達人} 陳效能 不問意願 隨手影已是偷拍

文章日期:2022年06月26日

【明報專訊】早前有醫生在Telegram群組發放偷拍的女子內衣照及性愛片,辯方求情指情况如管有色情光碟,裁判官則指不能類比,以不雅照片威脅如勒索,明言會判監。一直以來偷拍案時有聽聞,包括偷拍裙底、偷拍更衣室、偷拍性愛片段,Telegram群組亦充斥女性走光相。嶺南大學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副教授陳效能稱,無論是否跟性有關,隨意拍照,而不理會被拍攝者的意願,是社會根深柢固的文化。偷拍不是小事,而是違背對方意願的性暴力行為。

偷拍者心態 未必全因「鹹濕」

根據警務處資料,警方於2015年至2019年間接獲涉及公眾地方偷拍猥褻照片的個案,每年平均約為300宗。陳效能於2019年至2021年,與明愛朗天計劃合作,訪問50名曾偷拍裙底的男士,研究偷拍者的心態,探討如何預防偷拍行為。大眾或以為偷拍者目的是出於「鹹濕」,陳效能發現雖然最初的偷拍原因多與性有關,但後來偷拍漸成為偷拍者紓壓的生活習慣,「他們好多都說影了都唔睇,影到就算。有時影得唔靚啦,矇查查,好多偷拍者都說上網找的清楚好多,靚好多」。偷拍者說偷拍能在短時間內帶來很大滿足感和刺激感,只要第一次沒有被人發現,大多數受訪者都會再試第二次、第三次,有受訪者偷拍了十多年,相片數量達幾TB。

研究對象:首次偷拍出於無心

「他們描述是一樣好隨意的事,行過見到,好吸引喎啲女仔,咁就心血來潮,『貪得意』,他們用這些字眼。」網絡上輕易就找到大量偷拍女性私密部位的照片,也令他們覺得偷拍這個行為很普遍,很平常,是小事,甚至非常容易,「有一個受訪者說,他第一次偷拍不是特登,他搭緊巴士,不知道開了手機相機,有個女仔繞過他落車,他回家看到有條片,原來女仔行過時手機影到她裙底,然後他就有如開竅,原來咁容易」。偷拍者大多輕視偷拍的嚴重性,也輕視被發現偷拍的後果。陳效能問偷拍者有沒有想過被人發現會如何,大部分都說沒有,「有一個說他真的有諗過,『如果畀人捉到,咪同個女仔求情,同佢講會delete相囉,應該都會放我走㗎喇』。他們想得好簡單,好像撞到你,不好意思,這樣就ok」。

結果當然不會這麼簡單,這些偷拍者如果被人當場發現,旁觀者會捉住他不讓他逃走,要求看他的手機,圍着他的人或會拍下他的樣貌,之後等警察來到落口供,偷拍者要親口跟家人交代自己偷拍被捕,或需陪同警察回家搜證,「他們沒有想過家人知道之後幾咁傷心,幾咁失望,有些家人完全不能夠理解為什麼他做這件事;與太太關係破裂、離婚,或者他有小朋友,他面對不到自己的小朋友,可能有個青春期的女兒,他完全面對不到。一件他看似好小的事,完全沒有想過會咁大鑊」。有偷拍者失去工作,或因找工作時要申報自己有沒有案底,而十分焦慮,擔心自己日後再也找不到工作,或因為有案底不能移民。

