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刀將藝術與群眾扣連 木刻版畫 為民發聲

文章日期:2022年07月08日

【明報專訊】木頭上刻劃出肖像與風景,不是風花雪月的高雅藝術。木刻版畫在歷史上與社會運動關係密切,是平民大眾發聲、傳播的重要媒介;木刻在中國曾用以推動民族意識及無產階級革命,在現代世界亦有印尼、馬來西亞藝術團體藉木刻走入社區。這些版畫作品以生命政治為題,同時也反映了亞洲群眾運動的可能。

「普遍與特殊︰亞洲木刻群像」展覽的客席策展人吳君儀,由1930年代魯迅引領的「新興木刻運動」說起。當時魯迅受德國與俄羅斯的社會現實主義版畫影響,在他眼中木刻版畫不同於水墨畫和西方繪畫之處,在於樸素的製作方法及強烈的表現力,吳君儀解釋︰「它是一個很簡單,每一個人都能運用或擁有的媒介,可以去發聲和記錄。」而該次木刻運動在精英分子以外,亦有不少平民參與其中。

以石硤尾制水入題

運動其中一個重要人物——已故藝術家黃新波,被視為中國現代版畫藝術的先行者,吳君儀向香港收藏家借來他的兩幅作品展出,如1948年的作品《賣血後》,刻劃人物痛苦掩臉的模樣,因只有黑白兩色,線條簡單,對比強烈,主題非常突出。另一幅是他的1962年作品《出現在另一個世界裡》組畫之二〈山水圖〉,以石硤尾制水情况入題,可見藝術家持續以創作關注社會問題。黃新波戰後到香港生活時創辦的「人間畫會」亦旨在用藝術為人民發聲。

中國的木刻版畫發展下來,因有利反映社會現况,能大量複製傳播,被視為抗戰與革命中推動民族意識等的重要方法,是以人民大眾為主體的「大眾文藝」。思潮亦影響到韓國和日本的現代木刻版畫運動,在展覽入口處,黃新波作品旁邊,便是韓國藝術家李允燁(Lee Yeon-Yeob)的作品,他師承藝術家洪成潭(Hong Sung-Dam),這位師父曾參與1980年的光州事件,並提出民眾藝術理念;而徒弟李允燁同樣以作品發聲,展覽中他有一份作品,題為《反對擴充美軍基地!》。

木刻版畫的歷史如此精彩,但世界變得快,自從數碼印刷技術出現,相較下木刻版畫不再是製作便宜、容易傳播的媒介,加上社交媒體的出現,讓信息傳播方法變得翻天覆地。現時重提木刻版畫,吳君儀指亞洲出現「新.新興木刻運動」,這些創作者多以木刻為連接弱勢社群的媒介,由此介入社會。展覽展出亞洲7個國家及地區,共12個藝術家與藝術組織、26組不同類型的木刻版畫作品。

亞洲組織互相啟發交流

帶起這股新風潮,印尼藝術組織「稻米獠牙(Taring Padi)」可說是佼佼者。此團體亦有參與在上月開幕的第15屆卡塞爾文件展,其作品更捲入反猶風波,後來道歉及撤回作品。其實此團體在1998年成立,不少作品回應新自由主義,關注土地、農民、工人、環境、女性和全球化等社會議題,在是次展出「日曆海報系列」及「橫幅系列」可見。稻米獠牙希望把藝術帶入社區,與人們唱歌念詩外,亦透過木刻版畫喚起人們的社會意識及關注自己權益。

而馬來西亞藝術組織「龐克搖滾舍(Pangrok Sulap)」是受稻米獠牙啟發而投入木刻版畫創作。組織成員拜訪偏遠的村落,並與村民生活2至4星期,收集村歷史和傳說故事,在作品《提那亞斯族基奧耶普村的故事》就可以看到村落之間的衝突如何靠巫婆「施法」和解;另亦有關於現實生活的部分,如製作藤器、捉魚、伐木問題等。他們營運的特別之處是將賣出版畫的收益分為3份,除分給組織全職成員、預留下次計劃資金外,亦會在村落建立做手作的基地,讓村民繼續創作交流。

吳君儀認為亞洲之間木刻版畫組織的網絡亦非常重要,在稻米獠牙啟發龐克搖滾舍後,這兩個小組再與東京藝術組織A3BC交流,A3BC舉辦的工作坊又啟發台灣「印刻部」等藝術組織的成立,這些組織的作品在是次展覽中亦能看到。

在當代藝術重視個人主義下,木刻版畫卻是藝術家和組織連結弱勢社群探討「生命政治」的媒介,讓人們認知和表達生活中面對權力的多重壓迫;吳君儀提及「勞動」,木刻版畫需要創作者一刀刀在硬木上刻劃圖畫,勞動過程也讓民眾有連結與交流的機會,而每個人勞動的成果就體現在版畫不同的雕刻風格上,所以一幅木刻版畫,能看到每個人的勞動和生命,反映亞洲群眾運動個人與集體兼顧的可能。

■普遍與特殊:亞洲木刻群像

日期︰即日至7月12日

時間︰中午12:00至晚上7:00

地點︰1a空間(土瓜灣馬頭角道63號牛棚藝術村14號)

網址︰bit.ly/3QWZiCx

文:胡筱雯

編輯:朱建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