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樂隊逃離主流 演繹音樂另一種可能

文章日期:2022年07月01日

【明報專訊】藝術常分為主流和非主流,主流藝術因應市場不時要作一定調整,一些不順應主流創作的人會走出自己的風格。今次要說的便是香港的indie band。何謂indie呢?大家都各有標準,以流行與否或者商業與否去界定,大體可以指一班音樂創作者,沒有經紀公司的支持,自行分享音樂。這群主流以外的音樂人,對音樂的純粹和熱情,打動了不少尋求新刺激的聽眾,令更多的人開始了解這些被忽略多時、較為冷門的好音樂。當不用受到大公司和市場制約,音樂可以變出什麼花樣?以下介紹的是香港獨立音樂團隊Beat Friday、宇宙幽靈、Kowloon K的故事。

Beat Friday:音樂去「中心化」

在網絡盛行的時代,香港的indie band可以不用受大公司束縛,能夠在網絡平台上發表作品,只要對音樂有興趣,便能開一個channel,說自己的音樂,催生了多元的音樂生態。3隊風格形式各異的樂隊同在今年4月的「搶耳音樂廠牌計劃」裏奪得獎項。「搶耳音樂廠牌計劃」由文藝復興基金會於2016年創立,在indie音樂界裏是其中一個具有影響力的比賽。計劃以透過比賽,為有志於獨立音樂的人士提供從「實戰」中獲取表演經驗的機會,也讓觀眾認識小眾音樂圈,豐富香港音樂產業生態。「搶耳」一類的比賽,正好為成熟的音樂人提供與大眾接軌的平台,令他們可以將興趣演化成事業,甚至更長久的發展。

Beat Friday於比賽中以其獨特的音樂風格,奪得「搶耳創意獎」。樂隊起初只由INK一人創立,後來他因為參加了本地音樂人才培養計劃「埋班作樂」,認識現任成員,包括負責唱歌、作曲的大頭,以及填詞的陳嘉朗。

Beat Friday起初僅僅是INK逢星期五分享自己創作音樂的平台。INK分享,某天看到日本職人重複鍛煉技術的影片後,便希望通過在音樂上實踐這種反覆磨練,定期在星期五發放新製音樂,尋求音樂新的可能。說Beat Friday是一個樂隊?3人卻認為是一種concept,不一定是3人的團體,可以包納多人,甚至任何人的參與,做到音樂的去「中心化」,沒有誰是Beat Friday的主體。陳嘉朗補充,填詞人的身分非常曖昧,不在樂隊成員之中,只是協作的崗位,Beat Friday的概念重新將填詞人的崗位納入為製作音樂的團隊一分子,慶幸自己成為Beat Friday的成員。

沒有副歌主歌之分 歌詞只出現一次

Beat Friday的整個音樂製作,先由INK作了一個beat,到大頭作曲,再到陳嘉朗填詞,都是獨立的創作,三方都不干預大家。陳嘉朗指Beat Friday的創作限制極少,隊友不會「叫他寫什麼」,相比商業音樂的填詞,需要出現特定主題或字眼,自由度大了不少。大頭也指Beat Friday大部分歌曲都帶有沉溺和迷惘之感,或許不是大眾喜歡的口味,但他作曲是會將當下的情感如實呈現,也是社會其中一個側面,真誠而磊落。INK說:「如果做創作,有人想掣肘或是想控制方向,往往因為這種掣肘令到成品變得公式化。Beat Friday的想法是,我做完這個部分的音樂,交給下一個時,我不會知道歌會變成怎樣,每一次出來都會很特別。」整件事完成後,INK看到由自己最初寫下的beat,變成另一種模樣,卻又帶着一點點原本的影子,他們的歌是發展出來的。