社會文化輕視偷拍

偷拍者之所以覺得偷拍裙底是小事,甚至沒有想過偷拍會帶來如此嚴重的後果,陳效能認為跟社會文化普遍都輕視偷拍有關,「社會其實有一種文化,每個人都在縱容、容許偷拍」。偷拍不止是偷拍裙底、更衣室設偷拍鏡頭,還包括行街見到別人的狗很可愛就偷偷拍下,遇到明星又偷拍,上課偷拍同學、老師,偷拍別人樣貌再放上網上討論區取笑。沒有經過別人同意,隨意拍下別人的樣貌、身形甚至私密部位,是偷拍裙底背後更根深柢固的文化框架,「從前比較多人看八卦雜誌的年代,現在網上都有,偷拍名人的私隱或者走光相,這類文化已經存在了二三十年不止,當是一種消遣、娛樂」。陳效能訪問的其中一名偷拍者也提到自己除了影裙底,還會影很多其他東西,「『擺設靚我又會影,旅行我又會影。』他的意思就是,我不是一個淨係影裙底的人,我什麼都會影,似乎是合理化他隨意影,或者偷影這個行為」。

很多人合理化偷拍的理由,是基於一種錯誤的假設,覺得對方「預咗」。「影裙底相,或者(公眾地方)性行為,公眾好多時討論就是,你畀得我睇,你在這個地方這樣做,就預咗人睇㗎啦;你預咗人睇,你就預咗人影㗎啦;你預咗人影,就預咗畀人擺上網㗎啦;你預咗畀人擺上網,你就預咗畀人講。」於是結論就是,你著得暴露,就要預咗被人望、被拍照放上網,即是你不介意被偷拍,「這樣就是跳晒step」。陳效能說中間有很多層步驟都需要獲得當事人同意,首先就算女生打扮性感,她願意被大眾欣賞,也不代表容許你拍照,就算她容許你拍照,也不代表容許你發布,每一步都需要詢問對方意願。

港人對性暴力理解狹窄

現時的公共教育和性教育都缺乏對意願的認識,更甚少教導意願的重要性。因為性教育是校本課程,學校可自訂教材、範疇,在現時課時緊張的情况下,主流學校安排教授性教育的課時偏少,內容亦較保守,多數以介紹青春期身體發展、如何避孕、進行安全性行為為主,甚少涵蓋認識不同性傾向、如何建立關係、性行為中意願的重要性等。香港人對性侵犯、性暴力的理解也較狹窄,以為一定是牽涉暴力的性行為,像是女生深夜走在街上,被陌生男子蒙嘴非禮強姦,「我有問受訪者,你覺得性暴力、性侵犯是什麼,他們普遍的理解都好少,係咪即是發生性行為的時候會有肢體暴力、SM呀?或者性虐待是否就是性暴力,或者性侵犯一定要有插入才是侵,侵入呀嘛」。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性暴力為「在任何地點發生的由任何人強行施加的性行為、性行為企圖或其他直接針對他人性特徵的強迫行為,而不論該行為人與受害人的關係如何。它包括強姦,其定義為使用暴力強迫或其他強制方式,用陰莖、身體的其他部位或物體強行插入陰部或肛門;強姦未遂;不想有的性接觸和其他非接觸形式」。簡單來說,即是不理會對方的意願,而侵犯他人身體的自主權。陳效能解釋,性暴力的英文原文是sexual violence,「violence其中一個意思就是violation,violation就是越過了一些界線,你violate了一些rule,跨越了一些不可以跨越的東西,就是consent、他人身體的自主權,我有權決定我的身體發生什麼事,而不是你想摸我就可以摸我」。

性暴力在香港十分普遍,陳效能在大學教授性別議題,不少學生在功課中或私底下都跟她透露,自己曾遭遇性騷擾,被非禮、威嚇。她自己亦多次遇到性暴力,「跟好多香港女性一樣,我小時候都試過被非禮,不止細個,大個都試過,都是比較輕微的碰撞,如碰撞到胸部」。她也遇過露體狂,「除咗條褲望住你,在隧道、街都試過,天台又見過,我見過好多次,有些還在你面前自慰」。十幾歲時的她不理解為什麼有人會做這些事,年紀漸長時才開始感到憤怒,覺得被羞辱。她強調,自己不是因為這些經歷留下心理創傷,而研究性別議題,只是這些經歷和觀察顯示性暴力十分普遍,與背後物化女性、覺得女性身體是被消費的性文化有關。

