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新世界:AI與真人作家對決

文章日期:2023年08月08日

【明報專訊】■鄒:鄒健宏

■蔡:蔡永中

蔡:聽講鄒sir你是超級書迷兼作家,還跟幾名本地作家和AI共同創作小說,在今個暑假的書展面世,肯定忙個不亦樂乎。

鄒:的確忙到「甩轆」,但能夠成為本地首本跟AI共同創作小說《AI小說煉成》的作者之一,很有滿足感。

AI平鋪直敘 假情感明顯

蔡:可以簡單講解一下你們是怎樣和AI合作嗎?

鄒:我們4個作者利用ChatGPT及特定指令,重新創作原有故事,包括我的《好心分手@幻愛都市》、黃獎的《臥虎藏龍劏房族》、柏原太賀的《男友交換網站》及陳美濤的《我的職業是:代人提出分手》。我們利用AI改編各自的作品,生成另一篇小說,再回歸傳統印刷紙本,希望讓讀者點評兩者優勝或不足地方。

蔡:AI風頭雖然一時無兩,而且好像無所不能,但我讀過《AI小說煉成》,你們每個原作者的創作各有風格,主角人物栩栩如生,擁有七情六慾,情節峰迴路轉,趣味盎然。但AI在寫小說這個工作上,表現明顯比下去,似乎少了點「小說味」。

鄒:你說得對,我們幾個作者也有同感。黃獎認為AI仍然很初階,恍如一個仍在起跑線的小學生。他指小說創作和其他文章不同,需要意外驚喜,但AI的創作比較平鋪直敘,沒有高潮起伏;柏原太賀說感覺到「寒意」,直指AI的假情感太過明顯;陳美濤則笑言AI寫男女嘈交,女仔只會理性地提出溝通,欠缺真實女生的反應,像是幼稚園教師教小朋友,遠遠不夠人性化。就如黃獎說,AI代我寫小說,我認為在可見將來不可能。

扼殺年輕作家機會?

蔡:那你又有什麼看法?

鄒:我的意見跟他們大致相同,我和團隊最近在研發一塊人工智能玻璃,內藏一個虛擬人物,可以隨時解答提問者的不同問題。我們試過問多條帶侮辱或冒犯的問題,但每次「她」也以最專業及正面態度回應,這個應該是智能系統的設定模式:不談政治,沒有色情暴力,從不反叛,也沒有仇恨,與人類世界不太一樣。AI寫的小說沒有七情六慾,這個理所當然,我從來沒有期望AI寫出精彩絕倫的小說。

我反而想提出一點,就是在發起和籌備這部小說時,遇上一個可怕的經歷。某老朋友知道我將用AI創作及出書,直指做法扼殺了年輕作家的機會,像背上了摧毁人類文明的大罪。但我有不同看法,年輕人比我們都懂得利用科技,反過來說,應該更容易協助他們成為新一代的作家。

蔡:這倒是真的,年輕人不斷地利用科技開創新天地,因此科技與文化的結合是未來趨勢。

鄒:我們可以期待科技帶來的變革和進步,但也要注意控制科技的使用,避免對人類造成負面影響,不能失去人性和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文︰香港數碼資產學會理事鄒健宏×特約記者蔡永中

相關字詞﹕AI生成內容 AI小說煉成 鄒健宏 虛擬新世界 AI小說 作家 每日明報-FE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