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芳寸之地》導演、演員 細聽在日難民求存物語

文章日期:2023年01月20日

【明報專訊】等待確認難民身分的過程,往往需時極長,申請也隨時會被駁回,落得遣返下場。迫不得已遠走他鄉,卻在他鄉沒有身分。日本新進導演川和田惠真的電影作品《芳寸之地》,講述本身沒有國家的庫爾德家庭,在日申請難民庇護被駁回,在原居地或日本也沒有位置,應該何去何從?歸宿何在?川和田惠真透過庫爾德少女視角,走過一趟尋覓之旅。

香港並無簽署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僅為難民中轉站,申請者須等待確認難民身分以獲第三國收容,但一等可能便是10年,甚或沒有身分下度過餘生。至於日本雖為難民收容國,但極少難民庇護申請獲批(據日本外務省數據,自1982年至2021年共有87,892人申請,僅有915人獲批)。當申請被駁回,就不能再居留和工作,面臨遣返噩耗。《芳寸之地》講述庫爾德少女薩莉婭(嵐莉菜飾)一家在日本扎根多年,結果難民庇護申請遭駁回,一家人生活徹底被打亂,自由出入、升學、工作等平常事頓成奢望。

居日庫爾德家庭掙扎

《芳寸之地》為川和田惠真初執導筒之作。作品源於川和田偶然看到庫爾德女兵對抗伊斯蘭國的相片,她們和自己年紀相若,卻在前線為家園而戰,不禁對庫爾德人感到好奇。庫爾德本是游牧民族,散居於土耳其、敘利亞、伊拉克、伊朗一帶,但當殖民主義及現代民族國家出現後便成為犧牲品,變成沒有國家的民族。庫爾德人多年來因爭取獨立而屢受迫害,不少人逃往外國尋求庇護。川和田後來得知,有近2000名庫爾德人在日本尋求庇護。

她本想邀請庫爾德人參與拍攝,但由於可能影響難民申請,最終只能起用非庫爾德的演員。除了庫爾德社群提供的資訊外,試鏡期間,川和田也接觸到不少在日外國人,將他們的經歷融入作品。「本身那邊(埼玉縣)都比較多外國人聚居,因為多工廠或建築工地,外國人較容易找到工作,漸漸在那邊建立了外國人的社群,所以就選擇在那裏拍攝。實際上庫爾德人也在那邊居住和建立社群。」

日本人的待客之道

一個家庭裏面可能亦有不同宗教信仰,或操不同語言。戲中,來自土耳其的庫爾德人便會混雜庫爾德語和土耳其語溝通。至於薩莉婭的日本好友聰太(奧平大兼飾),其實是受到受訪者啟發而創造的角色:「因為聽到很多受訪者,都好希望有聰太這樣的一個人,在身邊幫助自己、信任自己,某程度上將在日外國人對於日本人的希望,寄託在這個角色上面。」

戲中薩莉婭父親曾諷刺日本人的待客之道(おもてなし),川和田解釋:「如果大家以遊客的身分去(日本),日本人就會非常積極去表現他們的待客之道,亦希望多點遊客去日本。但一旦不以遊客身分去(日本),而是以居民身分住在日本的話,日本人就不會以日本本土國民同一水平去看待外國人。一旦有外國人犯法,日本人就會即刻拉開距離,覺得他們不是日本人來的,跟自己不同,會有這種對比。」

所以《芳寸之地》除了是難民故事,也是外國面孔在日掙扎的故事,更是少女成長的故事。川和田本身是英日混血,混血兒的外表令她成長時屢受同儕質疑,「現在去便利店,仍有很多日本店員好努力用英文跟我溝通,或者稱讚我的日文很好」。她從自身經歷發覺,少年階段時,價值觀最易受周遭觀感影響,而這也是觀衆能從中找到共鳴之處;她相信所有在日生活、具外國人面孔的人,都有類似的經驗。

與身分矛盾和解

「薩莉婭這個角色,希望自己的身分是日本人,但因為外國人的外表,所以無論如何,周圍的日本人都會當她是個外國人。」嵐莉菜如此分析自己飾演的角色,她亦深有同感。她擁有5國血統——日本、德國、伊朗、伊拉克及俄羅斯,有外國人的外貌,因此自小就像薩莉婭,面對着質疑的目光。戲中兩個場景她最感同身受——薩莉婭在便利店兼職時,光顧的大嬸稱讚她「你的日文真好」、「長得很像洋娃娃」,嵐莉菜笑言自細就常聽到這兩句話;另外在世界盃期間,她和薩莉婭也常被問起支持哪一隊,不期然暗忖:「是不是不能答『我支持日本』呢?」4年1次的世界盛事,反倒成為了她4年1次的世紀難題。

薩莉婭起初因覺得自己是日本人而抗拒庫爾德人的身分,嵐莉菜認為「在最後經歷了很多事,薩莉婭有了新的覺悟。她希望以一個日本人的身分生活下去,但也沒辦法否認自己曾經是一個庫爾德人,曾經是沒有日本國籍的人,她無法否認這個身分」。最後薩莉婭彷彿接受庫爾德傳統,重新認識自己的身分,川和田總結道:「薩莉婭成長了,希望以自己想要的身分或者自己心目中想成為的形象生活下去,而不是受到民族或者任何事束縛。」

《芳寸之地》的語境講述獨有的在日庫爾德難民故事,畢竟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但川和田「希望透過這部電影,表達不同國籍、不同語言的人,都可以透過自己的努力去爭取想要的事,爭取想要的身分或者身分認同」。●

芳寸之地

預告片︰bit.ly/3koK0dC

文:嚴嘉栢

編輯:文顥孜

相關字詞﹕每日明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