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實驗:做「一日保安」 換個角度看公共空間

文章日期:2023年01月08日

【明報專訊】你對保安有什麼印象?老是常出現?管住晒?抑或和藹可親?多是年紀比較大的叔叔嬸嬸?他們總是穿著西裝制服,徘徊在不同場所,雖然在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但我們對這群熟悉的陌生人又好像不太了解。「非常社區」就嘗試在天水圍招募「一日保安」,邀請參加者「扮」一日工,在區內巡邏和觀察,體驗保安介乎管理者和使用者之間的角色,以一個新角度看公共空間。

背景

項目:在天水圍扮演「一日保安」

目的:以保安的角度思考公共空間的可能性,更理解保安的工作和心聲

人物:「非常社區」、保安及活動參加者

「保安」角色好特別

「非常社區」是「非常香港」轄下計劃,將會在2022年至2024年間依次到新界、九龍、港島展開計劃,透過舉辦各種創新公共空間探索活動,期望將「地方營造」概念帶入社區,實踐「自己社區自己造」。去年10月,他們在天水圍舉辦了第一次「一日保安」遊戲,下星期日(1月15日)會再舉辦一次。「非常香港」項目經理李朗欣(Lorraine)說:「我們挑選保安這個好特別的角色,因為保安不是使用者,他代表管理方,但他又不完全是制定規則的管理方,無份寫規則說你不准怎樣怎樣。」但保安卻是直接與使用者衝突、說你不准怎樣怎樣的人,使用者和保安之間容易陷入敵對關係。於是「非常社區」希望透過體驗保安工作,讓參加者從保安的角度認識天水圍。

屋邨保安一腳踢 多瑣碎工作

當天參加者會游走天瑞邨、天水圍公園和新北江商場3個地方,不同地方的保安,職責原來亦會不同。例如天瑞邨是由房屋署管理的公共屋邨,保安由房屋署直接聘請,要輪流在座頭當值和巡邏邨內的公共設施,大約八成時間坐座頭,兩成時間巡邨。坐座頭的保安也要承擔更多瑣碎工作,「例如疫情期間派消毒物品要每戶簽收,還有派垃圾膠袋,有時有維修人員上樓,無論是大廈維修,還是每一個住戶維修,他又要做訪客登記」。Lorraine設計遊戲時曾落區訪問保安,「我哋訪問他的時候,他都好忙,忙着『啪』電掣,好像是控制整幢大廈的電力供應,全都是保安負責」。參加者在遊戲中要模擬保安工作,在村內巡邏,亦要訪問座頭的保安,了解他們的工作內容。

公園保安主責巡邏 商場保安提點商戶

在天水圍公園工作的保安就比較符合我們對保安的印象,主要負責在公園內巡邏,遇到有人違規就口頭勸喻他停止。保安要定期打卡,例如天水圍公園就分為幾個區域,保安每兩三小時就要轉換巡邏區域,「我們在天水圍公園訪問一個保安伯伯,他自己有帶表,傾傾吓他說『差唔多啦,我要行去那裏,我們一起走,陪我行去那裏好不好呀?』,好搞笑」。所以遊戲也加入打卡路線,沿途參加者要觀察公園內有沒有人違規,一夠鐘要去下個地點,模擬保安工作流程。天水圍公園範圍大,每個保安都配備對講機,如果看到有人踏單車走向另一個區域,就會通知另一個區域。「這個廣播總office那邊會聽到,所以保安說『你一定要嗌㗎,至少嗌畀你阿頭聽,點都嗌幾下啦。』」

新北江商場是私人商場,有別於公共空間,商場保安更多時間是與商戶打交道,提醒商戶物品不要放太出,阻塞通道,亦要巡邏走火通道、檢查防火門。Lorraine訪問保安和商戶,才知道原來保安連廣告、招牌的字體都會規管,「例如大減價、買一送一那些牌的字體原來有規定,管理處不是規定你一定要用哪一種字體,但如果太過搶眼,或者風格太不一致,管理處是可以叫你拿下來」。

保安職權有幾大?

游走於公共空間時,參加者有機會作城市觀察,例如公共屋邨內有什麼椅子、什麼人會使用這些椅子,牆上貼了什麼告示、不同地方的告示有什麼不同。天瑞邨商場外一條有蓋走廊,兩三條柱的距離就貼了5張「不准踏單車」,Lorraine覺得這個觀察很有趣,「大約知道在這條邨,應該好多人踏單車」。天瑞邨另一邊的涼亭中,就貼滿「禁止賭博」和「禁止吸煙」,「即使你去的時候無人,但你看告示都猜到平時人們在那裏做什麼,參加者都覺得這些發現幾有趣」。

那保安發現有人違規時,又應該怎樣做?遊戲中設有不同情境題,要求扮演一日保安的參加者以保安的角度處理危機。如果有人在你面前飛快地踏單車走過,你可以做什麼?報警?口頭勸喻?記錄在案,以便日後徵收罰款?Lorraine說,其實按保安的職權,保安只能按管理公司的規條處理,慣常的做法會先口頭勸喻違規者。「很多人都疑惑,保安的權力有多大呢?是不是保安叫你不要做你就不要做,他還有什麼行動?可不可以告你、罰款等?」Lorraine訪問過不少保安,他們全都說其實自己沒什麼權力,「他們說保安的職責就是叫你唔好咁樣做,如果你照做,他也奈你不何」。雖然理論上,保安可以報警處理,例如有人吸煙可以報控煙辦,有人玩風火輪可以報警,「但其實,你隨便一個普通人,看到有人犯法都可以報警,所以保安其實沒什麼特別權力」。

