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炎炎炎

文章日期:2022年07月24日

【明報專訊】熱浪殺人,在歐洲造成逾千人死亡,港英兩地更牽扯出一場「冷氣文明」之辯。彼邦熱浪減退,香港便逢大暑,更是天文台錄得百年來最高溫度的大暑。天口熱容易心火盛,更難言冷靜,想起名著經典《異鄉人》裏那個受審判的男人,在沙灘開槍那個電光石火之間,熱焰焱燚頭昏腦脹眼矇又花,迷迷糊糊便殺了人;是以,在酷暑之下保持心靜,特別難,也特別重要。

如果那位為要流長頭髮興訟的男生沒有選在大熱天放飛自我,會不會得到更多的支持?男生必須短髮,除了防止汗臭,還有什麼其他社會賦予的理由?原來在其他國家,各適其適的「髮禁」也是法律戰的原由。作家紅眼出新書,今期他的訪問講述了他在寫作路上一些新的追尋和嘗試,他的一頭長髮沒有要刺激誰,也不知他是否說笑,他說因為疫情期間無法剪髮而蓄了長髮,可能因而發現了新的更討喜的自己?

王天仁交來一篇志記鎅木廠很可能是終章的新一章,他說要好頭好尾。達人版推介在香港亂走隨機發掘學散步,讀者可先看書待天氣稍涼再行動。真的熱到不想動的話,泡一杯清涼的檸檬薄荷茶,找個陰涼的角落慢慢歎報消磨,由我們帶你坐定定行「版上博物館」,眼定定吃冰淇淋。

(本網刊出的文章及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編者話˙黎佩芬

編輯•王翠麗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