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換身分 塑造角色 變裝舞會 以藝術表達自我

文章日期:2022年06月29日

【明報專訊】每逢6月,世界各地街頭紛紛掛起彩虹旗幟,以各類活動慶祝同志驕傲月(Pride Month),當中不難發現drag artist(變裝人士)的蹤影。變裝文化由來已久,例如莎士比亞時期已有男扮女裝的表演,中國粵劇亦早有反串角色。有本地drag團體最近舉辦工作坊,介紹變裝文化及化妝技巧,鼓勵參加者在過程中打扮成截然不同的自己,發掘、學習了解和接納不一樣的自己。

本地drag artist、Drag Jam負責人之一Wilson,接觸變裝文化約有4年。他認為不同年代不同地域也有變裝文化;但近年drag變得相對普及的轉捩點,是1969年在美國紐約發生的石牆騷亂,令drag由地下文化慢慢浮現於社會大眾眼前。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報道,早於1869年的紐約哈林區已舉辦第一屆的「酷兒變裝舞會」,隨着1969年美國同性戀解放運動開始,變裝舞會亦成為自我表達的場地。2009年,美國電視上更出現變裝比賽真人騷RuPaul's Drag Race,令更多人接觸變裝文化,甚至引起觀眾對drag queen(變裝皇后)的追捧。

「任何身材樣貌都可成為queen」

時至今天,drag文化逐漸演變成藝術的自我表達,不如過往簡單所指男扮女或女扮男的表演形式。「每個人的表達都不同,可以穿著如外星人般,像一個living walking art piece (有生命、行走的藝術品) 。」Wilson表示自己多以drag artist而非drag queen自稱,因drag queen容易予人高高在上、教人臣服的距離感,而他只想當一個貼地的表演者;drag queen很多時會穿上假胸、營造纖腰效果,他卻堅拒如此打扮,認為「任何身材樣貌都可以成為queen」。他分享drag有多種造型,以drag queen為例,常見有穿著以時尚、盛會及藝術品為主題的打扮,較不常見的就有雌雄難辨、模擬藝人及帶有鬍子的造型。

「Drag不一定要唱歌,任何形式的表演,甚至乎只來enjoy the party都可以。」Wilson續說,例如疫情前曾在酒吧舉辦drag jam live活動,每人有表演時間,「有人彈結他,有人朗讀自己寫的詩,有人做棟篤笑,亦有人只和朋友玩drag看表演」,大家來party做自己想做的事,沒有限制。他表示每次舉辦活動亦有drag的主題,如rock & roll、沙灘主題的party等,參加者可按主題drag up,或隨心穿著亦可。

擁抱自己柔軟一面

就算不熟悉drag文化的人,對drag queen一詞相信亦不會太陌生,但大家又曾否聽過drag king(變裝國王)一稱?Drag Jam成員Sarah Chua,在香港玩了半年drag king,她說香港玩drag king的人少之又少,一開始玩drag是由朋友介紹,相約drag up看Wilson參與的show,認識了他。Wilson隨即說:「任何人都可以做drag,但有些人跳出來就好像有一團火或光,Sarah是其中一個。看她表演,覺得好自由好正!」二人繼而談起各自的「第一次」。

Wilson第一次表演drag,是被來自德國的伴侶推上台。「當時感覺好奇怪,在表演過程的5分鐘,我好像完全blackout,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後來回看影片時他一直想:這個人是誰?為何可在地上跳舞,爬來爬去接近5分鐘?Wilson說平日的自己連10秒也做不到。他形容變成自己塑造出來的drag角色Muschi感覺就如superhero,轉換了身分,覺得很多事都可表演出來,「從未試過這樣100%做自己!」本身是時裝設計師的他平日多為別人設計服飾,「但做drag時,我可以幫自己做衫,揀音樂跳舞,跳舞動作由自己選擇」,他形容Muschi亦是「最100% creative的自己!」後來伴侶鼓勵他繼續玩下去,一開始Wilson亦避忌,認為男扮女好像「好乸」,玩drag造型太誇張。但伴侶反問:「為何你會介意圈內的人特別feminine?當你恐懼自己柔軟的一面,很可能是自我恐同。」這番話令他醒覺,他從沒想過會自我恐懼,而「drag正是一個很好的渠道,讓男孩子能擁抱自己柔軟的一面」。4年間Wilson見證Muschi的成長,看着他如何勇敢做自己。

不只是去party影張相

比起Wilson,Sarah第一次表演則沒那麼「狼狽」。她數年前從新加坡來港進修舞台設計。有13年舞台經驗的她熟悉表演程序,第一次drag king表演更是由化妝、服裝、道具製作,以至揀選音樂及劇本編寫都是一人包辦。「做drag king跟其他舞台表演感覺不同,drag king是扮演『自己』,但又有一部分與日常生活的自己不一樣,令我嘗試推進自我界線,發掘更多平日很少機會接觸的面向。」她表示:「當初創造drag king角色Jamie Blue時,角色與真實性格相差不大,希望透過角色以不同形式表達自己,為自己喜愛的顏色『blue』增添一份快樂感覺。」

Wilson聽後忍不住說:「我很佩服Sarah的勇氣」,因為她是Drag Jam現時唯一的drag king。「在香港有很多禁忌,例如性、gender等話題仍未可公開地討論……在香港玩drag就像是一個cheerleader,如果這是一場戰爭,我們就像站於最前線,就如爬龍舟的鼓手角色一樣。每個drag artist背後都有自己的故事,在他人眼中我們就像只是去一個party影張相,但對我們來說,都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

文:植蔚卿

編輯:陳淑安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