Beat Friday的歌,大多都是2分鐘,結構不像流行歌般有副歌主歌之分,歌詞也只出現一次,沒有重複,和主流歌曲製作有好大分別。逃離主流,也是Beat Friday另一個核心的想法,希望為觀眾提供一個新的音樂經驗。INK更說,如果詞只得一句,而有創作者的原因,這件事都成立。陳嘉朗也指,他們希望音樂可以分享給大眾,而非取悅他們。大頭續稱自己演出後,不會和樂迷說話,唱完就走,僅僅是想觀眾留意音樂本身,「我有自己想表達的東西,記錄事件和情緒,如果要以大眾品味作為目的,就會違背我們的初衷」。或許正正是因為這種無限大的包容,Beat Friday才能走出自己的路,寫出音樂的另一種可能。

INK說:「希望大家看完20分鐘的表演,你會有感覺,不用我們刻意解釋什麼。」●

宇宙幽靈:拋卻文字 玩轉純音樂

要數香港獨立音樂,其中一隊十分獨特的,便是宇宙幽靈。他們玩純音樂,剔除歌詞,5名樂手上台,以琴、結他、貝斯、小號和鼓表演音樂,雖沒有文字語言,但依然可以傳達內心的想法給聽眾。

宇宙幽靈的得名是源於他們第一首歌Phantom,歌名帶有幽靈的意思,而在商談歌名時,因為開會地方,亦即成員Ceci的家太混亂,被其他成員取笑「宇宙垃圾」,靈光一閃得名「宇宙幽靈」。宇宙幽靈的成立,也是緣於「搶耳」,不相識的樂手們,因為結他手Dimitri想參加比賽而「friend搭friend」組成了樂隊,更奪得了「搶耳大賞」,儼如黑馬。

拋卻文字,只專注音樂的背後,原來是宇宙幽靈認為文字為溝通設限。Dimitri表示:「如果不是那個民族,便會不理解那些特定語言的語意。我希望全世界都可以聽得明我們的音樂,不用理解文字背後的意思,也可以享受音樂。」Bass手Lister續指,他們希望聽眾可以將專注力投放於音樂本身,音樂本來也有其情緒,歌詞只是其中一種表達情緒的方式。不知何時,當代人聽音樂要附上詞和解釋,價值才得以體現,鼓手Bao認為:「其實現實生活中有不少純音樂,但大家將它忽略,只視為一個background。我們嘗試將這些放在廁所的背景音樂,重新放上舞台。」

宇宙幽靈的創作,正正因為只用樂器傳遞音樂,而和傳統的band有所分別,他們沒有主音或特定負責的部分,樂器和樂器之間會互相配合,得到一種微妙的平衡感。Dimitri比喻宇宙幽靈的音樂就像一同繪畫一幅畫,由他起稿,各人填上自己的顏色,也關心別人的設計,令到整幅畫變得和諧完美。●

Kowloon K:開心方式表達沉重東西

Kowloon K成立於2019年,名字是粵語「求其啦」的諧音,從名字便可以看到他們獨特的幽默感,在「搶耳」中獲得「搶耳觀眾獎」,人氣可說是比較高。Kowloon K的歌偏近City Pop、Jazz Pop,他們定義自己為Sophisticated Pop,希望在Pop這個類型裏多作嘗試,加入不同元素,可以實驗不同風格。

Kowloon K的歌大多都是關於生活現實、對生命經驗的思考,好像《為何不一了百了》,就是對臨死前一刻的想像,反覆思考人存在時可有的選擇。而主唱Charlie主導了歌詞和歌曲主題,她會將demo分享給其他4名成員,再由他們合力完成音樂部分。Justin表示,Charlie只會在心情不好的時候寫歌,有些歌很沉重,到了其他成員手上,他們反而沒有怎樣理會歌詞,jam了另一首輕快的歌出來,是一個非常即興的創作方式,「我們的歌往往是說沉重的東西,卻以開心的方式表達出來」。這種強烈的反差感,令歌曲既貼地又帶有玩味,受到不少樂迷喜愛。●

文:楊喜盈

美術:張欲琪

編輯:梁小玲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