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性達人}阿Fe 開放‧保守 尊重性自主

文章日期:2022年07月10日

【明報專訊】瑜伽導師在酒店房慘遭殺害後,連登討論區有人貼出聲稱屬死者的Instagram(IG)私訊內容,暗示她提供性交易,更有帖文「嚴選十大香港女性做雞特徵」,包括做瑜伽、大波、靚、IG public等,有超過1400個正評。如果套用連登部分人「女人係雞係公廁」的價值觀,阿Fe應該也是他們聲討的「電子雞」,她的「罪行」包括做私影模特兒、賣性感相片、公開討論性話題。最近阿Fe更全裸自拍,以自己做例子介紹陰部結構,放上Twitter,身體力行做性教育,「我們會先見到外面的大陰唇,翻開之後你會看見左右兩側的小陰唇……」教人認識真正的陰蒂、尿道口、處女膜是什麼模樣,而且每個人的身體都不同,不需要刻意追求「美」,「其實我不介意我的身體被世人看到,從來都don't fxxking care」。

踏上私影之路:底線屢被挑戰 遭遇性暴力

「我好細個的性格已經是覺得試咗先,試咗你先知發生什麼事。」阿Fe踏上私影之路,由18歲開始。當時有陌生人私訊她facebook,問她想不想試試做私影模特兒,拍內衣寫真,時薪300元。她欣然赴約,因為對這個行業十分好奇,她笑說自己不怕死,不懂得要擔心自己可能出意外。私影價錢視乎穿多少衣服,尺度由時裝到內衣到全裸,「第一次的拍攝整體來說是愉快的,無任何身體接觸,對方也是禮貌相待,令我覺得私影無想像中咁差,亦都可以再試一試」。

由18歲到20歲,她頻繁地在私影過程中遇到挑戰底線的性要求,「對方會不斷地𧨾你,『你好正呀,你好靚呀,你好吸引』、『你好引起我嘅性衝動』。可能他的手已經摸緊你,他就問他可不可以摸你,但他已經摸了,你都只能夠說,無所謂啦」。攝影者多數先稱讚她的外貌,再說她的身體引起自己性慾而提出加錢,要求觸碰她的私密部位,或要她觸碰他的性器官。阿Fe沒有明確說可以,但也沒有明確說不可以,於是在半推半就下,發生一次又一次的性暴力,「去到最後問我可不可以插入,我先識得停」。幸好,阿Fe沒有在私影生涯中遇過直接插入的性侵犯,「有一次對方應該是落咗藥,但我飲得不多,所以我成功逃走到」,時間一到她就馬上離開,「我feel到自己好似好眼瞓、無力,我就覺得不是很對勁」。

但她說私影界中都有尊重被攝者的攝影師,對方會讓她獲得一樣的資訊量,清晰說明拍攝流程、畫面構圖,就算要轉換姿勢也會先自己做動作讓她模仿,或先問她同意才觸碰她,幫她調整。私影過程仍然有美好體驗,「我發現自己也是喜歡在鏡頭前面擺pose,或者展現到吸引的狀態」。被攝也令她更喜歡自己,「我由一開頭18歲到20歲那段時間,我收到相,可能只揀10張8張留下,因為不喜歡自己的樣子,到20歲開始,因為對自己認識多了、了解多了,鍾意多咗鏡頭面前無論任何模樣的自己」。

