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house 夜夜笙歌更繽紛

文章日期:2023年10月20日

【明報專訊】鬧市這天,燈影串串,「香港夜繽紛」經過颱風小犬的短暫阻延後再出發。去夜市篤魚蛋是樂趣,跑進live house欣賞現場音樂也是不少世界級城市的生活點綴。當香港藝術節以澎湃的節目場數佈陣疫後回歸,live house的夜夜笙歌是另一與城市同呼吸的作息。工廈live house受工廈地契和公眾娛樂場所牌照所限,有違例之嫌;走入商廈、餐廳和地舖,原來都有live house的蹤影,當中不乏地下經營。

除了是消遣場所,作為小型音樂表演場地,live house也擔負了發掘和培育本地音樂人的角色,然而現時一刀切及程序繁複的牌照限制,或窒礙不少良性發展。

Live house在香港流行已久,這種小型音樂表演場地小則容納數十人,例如一間餐廳、茶餐廳或咖啡室包辦現場音樂表演,只要打開門賣票收錢,便須領牌;大者則多至數百人,最惹關注的應數已結業的獨立音樂重地Hidden Agenda(HA)。HA屢被政府部門檢控,據《公眾娛樂場所規例》,無論是否收取入場費,只要是容許公眾入場的娛樂項目或活動,均要申請「公眾娛樂場所牌照」或「臨時公眾娛樂場所牌照」。原HA團隊部分成員在沒有財團支持下,於2018年在油塘商業大廈新址成立This Town Needs(TTN),卻至2020年因疫情經營困難,無法負擔每月32萬元租金,結業收場。曾經是TTN臨時公眾娛樂場所牌照持有人、現為音樂平台OC2S創辦人阿正感嘆,當初申請牌照花了很多心機,耗時大半年跟政府部門溝通。

申牌照繁複 須與多部門溝通

「要透過食環署申請,再走不同流程,經過不同部門,如警務處、民政事務局(現稱民政及青年事務局)、消防處。收到並回應牌照牽涉的所有部門後,大家都OK,才能落實申請。」阿正說。食環署指引列明須於舉辦活動前42個工作天遞交申請,不過,遞交申請的前提是,申請人已經部署好場地,也有相關文件和圖則,能夠讓相關部門審核。

阿正解釋,如果申請在九展或會展,時間會短一些,因有齊過往的業務紀錄和圖則。但若要搞一個新的live house,則需要在有關場所準備好所有重量、垂吊裝置,舞台結構等資料,申請才可展開。當日的牌照屬臨時性質,也有成本的取捨。「如果你申請一個permanent(永久)牌照,過程會更加繁複,部門要求的文件會更加仔細,計算要求更高。」

「在西九不能獨立經營」

Live house申請公眾娛樂場所牌照當然有成功例子,無獨有偶,位於西九的留白Livehouse(下稱留白)和大角嘴商場利奧坊的Lost Stars Livehouse Bar & Eatery(下稱Lost Stars),背後均有大機構支援。

留白2019年在西九文化區(西九)開幕,佔據表演場地自由空間地下一隅。留白除有餐飲業務外,負責人麥波稱,考慮到在留白的音樂演出可以賣票,便與西九一同着手申請公眾娛樂場所牌照。可是即使有西九協助,留白又是第一手使用該地空間,理論上較易配合牌照要求,麥波卻嘆道︰「那時都用了超過3個月才正式入到(牌照)申請。」因西九有專門的音樂部門,留白的音樂節目主要由西九網羅本地和海外的音樂家,在平時周五、六晚,或者在10月舉辦的自由音樂爵士節演出。留白的live house演出有分公開及閉門。一種是客人在留白飲食就能享免費音樂,「閉門表演」則是音樂專場,公眾須購票入場。

雖然留白背後有西九支持,但同時亦受西九的園區性質限制。麥波不諱言,西九周五、六因為自由空間有音樂節目,特別人多,其餘時間人流不足,當自由空間休息,留白亦會跟着閉門休息。因此他認為留白在西九裏並不能獨立經營。