脫下制服 也是街坊

雖然口頭勸喻沒有實際阻嚇力,但保安每次叫人「不准」這樣,「不准」那樣,就會惹人討厭。尤其不少保安也不太清楚為什麼這裏不能踏單車、為什麼不能晾衣服,令他們更感委屈。例如天水圍公園經常有踏單車或風火輪的外賣員經過,「保安試過叫他們不可以踩,但那些人就會用粗口罵他,他就覺得好委屈,『我都係打份工啫,而且這些規則又不是我定的,不是我說不准吖嘛』」。Lorraine訪問保安時,經常有保安向她大吐苦水,所以她在設計遊戲時,也特地邀請參加者訪問保安,聆聽他們的故事,例如問保安平時好悶的時候會做什麼,如果要去洗手間或放飯會如何處理,有沒有試過被人罵,「除了城市管理、城市觀察、公共空間這些元素,我們都好想帶出,就是聽聽保安人員的心聲,他們的工作辛酸史,讓他們呻下,聽下他們作為人的故事」。

保安脫下制服後,其實也是一個普通街坊,甚至是你隔籬鄰舍的師奶。「例如天瑞邨的保安,好多都是住在天瑞,或者隔籬邨。」保安和使用者之間,不一定是敵對關係,遊戲也引領參加者一起思考雙方相處之道。其實規則是死的,雙方都可以有更多同理心,互相行多一步,站在對方角度思考。「例如新北江商場不准開箱拆貨,因為那裏好多淘寶集運店,啲人攞完淘寶包裹就在原地拆,但新北江通道本來已經好窄,你作為使用者當然好想再那裏拆,因為快、你不想把箱子拿回家。」但在保安的角度,貨物、垃圾真的會阻塞通道,火災時會有危險,而且自己也會被投訴、被上司指摘。「 所以我們的遊戲主要都是想突顯這個矛盾位給參加者感受。」

街坊自有相處心得

除了跟保安訪談,遊戲也會邀請參加者訪問公共空間的使用者、商場的商戶等,Lorraine發現其實街坊和保安之間也有自己一套的相處心得,好來好去,保安不會對違規者趕盡殺絕,街坊也會配合,「譬如保安叫了一次,不要在乒乓球枱晾衫,街坊咪過多兩個月才晾,費事這兩個月煩到你,或者這兩個月去其他地方晾住先,過了風頭火勢才回來」。大家都明白是朝見口晚見面的街坊,無謂把關係搞得太僵。有街坊甚至和保安成為朋友,例如公園晨運的老人家和保安伯伯、商戶和商場保安,天天見面都會閒話家常。

Lorraine發現,保安十分清晰自己的工作範圍,過了界不歸自己管。「他們真的會說,『過了這條界就不是我的範圍,你出番去食煙就無事』,好搞笑,你出去我就扮看不到,對他們來說他們真的只是打份工,你不要為難我。」保安的年齡介乎40到70歲,但每一個保安都能指出這條界線,「就算是60、70歲的伯伯,你以為他應該不是太熟,會說『大約這裏』,他不會,他真的清清楚楚指到給你看,『就是這條界』,所以這件事應該對他們來說真的好重要」。例如天瑞商場歸領展管轄,商場中間的羅馬廣場開始,就是公共屋邨範圍,遊戲中也邀請參加者尋找這條界線,分辨哪裏是屋邨保安的管轄範圍。

自助導賞 機械人引路

這次活動以WhatsApp機械人自助導賞,參加者回答問題、選擇答案後,就能獲得下一步指示,機械人亦會以相片指導參加者前往下一個目的地。「我們發現現在市面上多了這種自助導賞,讓參加者真的可以按照自己的時間、規律去看和參觀一個地方。」Lorraine以前都參加過真人導賞團,亦做過導賞員,覺得自助導賞有時比導賞團方便,「可能你要畀反應導賞員,導賞員又要撩你講嘢,都幾攰,而且好多時候就會變成一個單方面的介紹,只有導賞員講解好多歷史資料」。他們希望自助導賞有更大自由度,參加者能夠自主地觀察社區、體驗保安的角色、跟拍檔分享自己的感想,按照自己的喜好調整步伐,不用跟大隊,亦有參加者帶同相機,可以在自己喜歡的地方停下來拍照。活動最後的一站是新北江商場,新北江商場猶如葵涌廣場、旺角中心,有不少美食小店,「好多參加者debriefing的時候都買晒食物來,因為他們中間是自己調節,可能買吓小食呀,又兜去第二個地方」。

「非常社區」將在1月15日再舉辦「一日保安」活動,2023年「非常社區」亦會在天水圍舉辦多場社區活動,如邀請導演劉國瑞作社區放映及導演對談、街頭演唱會,有興趣者可以向「非常社區」了解。

「一日保安」活動詳情

日期:1月15日,周日

時間:中午12:00至下午2:00

地點:天瑞商場

報名:forms.gle/6HwZe744bouieCjT8

文˙ 朱琳琳

{ 圖 } 受訪者提供、朱琳琳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關字詞﹕每日明報-星期日Work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