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宮:加菲貓電話Made in Hong Kong 連結三代人

文章日期:2023年07月16日

【明報專訊】醒目的橘黃色外殼與黑色虎紋、微拱的貓背、兩撇上翹的鬍子,提起或放下話筒時,雙眼會張開或半瞌。這個活靈活現的加菲貓電話,很多小朋友都曾渴望擁有。數年前,一批加菲貓電話隨貨船殘骸冲到法國沙灘,引起一時熱話。在香港,它是八九十後的集體回憶,現在可賣上近千元。79歲的李鈞祥曾在玩具廠任職,於1980年代為這款電話製模,還捧了一部回家。當年子女不識寶,今天三代同堂聽古仔,才知這電話不簡單。

/製/模/回/憶/

美國玩具公司香港設廠

加菲貓卡通片於1982年在美國電視台首播,美國玩具公司Tyco在數年後設計同款電話,令加菲貓那慵懶神態深入民心。其時香港電子業發展蓬勃,出口不少美國電子產品,Tyco在港設直屬廠房,名為泰科,李鈞祥於1978年加入,「它是美國十大公司之一,我們能加入都引以為榮」。Tyco在台灣亦有代工生產廠房,但他說品質不及香港。他仍記得這間美資公司待遇佳,一年加薪兩次,團年飯筵開100圍,員工有過千人。他隸屬工模部的打磨組,共有8人,負責琢磨刀紋或不平滑的地方,另有雕刻和車牀等小組,「工模要做得好,之後生產多少都由工模啤出來」。部門按照美國設計師的手繪圖紙製模,他雖不懂英文,但有工程師講解。製模外,還有啤膠和裝嵌等部門。每項產品都要檢驗品質,不及格的會退回工模部,請他們重新製模,他家的加菲貓電話就是這樣得來,「它都算是產品,只是未合標準推出市場, 有瑕疵需要改良」。他指着電話的側面,說貓背與貓身接口不夠貼服,留有明顯空隙,「要計算塑膠縮水和變形的幅度。塑膠未成型時是一粒粒的,加熱熔掉才倒模。很少一次就成功,要試幾次。如果這是直線就好點」。如此來回修改,一個工模需數月完成,加上同時要製作數個玩具,大女兒記得他常加班至晚上9時。

鴨寮街改裝 北美電話香港用

這些不及格的成品不能出售或送人,所以有些中高層職員會拿回家。但這個電話外銷北美,並沒有在港發售,只能撥打北美地區,他於是把電話拿到鴨寮街更換可在港使用的零件。讀者或孤疑:在香港明明見過多款加菲貓電話,甚至有不同神態。三女Sugar問爸爸:「這款像打瞌睡,網上見有些眼睛精神一點。」李先生解釋那些是其他公司仿製的後期產品,「原裝只有這款表情,我們見過你說的,沒有我們做得那麼好。它好在生動,懂眨眼又實用。當年幾鍾意佢,幾得鬼意」。加菲貓電話剛推出時在歐美大受歡迎,成為家庭和辦公室的潮流象徵,也被用作禮品和收藏品。然而,隨科技發展和無線通訊的普及,有線電話逐漸被淘汰,加菲貓電話的熱潮也逐漸消退。2019年,法國布列塔尼地區的海灘出現多件加菲貓電話的碎片,當地傳媒查到碎片來自1980年代因暴風雪沉沒的貨輪,船上當時載有數千部加菲貓電話。這事件令電話再受關注,掀起收藏熱。

大女憶說當時她不太欣賞這產品,不知道它多受歡迎,「好像很普通,因為爸爸常拿玩具回來,我們可能已經習慣了」。父親也經常拿Lego積木回家,客廳長期放了一箱,是Sugar的最愛,「那個年代住公屋有成籮Lego很奢侈的。受爸爸感染,我喜歡玩手作,不太喜歡芭比玩具」。

