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昆德拉的契機

文章日期:2023年07月16日

【明報專訊】一年一度的書展今周舉行,重點是「兒童及青少年文學」,日前卻突然傳出米蘭昆德拉辭世,不知道近年閱讀昆德拉的讀者有沒有年輕化的趨勢,但也有說,昆德拉在文壇的影響力不比從前。可自消息傳出以來,網上出現大量悼念文字,重溫了不少風行一時的金句,實則自上世紀下半葉以降,不論時代如何變遷,昆德拉都是文青成長的一個必經階段。

但都比較少有像家明,挖掘出昆德拉與電影鮮為人知的一面,原來他念電影也教過電影。家明找回由他任教學校的學生將其小說改編的黑白電影重看,愛不釋手,再而追溯昆德拉與上世紀60年代捷克新浪潮的淵源,又推斷與中國第五代導演早期作品的關連性。說到《布拉格之戀》,我是在念大學時從學校借錄影帶回來看,最深刻是Daniel Day Lewis眉梢眼角那滿到瀉的風情,不太像讀小說時我想像的Tomas那般充滿哲思,不知昆德拉本人會否也不太喜歡這個演繹。

Sabrina YEUNG的悼文由詩歌開始回顧昆德拉的寫作生涯,有關kitsch這個字在未變得kitschy之前的奧義,還有他自身是如何看待小說這事情。林康琪則從歷史和政治入手,寫昆德拉與哈維爾兩個當時得令的人物,去與留兩個截然不同的選擇和人生故事。

書有書緣,就把悼念當成契機,今天一起來讀昆德拉。然後一起來,試試看可否認出何倩彤所繪昆德拉筆下的名場面。

(本網刊出的文章及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編者話˙黎佩芬

圖•何倩彤

編輯•王翠麗

IG@sundaymingpao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關字詞﹕每日明報-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