未能說「不」 非一句不潔身自愛能解釋

旁人聽到阿Fe的遭遇,可能會先blame the victim(責怪受害人),批評她為什麼不說「不」、為什麼這麼笨不逃跑、為什麼不潔身自愛還繼續私影。但導致她不能夠說「不」的社會脈絡,並不是一句不潔身自愛能夠解釋到的,「在私影當中的性暴力是很複雜的,你沒有辦法全盤地意識到,自己真的不情願」。當受對方讚美時,她的感覺是良好的,「尤其是過往我的成長經歷,在性壓抑的情况下,很少會被稱讚,對方的稱讚真的會令你覺得飄飄然,係咪真㗎,原來我可以咁好、咁靚等等」。而對方的稱讚夾雜對她的期待,要求她滿足性慾,令她覺得自己亦要接受。對方這時會再游說她,這是這行的行規、其他女生也是這樣的,「他們會說『我都有摸過其他人,其他人都同意』,我就會覺得我係咪都要咁樣做呢?」於是在沒有時間整理混亂的思緒下,她未分清自己是否真的願意就說無所謂,「但下一次他再約我去的時候,我不想應約,代表我的無所謂不是真的無所謂」。當下的無所謂只是用來安慰自己。社會說欲拒還迎等於同意,攝影者取巧於她模糊的意願,「回過頭來,到底是誰讓consent模糊化,是誰令知情同意模糊?」但本應Only Yes means Yes。

攝影者能夠令模特兒的同意變得模糊,源於雙方性別、年齡和社會閱歷不同,構成極大的權力差異。私影多是三四十歲的男性與十八廿二的女性,新入行的模特兒就會覺得自己經驗不足,而被攝影者帶着走。攝影過程中,攝影者拿着相機,有權力決定畫面構圖、模特兒的姿勢和動作,可以任意指使模特兒「你脫衣服構圖會更好看」。衣服多少也形成權力差異,「通常我都是無乜點著衫,但對方身穿整齊衣著,就算我想我要不要逃跑呢,我都要想我如何找機會穿衣服,然後才可以跑到出去」。

20歲之前,她沒有語言去解構自己為什麼不能夠把「不」說出口,以上的理論和觀察都是她看書、寫大學論文時整理出來。她到台灣讀社工系,「我畢業那年寫了篇論文,關於展現身體的自主權、女性的自我認同和社會觀感,因為我留意到,台灣的model會post好多自己被攝的相片,亦在IG宣稱身體自主,即是我影完我的裸照,我放上來是我的自主的一種」。她利用性別概念梳理親身經歷,在IG上分享過去、感受,解釋為什麼她會遭遇性暴力,提供如風雨蘭等性暴力支援渠道,又教人如何適時停止拍攝,避免氣氛變得曖昧,「我想講更加多性別相關的議題,去講更加多自己的角度,令自己的語言,成為別人的語言」。她亦開始拿起相機,為有興趣被攝、但因男性攝影者卻步的女生拍攝性感寫真,「就算影性感相都好,可能會因為攝影者是女性,而受少一些批評」。

阿Fe聽過不少難聽說話,「19、20歲的時候,我會好care別人問你,『你係咪同攝影師扑過嘢呀』,當年係好憎人咁樣講,會即刻『起鋼』,你憑咩咁講呀!後來就發現,為什麼我會不斷地『起鋼』,是因為當初自己都對自己的感受不坦誠」。她重新與自己對話,面對自己的感受,她被性騷擾後的確有羞愧,的確覺得不開心。透過訴說自己的故事,她和自己和解,「我在IG公開地講,係呀,我有畀人摸過、有幫人含過,咁又點呢,不是我做了什麼有問題,而是大家應該要諗吓,是什麼導致我會這樣做」。

開辦談性空間:身體力行 推動性解放

畢業後她回港任職社福機構,做基層議題倡議工作。今年和朋友開辦談性空間「Common6」,希望提供安全的實體空間,讓大家探索性。她認為性別議題需要雙向交流,一直以來在網絡上推廣性,她很疑惑讀者究竟接收到幾多,「我覺得已經太習慣在網絡上面以匿名身分去講性的話題,但性本來就毋須隱藏,它不是一個禁忌」。Sex topic is just topic,可以坦然討論,性本尋常。香港社會存在性壓抑的風氣,女生自小被要求不能張腿坐,無論什麼性別,被人撞破自慰都會感到羞愧。阿Fe想反其道而行,推動性解放,「性解放的定義並不是提倡你一定要性開放,或者一定要性保守,而是無論你選擇性開放或性保守,每一個人都應該要獲得尊重,只要不傷害到別人和自己的身和心」。阿Fe笑說有人聽過她的性經驗,說她也不是很開放,「正正就是,不是要求我一定要跟好多人有性行為,或者我要試過晒所有招式,而是今日無論我做任何選擇都應該要受尊重」。