影像性暴力 遺永久傷害

隨着智能手機的出現令拍攝更方便,偷拍變得更容易。偷拍是侵犯他人身體的自主權,也是性暴力,準確來說是影像性暴力。影像性暴力雖然沒有直接接觸身體,但對受害者的傷害也十分深遠,試想像,自己的私密部位被偷偷拍下,再被上傳到不同網站,被千百萬人看過、留下副本,永留在網絡世界上,不會消失。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提供「Ta-DA 下架支援」,協助影像性暴力當事人向網絡平台檢舉,和要求移除未經其同意下被散佈的私密影像,亦有成功例子。但受害者仍有可能留下心理陰影,對其他人、對社會的視角從此不一樣,「尤其是現在的revenge porn,關係好的時候拍下,跟住反面,周圍send去公司、你仔女、擺上鹹網,會令人與人之間嘅信任減到好低,這種傷害是永久,可能你永世都不敢讓鏡頭對住你」。

立法以外 教育大眾也重要

《2021年刑事罪行(修訂)條例》去年10月生效,新增窺淫等罪,以遏止影像性暴力,包括未經當事人同意,偷拍私密影像、將樣貌移花接木至色情影像等性罪行。以前偷拍裙底只能以有違公德的罪名起訴,陳效能認為新法例有助釐清性罪行的定義,令社會明白偷拍是窺淫罪,是性罪行,是社會不接受的,後果嚴重。但除了立法,由教育做起,改變社會文化更重要,「譬如強姦、非禮罪設立好多年,但強姦案的定罪率很低,受害人的報案率都很低,你有法例,但文化不是站在受害者那邊的話,受害者就會對企出來有點卻步」。受害者多因為怕講出來沒有人相信、搜證困難告不入,而寧願把秘密收在心裏。去年案件有男子自稱「TB」(tomboy),使用女同志的交友軟件結識女同志,被指控涉強姦及非禮,法庭最後裁定罪名不成立,當時社會亦有聲音質疑女同志,指她不可能辨認不出被告是男性。

Say no對象 不只限色狼

陳效能認為社會需要更多關於意願、性暴力的討論,讓社會意識到性暴力的後果,偷拍也可以很大件事,不應該「預咗」對方容許你的行為。當事人亦要學懂say no,不單是對色狼,還有追求者、男朋友甚至丈夫,「香港的色情文化,好多AV都會把女仔say no變成say yes的前奏,你say完一輪no之後,其實你是say yes的,不過你扮矜持啫,所以教育在現實生活中要抗衡這件事」。無論對象是誰,未經同意的性行為就是性暴力,意願可以隨時給予和收回,「你跟我去唱K,你和我坐得咁埋,我講笑話你笑吖嘛,我叫你上的士你上吖嘛,就覺得可以進行性行為,覺得好理所當然。但當對方說不好,就覺得搞錯呀,你一路都OK,點解𠵱家可以唔OK,但就是可以唔OK」。

當愈來愈多人談論女性主義、性別平等議題時,另一邊廂,網路上也出現「女權L」、「女權自助餐」等言論,批評女性主義者藉平等主義追求特權。「這類講法是因為社會現在對某些階層、某些種類的男性(有既定期望),他們的生活不是太容易。」因為儘管提倡性別平等,社會文化仍期望男性的收入高過女性,要養妻活兒,同時女性地位、收入提升,男性要滿足社會期望就更困難,「有些東西改變了,但另一些沒有變的時候,就會容易有矛盾、衝突」。若社會有更多與性別有關的討論、教育,陳效能相信也能夠減低「女權L」這些較偏激的觀點,「偷拍都是,我跟明愛朗天計劃的目的其實都不是如何杜絕這件事,將這班偷拍的『變態』男人變返正常,我們是要理解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做,你理解了,會明白其實他們都是受害者」。

文˙ 朱琳琳

{ 圖 } 朱安妮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