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ak勾勒疫下情緒 宅在家中 繪畫女性孤立期盼

文章日期:2022年07月27日

【明報專訊】多元宇宙電影《奇異女俠玩救宇宙》中,楊紫瓊飾演的大媽進入多個平行時空,成為拯救世界的英雄。如果「奇異女俠」活在現實的疫情世界、天天宅在家仍能成為英雄嗎?最近三藩市藝術家Koak在本港舉行亞洲個展,她「真人」雖然未能來到本港,但其宅在家期間的作品已展示自己在另一個平行時空的創作思緒,隔空和觀眾對話。

Koak在貝浩登(香港)畫廊舉行個展《駕駛者》,展示過去一年WFH期間所創作的畫作和雕塑,透過人物的表情、動作呈現疫情期間從生活中體驗到的核心情感:滯後、孤立、焦慮及期盼。

Koak從美國加州藝術學院取得漫畫藝術碩士學位,其畫作充滿美式漫畫筆觸,當中柔弱的女性主角,也帶有Marvel或DC Comics超級英雄身上的粗獷、強橫線條。她筆下人物或者沒什麼神奇力量,但卻情感豐富,賦予其自主和內在生命,透過幾條簡約、細膩、利落分明的曲線表達出複雜感受。作者筆下的主體以女性為主,幾乎沒描繪過男性。Koak解釋自己是女性,自出生後都只能從女生角度看世界,集中火力畫女性是自然不過的事。但作品的女性身體姿態扭曲,表情散發強烈不安、身體似是充滿疼痛,究竟是什麼原因?原來這批作品是描寫疫情下人類的情緒。

顏色深沉鬱結 畫中人表情焦慮

以往她的作品使用令人愉悅的色彩,如金絲雀鮮亮的黃色、輕柔的水蜜桃色、淡粉紅色、淡彩藍色,這批作品的顏色明顯深沉鬱結。以作品《繭》為例,主角身後窗外的天空一片橙紅,觀眾亦能感受到經窗邊、門隙滲進室內的熱力。Koak在加州居住,當地發生山火是日常事。畫中人身處背光環境、表情焦慮,似乎無奈地接受家居仍是「最安全」的地方,而疫情下人類對屋外世界感到的恐懼比山火更可怕。

作者畫中亦有很多符號,例如畫作《我的牢籠》,主角以不舒適的姿態交叉雙臂,右手起勁地用力抓着一個頭顱,散發極大焦慮,身後懸掛的鳥籠突顯被禁足室內的憂鬱。另外,一幅以《循環》(The Loop)為主題的作品主角面如死灰,身後有個深色鬼影,顯露當事人極度不安。作者刻意把不和諧的色系並置同一畫面,綠色椅子與藍色的臉孔、紅色身軀和黑色的牆構成強烈對比。Koak大部分作品是描繪室內光景,不難發現畫中人的身形和貓相似。Koak家中有養貓,當長時間留在家居便容易被貓的身體線條啟發。《駕駛者》、《怪圈》等作品也有貓出現。在《駕駛者》中,觀者可看到主角優雅線條,勾勒出若有所思和渴想的神色。她以此作名稱為是此展覽命名,向觀眾述說,反思女性的自主及對控制權的質疑。《怪圈》則是她目前最巨型的雕塑,由3隻貓組成「循環不斷」的貓平行時空。

Koak的巨幅畫作創作手法同樣值得留意。她會先在紙本上起稿,然後掃描到電腦中執整,再用投影機把畫面投放在畫布上,才正式落筆繪畫。這顯然受漫畫創作影響,用到多媒體技術。她的筆法相當細膩,細看畫中的小花瓶表面的圖案,是其畫作中經常使用到的類似圖案,而粗線條部分其實也是由很多細膩的重筆畫成。色塊除有深淺色層次,有些地方還會用碳筆繪畫以增強立體感。她甚至會把一些用剩的顏料回收,經加工後重用。

漫畫式藝術創作

另外,Koak又有個特色,喜歡把兩個人物「併」在一起,以表現其對二元的看法。她指總是無法不談及二元,而是次展覽便是以融和「兩者」為目標。畫中出現的「另一個人」正是和自己對話。藝術家繪畫初心是寫我心情,忠實的表達自己。Koak坦然說,在任何一幅作品中都是在尋找自己:作品就如一塊哈哈鏡,以符號和象徵編織屬於自己的現實。或許,有時我們會比別人花較多時間繪畫,完成時間表面上比人落後,但當中的滿足感、寫意的時光和期盼,其實卻比人更多。她認為欣賞自己的作品,就是欣賞自己。

■貝浩登 (香港) Koak 2022年個展《駕駛者》

日期:即日至7月30日

地址:尖沙嘴梳士巴利道18號K11 ATELIER 807室

網址:leaflet.perrotin.com/cn/view/210/the-driver

文:呂一心

編輯:陳淑安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