Common6會定期舉辦不同主題的分享會,邀請大家一起「談性」,場地放置了不同機構的性別資訊、書籍,參加者可以佩戴紅、黃、綠色的「談性手帶」,猶如紅綠燈,表達自己對談性的心理準備,如果感到不適可以透過safe word暫停討論。她們談過的性主題,包括「第一次」,大家第一次接觸性別、第一次性行為;「關係」,例如對SP(性伴侶)、約炮的看法和經歷;性別平等;你會不會告訴別人你是處……阿Fe說歡迎任何人,不論性別、性向、宗教、年齡,一起探索性,「中文的性好像好狹義,只跟性交、性行為相關,但性本身整體而言是性的價值觀、性的態度,跟生理、心理、身分認同、社會或者文化等等各方面都好息息相關」。

拍片展現月亮杯如何放陰道

她身體力行推動性解放和性教育,約兩年前,她設立了自己的OnlyFans平台,訂閱者要付費看內容,她在平台上發布生活照、裸照、自慰片段,「我發現自己的性喜好是,其實我好enjoy被人看我的性展現,OnlyFans的初衷就是讓一班喜歡我的人看」。她有天心血來潮拍了一條片,介紹如何把月亮杯放入陰道,「好多我的訂閱者說他們都是第一次見到女人點樣塞個杯入去,再拎番出來,咁我就覺得這件事很有趣,原來大家是第一次見」。於是她再拍一條月亮杯片放上Twitter公開,加了一段簡單介紹陰部結構,迴響更大,大家都說第一次這麼清晰地看到陰部的構造,「學到嘢」,「原來對於好多人來說是好驚奇㗎喎,好驚奇會有一個人會用自己的身體,去講身體部位」。回想性教育的教科書,一直只是以圖畫表達,與現實脫節,女性亦甚少低頭觀察自己的陰部,「我之所以拍的原因,或者最令我鼓舞的地方是,我收到為數不少的順性別女性跟我說,她們是第一次看到女性的陰部,並且因為我拍的片,她們願意去看自己的陰部,去認識自己」。

販賣性感寫真:身體自主 經思考非物化

販賣性感寫真常被批評是物化女性,以男性視角凝視女性,鞏固父權,現在阿Fe又算不算是自己物化自己?「Male gaze(男性凝視)不是因為我賣相而繼續加強,而是它本身都已經存在」,她說物化和身體自主,分別在賣相是她經過思考的決定,「今日我主動地賣相,是自主地告訴對方,我要求你用什麼形式來看待我」。她有權利展現性感,有權利要求對方不能轉發相片,「我會賣相,是因為我想被觀看,但我只想在我知情同意下被觀看」。

個人選擇 家人伴侶支持

以前阿Fe私影的裸照曾被流出,「我18到20歲的時候沒有跟家人說私影這件事,但我家姐有發現到,所以她喊住跟我說,『不如你不要再做私影啦』,她好驚我畀人流出」。後來她主動跟家人坦承有拍私影,大家姐氣得一年不跟她說話,但最後都選擇支持,相信她有能力不讓自己受傷,「我問過家姐們有沒有看過我在網絡上面被人攻擊、看過我的片,她們會抱住一種心態,那是你的人生,無問題啦,你自己handle到OK啦」。阿Fe的伴侶也支持她的選擇,不介意她在OnlyFans上放私密照,「人們常說『你賣相你男朋友唔介意咩?』我們的角度從來都不是介不介意出發,而是我決定我賣相,他要決定他見到我賣相的時候,留下還是離開,每個人都可以做自己的選擇,我無逼你一定要留在我身邊,我為我的行為負責任,他亦為他的行為負責任」。

阿Fe笑說接受訪問前,有跟朋友和伴侶分享,「大家準備好未呀,我哋可能被人擺上連登㗎喎!」她半開玩笑,萬分雀躍地說:「我同我伴侶講,我好興奮呀,𠵱家全香港人都要睇我嘅陰部喇!」

文˙ 朱琳琳

{ 圖 } 黃志東、受訪者提供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