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青:誰有「審判」的權力?

文章日期:2022年07月01日

【明報專訊】一連看了兩齣高先電影的新戲,分別是《伊朗式審判》和《前科者》,皆與法庭的權力、犯罪者及其身邊人的未來有關,值得一起討論。

伊朗電影《伊》,故事關於女主角米娜.艾貝利的丈夫含冤之下被判處死刑,米娜投訴判刑法官期間,認識一名自稱是丈夫舊友的男人,兩人發展出微妙關係。而日本電影《前》,對很多人而言最大賣點是有村架純主演,她在戲中飾演保護司阿川佳代。日本的保護司是幫助罪犯和不良少年改過自新的義務公務員,在她協助假釋殺人犯一段時間後,開始有傷人與殺人事件發生……下段開始劇透,請讀者斟酌閱讀。

什麼是審判?《伊》中自稱是丈夫舊友、處處照顧米娜和她女兒的男人,其實正正是判處其丈夫死刑、米娜一直投訴卻從未見過的3名法官之一。在不公法律制度下,背負內疚感的他只能私下照顧死刑後「留下來的人」,加上他的兒子不認同其工作離家而去,孤獨的他和米娜愈走愈近。有人說此電影讓人反思死刑的道德問題,更進一步,其實誰有資格審判人?戲中法官的同事安慰他時總說,判處死刑的失誤是神的旨意,相對下法官的內疚卻是「人性」的表現。

更需要理解和坦誠勇氣

從審判說到罪犯如何更生,雖然《前》的故事關於保護司協助更生人士,看戲時筆者卻更着眼於作品對那些「前科者」犯案原因的理解。獲假釋的殺人犯工藤誠,是阿川佳代處理的個案之一。工藤誠表現優秀,將獲聘為全職之時卻突然消失,而社區亦發生搶槍殺人事件,工藤誠被誤以為是兇手,但真正兇手是他的弟弟,兩人小時候目睹母親被家暴甚至殺死,又在孤兒院受盡虐待。哥哥工藤誠因母親被侮辱而殺人,弟弟則處心積慮殺死所有與母親不幸有關連的人。

在《前》討論更生時,同樣可以看到制度與人性之間的張力。審判的權力來自制度,然而其中的人為何成為「罪犯」,應該是最值得關注,卻又常被忽略的事情,也因此才有《伊》中無辜被處死的丈夫。而《前》的劇情非常「正路」,阿川佳代作為熱血的保護司,努力拯救每個前科者,當中有一點非常打動筆者,阿川佳代和其中一個前科者成為朋友後,那朋友說阿川佳代的力量來自她的脆弱,嘗試改變那些不被大眾接納的前科者,而且屢敗屢試。如此世道,我們需要的不是更多「審判」的權力,是理解和坦誠的勇氣。●

文︰劉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