/電/子/歲/月/

香港東莞設廠房 做老闆一腳踢

從一堆舊物中,李鈞祥翻出手掌大小的廠證,憶起於1978年經朋友介紹加入泰科,那時已工作近10年。他在內地中三畢業後來港投靠親人,見證香港製造業起飛,「那時是50年代,還是很辛苦,要70年代才起飛」。他先在九龍砵蘭街的機器廠做了5年學徒,那時整條街都是廠,不像後來般燈紅酒綠。之後,他做過環球機鑄、世樂等大公司,「我自己有寫下來,打算應徵時給個履歷,不知放哪裏了」。後期他主力做工模,他拿出當年的私伙打磨用具,說自己帶的做得較得心應手,當中有數把游標卡尺,包括瑞士製、當年賣1800元的手動版本,他即場示範量度女兒的髮絲;後期則有日本製的電動版。很多時,他要量度組件間的空隙,這時要出動不同厚度的鋼墊片,「厚薄以一絲一絲計算,用別的工具塞進去量度,再去度它的厚薄」。另有支似牙膏般的,是英國的鑽石膏(Diamond Compound),可將鋼模拋光至像鏡面一樣,當時約150元一支。此外,還需配合膠棍、木棒、鑽嘴、像雕刻用具的各款筆銼等,才可以完成打磨。但模具歸公司所有,不能像玩具般帶回家留念。

他於1988年與幾個工模行家開設名為「業豐」的玩具廠,全盛時期曾購入屯門廠房,1990年代在內地東莞設廠。有美國公司向他提供模具組件,請廠房裝嵌;有的客人提供設計圖,廠房便製作未上色的粗胚作樣辦。他在兩地奔走,子女周末會到屯門或東莞,跟他一同飲茶、去公園,Sugar最記得爸爸常用金屬保溫杯焗福字麵做消夜,替內地師傅通宵「執手尾」。李鈞祥遺憾地說:「對家庭不是那麼好,家庭時間少了,很難兩全其美,香港人是這樣。」十數年前,他終結束生意並退休。

/心/中/寶/物/

細節、比例跟到足 電動火車最考工夫

在眾多泰科玩具中,李鈞祥說加菲貓電話不算複雜,因只用一種ABS膠製造,「叫做大文大路」。反而它旁邊的米奇老鼠電話更講究,背包位置其實是聽筒,上面有重撥、靜音等按鍵。米奇的頭髮和臉孔由兩種塑膠製造,「臉那些是軟膠,所以久了它會縮小,現在是鬆的,加菲貓那些不會走樣,要看膠的質地」。

而最考做模工夫的,要數產自1980年代的電動火車,他說玩具依足實物製作,備有馬達和路軌導針,通電後可自動行走,火車頭煙囪會冒煙和亮燈,「很懷念那年代的玩具,做到那麼幼細 ,比例跟真的一樣,這款我最喜歡」。但這玩具同樣為美國家庭而設,一般香港家庭的單位只有數百呎,連放路軌也有難度,所以這些火車一直放在他的精品櫃中。李鈞祥最初接觸的是合金汽車玩具工模,到後來塑膠普及,見證玩具材料的演變,他說:「塑膠比合金容易。那個爐要要煮熔金屬才啤到產品,有師傅裝模裝漏了一支針,一啤出來像煙花一樣,很危險,啤機師傅遍體都是傷。那些頂針有數十支,有時(難免)漏了一支。」

/觀/眾/交/流/

外孫好奇 手把手學用游標卡尺

Sugar 12歲的兒子Marcus雖然已見慣公公家中的玩具,但這是頭一次聽到公公說它們的來歷。尤其是自小已用手提電話的他,甚少機會用到卡通有線電話。他見到一堆量具時躍躍欲試,於是公公手把手,教他怎樣用游標卡尺量度米奇的手指。原來這樣立體的組件,要拿得穩又量得準並不容易。

公公有本1987年的泰科玩具圖錄,當年由美國寄來,說是中高層員工才可拿到。Marcus翻揭圖錄,覺得與現在的玩具外型差很遠,他自己則最愛玩任天堂Switch及扭計骰。Sugar補充,現在扭計骰也有進步,不同以前的難扭,更加順手。

一直協助招募受訪長者和青少年的社企「臨敢珍」成員Martina為今期有孫子參與感到欣慰,總結說:「臨敢珍一路推動自身家庭跨代共融。這次訪問由自家長者娓娓道出人生故事給家中的孫兒聽,能建立孫輩對祖輩的認識與理解,增進兩代人的感情、珍惜彼此的陪伴。」

文˙ 梁雅婷

{ 圖 } 朱安妮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關字詞﹕每日明報-星期日Work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