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現場:你所看不見的紅地氈

文章日期:2022年07月24日

【明報專訊】當朋友傳來信息,用不好意思的語氣問可否幫他忙做金像獎頒獎禮的幕後義工,我心想能夠在後台見明星,不是大把人夢寐以求的嗎?他哄說義工不能拍照片和錄影,但有機會窺探電影業如此重要頒獎禮的後台光景。我也覺值得。

有點可惜的是,今年金像獎不是在尖沙嘴文化中心舉行,以前從電視直播看明星在場館外走紅地氈,改在外形是工廠大廈的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舉行,可以在哪裏設置紅地氈?

記得到達九展時,看見商場大堂是按摩椅陳列品特賣場,不禁暗忖此場地是否不夠氣派呢?

義工集合時間是下午兩點,搭電梯到三樓,先出示快測證明和掃安心出行,拿到一條紙手帶;找到所屬義工組的負責人,獲分發大疊文件,內有所有明星的座位表,紅地氈和頒獎禮的流程和時間表,每個獎項和節目牽涉什麼嘉賓等。

不一樣的Star Hall

知道自己要負責的崗位後,我便和同組義工在員工帶領下走入Star Hall。從觀眾席旁的走廊望向大台,舞台設計比想像中有氣派,垂直長方電子幕牆正播放候選人的照片,而每張椅子都有戴上鮮紅色的椅套,跟平日去Star Hall看演唱會感覺不太一樣。

穿過走廊盡頭的黑色布幕,到達後台,那裏擺放了很多電子儀器,負責拍攝與直播的人員一早到場,正捧着飯盒在吃,另外電子幕牆背後的交纏的電線也很嚇人。頒獎禮和演唱會不同,要待在後台化妝準備的頒獎和表演嘉賓甚多,除了常設的化妝間外,還要在不算大的後台再搭製臨時化妝間,一個黑色方形帳幕就是一個化妝間,大約有十多個吧,但也不夠用,所以從帳幕外的告示會看到被分配到不同時段的明星名字,而需要大會化妝的嘉賓名單更是躼躼長。

看着這些名字還是禁不住有點興奮,許冠文、許鞍華、古天樂、黃子華……在這些帳幕附近有道門,推門出去後是一個能看到九龍灣近維港那邊景色的平台,員工跟我們介紹這是「食煙位」,如有事要找嘉賓而找不到,可以來這裏試試。

頒獎禮開始前,我獲分發的工作很有趣,可以近距離看見嘉賓到達會場,往化妝間或去走紅地氈,也是那時我才知紅地氈設於Star Hall旁邊,類似宴會廳的室內會場。其中有幾位嘉賓印象特別深刻:文念中很早到,而且來到時只穿一件白背心;接着來到的錢嘉樂也是白色T-shirt和中長褲一道;許鞍華拿着快餐店的紙袋到場,步履輕鬆;也有不少新演員與導演比較緊張。

義工組別的負責人多是資深,也就是為金像獎做了很多年義工,告訴我說其實不容易分辨到達的人是否嘉賓,因為他們穿便衣時給人的印象和在熒幕上不太相同,他們認人真比我們這些新義工快得多。

除了到場才化妝的嘉賓,也有不少明星先化好妝才來,特別是女候選人,穿著高貴的晚裝的確很有氣勢,例如廖子妤、陳慧琳、王丹妮等,特別記得高䠷的王丹妮身穿長裙,且有幾個黑色衫助手在旁照顧,看到她們會有種讓人想深呼吸的氣勢——那時她們還沒有戴上閃令令的首飾,據說紅地氈那邊有珠寶房處理,也不少明星聚在那邊聊天。

特別一提,鏡粉真的很多,他們在紅地氈時段開始時突然湧現,在其實看不到紅地氈會場的一個入口等着,後來又包圍了嘉賓接待處,和Star Hall的其他入口等等。其實在後台遇過MIRROR,一次過見到12個整裝且神采煥發的成員,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但更深刻應該是有次他們12個見到ViuTV的一男一女藝員同事,起哄說什麼「好襯呀」、「結婚啦」,就像是中學會遇到的,讀隔壁班那些圍威喂的男生。

忙完一輪,晚飯是好吃的照燒雞便當,但令人好奇的是枱上還有以蒸籠盛着的馬拉糕,後來聽說是拜神用,未吃完的。收拾好對講機和物資,半個小時後頒獎典禮便開始。

按着流程,義工得把明星帶到指定房間等候上台,但他們其實散落在會場不同角落,有些會躲在無人的位置靜靜休息,如林二汶和岑寧兒,找人都花了一番工夫。在尋找過程中偶有遇到其他人,最記得謝賢在很多人的貴賓房,一下便吸引了我的目光,戴黑超,雙手靠在沙發上,然後林家棟來到立刻問候他,台上台下一樣有心照顧前輩。

晚上7:30金像獎頒獎禮開始,10分鐘前要將嘉賓帶到上台的樓梯旁等候。後台設有電視機直播現場,記得當時請許冠文去樓梯準備時,他卻很堅持要看電視,那時正播放歷年最佳電影的片段,他在一堆化妝和後台工作人員之間,看得聚精會神。

後台人多,就在表演最佳原創電影候選歌曲時,ToNick主唱恆仔上台前忙着戴耳機整理樂器,與工作人員溝通,一副做好準備上台的狀態。之後表演《狂舞派3》的歌曲《歡迎嚟到呢座城市》時,看見戲中的阿弗獨自一人坐在附近的樓梯,以為他忘了上台,細問才知他不唱,才想起他曾在報道說要「退休」。最後宣布由ToNick、周國賢的《時間的初衷》獲獎,眾人在後台興奮歡呼。

廖子妤獲獎令人感動

另一個感動的時刻,是廖子妤獲得最佳女配角,後台很多工作人員都為她歡呼鼓掌,能有此人緣,大概這個圈有不少人見到她苦盡甘來。當她說完「多謝你哋摻我玩」,然後落台時掩面落淚,一眾朋友上前擁抱道賀,在旁看着也覺感觸。在後台看眾生相,有人是被簇擁着的,如古天樂,在對稿室幾人圍着他,有人遞上香煙;也有明星是從觀眾席過來唞氣的,與助理說說話,或靜靜坐下等結果。

典禮完結,義工與主席爾冬陞合照,只是我有份拍的那張照片也有五六十人。其實我對義工數目如此多是感到驚訝的,以為金像獎這樣的盛事,應該是會請很多人,但這個行業如同這個頒獎禮,一樣是靠有心人默默支撐,今次上台頒獎很多是年輕演員,而輩分較高的都是這行業的有心人,如施南生、古天樂、劉德華、張婉婷等,也有不少那年代的明星不再出席。港產片發行數量減少,而且面臨審查陰霾之下如何走出困境?靠有心人真的就是答案嗎?

文、圖˙劉螢

編輯•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