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話題:香港的中央公園在粉嶺高球場

文章日期:2022年08月07日

【明報專訊】我們認識的國際大都會如紐約、倫敦,都有一個「中央公園」,提供氣氛安寧、生機盎然的廣闊空間,讓飽受生活壓力煎熬的市民有一處享受悠閒之所,放鬆,放空,吸收自然的能量,恢復神采奕奕,再投入步伐急促的生活。香港自稱「亞洲的國際大都會」,我們的「中央公園」在哪裏?

倫敦的海德公園擔當了「中央公園」的角色,面積140公頃,紐約位於曼哈頓的中央公園面積340公頃,悉尼的百周年公園面積189公頃,回望香港,最出名的港島維園面積只有19公頃,面積最大的大埔海濱公園是22公頃,只是人家的零頭,相差極遠,似乎香港沒有配得上「中央公園」概念的地方。

我花了一點時間掃描香港地圖和衛星照片,發現我們原來已經有一片「中央公園」級數的開闊植被,就是粉嶺高爾夫球場,分別只在目前它是球會的私人地方,不是一般意義的公園。

坐落北部都會區中央

粉嶺高球場面積170公頃,比海德公園稍大,配得上大都會「中央公園」的期望規模。球場始建於1911年,經過百年營造,四成以上土地是樹林,其中400多棵樹符合「古樹名木」標準,加上高球賽道綠草如茵,走在視野開揚的球場內,感覺就像回到自然的懷抱,身心舒暢。讓我們想像一下,把這片土地轉化成香港的「中央公園」,向香港公眾開放,到時大家可以公餘一家人到來散步、野餐、觀賞花草或雀鳥,或什麼都不做,卧看藍天白雲,讓時間溜過,輕輕鬆鬆過一天,是不是想一下都開心?

粉嶺高球場位於深圳河以南的平原上,南靠雞公嶺和大刀屻、東西兩個方向離開沙頭角海和后海灣約略等遠,在這個意義上正好坐落2021年政府宣布的北部都會區中央,將來建成公園很配得上「中央」兩個字,當然公園理應向全港市民開放,也可看成是香港的中央公園。

現實裏粉嶺高球場能否成為「中央公園」是未知數,但是房屋發展的壓力已漸漸逼近,前幾年市民眼見土地短缺,而面積龐大的球場卻只限「上流社會」人物出入,難免觸發基層社群的矛盾情緒,反覆要求政府收回粉嶺高球場的土地,用作興建公營房屋,以解基層居住環境惡劣之苦。

在這個背景下,2018年底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建議局部發展粉嶺高球場位於粉錦公路以東的32公頃土地,作為短中期紓緩土地短缺的選項之一,2019年政府宣布接受建議和展開具體工作,同時表明不會收回其餘140公頃作發展用途。

目前該發展項目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正由環境諮詢委員會審閱,環保署署長收到該會意見後,將作出法定的決定。環境評估報告的通過與否,本應是技術性含量很高的討論,一般人難以置喙,但是根據法例要求,所有環評報告都必須處理兩個問題:(1)項目是否必需?(2)項目有否替代方案?

建議撤回建屋項目

我們應該注意到:2018年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提議時,政府尚未展示決心大量收回新界的土地,土地供應步伐極慢,故此很多聲音要求向粉嶺高球會要地可以理解,但是過去幾年香港政府在收回土地方面出現了大幅度的正面變化,2019年之前5年政府只收回20公頃土地,2022年之前3年收回土地量達120公頃,還預計2027之前5年預期收回多達500公頃。

政府提交的環評報告裏展示了項目的發展規模,只需要8公頃大的地盤,遠少於預計收地500至600公頃的新土地,因此項目完全可以在別處執行,不破壞粉嶺高球會的優美自然環境,據此推論,環評報告所提的「項目」,既不是必需,也已經有替代方案(即把屋建到以上提到的500至600公頃土地上)。從大局着眼,政府應主動取消在粉錦公路以東的粉嶺高球場土地上建屋的項目,這樣的話,環評報告就失去了意義,政府也應主動撤回,並且在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的框架下,展開把粉嶺高球會轉化為北部都會區以至香港中央公園的規劃研究。

鼓勵大家努力想像粉嶺高球會成為香港「中央公園」和去那裏遊玩的開心感覺,以及以大家各自的方法告訴政府:廣大市民希望這裏將來變成位於北部都會區的香港中央公園。

文˙林超英

編輯•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