辦婚禮搞活動幫補收入

另邊廂,2018年成立的Lost Stars同樣既是live house又是餐廳。Chief Administrative Officer張可澄(Krystle)2019年加入Lost Stars團隊,她透露團隊在開業前已期望找到地舖和高樓底的單位,位置足夠容納大量觀眾,場地音質達要求自是不在話下,自然考慮商場舖位。他們聯絡過許多商場洽商,最終恒基旗下的利奧坊願意接納。因為Lost Stars是利奧坊首批進駐商戶,利奧坊便協助他們申請live house所需的公眾娛樂場所牌照,加上Lost Stars其中一名合伙人是室內設計師,熟悉物料和條例。然而即使兩者通力,牌照申請前後也用了一年多時間。

「我在這裏最感動的時刻,是看到很多本身在我們這裏唱的樂手,他們都慢慢可以走出去。」誠如Krystle所言,per se、吳林峰等音樂人成名前,都曾在Lost Stars演出,如今也登上更大的舞台。

「我們看到很多香港本地樂手,可能欠缺的就是一個平台。」Krystle說。但經營並不容易,Lost Stars除了餐飲業務,疫情前已有接辦婚禮,幫補收入。「因為我們有很好的音響,也有一個漂亮的舞台,我們可以開始走(辦)婚禮這條路,或者一些公司喜歡搞歌唱比賽,我們就慢慢去做不同活動,令自己的生意更加實際。」

面對如此繁複的申請流程,另一間位於九龍區的複合式live house的負責人則表示,他不會考慮申請牌照。該店舖本來經營的生意,在疫情期間銷情慘淡。本身是樂手的負責人,在一次日本旅行後,從旅店的音樂會得到靈感,決定在店舖增加live house業務。店舖現在多辦jazz(爵士樂)音樂會,因為不肯定經營是否合乎法例要求,負責人要求不具名報道。

香港法律研究者黃啟暘指出,一個場所是否公眾娛樂場所,視乎公眾人士是否能純粹以「公眾人士」的身分「入場」。如果場所容許任何人士自由入場(或者即場買票入場),它在法律上就會構成一個公眾娛樂場所。反之,如果場地負責人對進入場所的人以某種形式加以控制,譬如用膠帶圍起有關地方,或有人檢查會籍的出入口,這個地方就不是公眾娛樂場所。不過,如果核實身分的機制不全或不嚴謹,法庭可能會認為核實身分的過程只是掩飾手段,進場者實際上是以公眾人士的身分入場,該場所仍可能會被視為公眾娛樂場所。

上述複合式店舖的live house活動,最初讓人免費入場、自由捐款,後來採用年費會員制度,要先入會才能參加音樂會。為進一步減低違例風險,負責人表示會在接近活動開始前才宣傳。這樣的安排看似足夠「私人」,也杜絕walk-in(無預約參與),但負責人仍然不放心。「當然最好就是申請娛樂牌,但我們沒能力負擔牌照費,也不清楚細節。」

負責人無奈道:「風險怎樣都會有,所以我也想過放棄live house,但暫時感性大過理性。這樣的一個空間很有意思,可以connect(連結)到喜歡jazz的人。每次活動結束,看到musician、觀眾很開心,自己都高興。」

格林美獎得主演出 喜跟觀眾更親密

爵士樂餐廳在外國盛行,紐約老字號爵士樂餐 廳 Café Carlyle 在香港也有分店,廣邀本地和國際爵士樂手。Café Carlyle Hong Kong在本月上旬更請來格林美獎得主Lisa Fischer來港演出。她並非首度來港,2016年曾在香港藝術節亮相,但今次由舞台轉戰餐廳。她認為在餐廳可以跟觀眾更親密,同時更多音樂平台開放,才能培養新音樂人才,讓他們繼續發展和進步。‍

Café Carlyle位於私人會所Carlyle & Co.內,Carlyle & Co.的Director of Music & Artist Curation(音樂及藝術家策展總監)Francisco Ricafort認為,「音樂在任何類型的夜生活場所中都是必不可少的——沒有音樂就沒有氛圍」。若要營造夜生活的氛圍,「香港夜繽紛」的下一步會否就是香港夜音樂?近日消防處亦配合「香港夜繽紛」活動,只要夜市營運者符合基本消防要求,就能夠在夜市場地設置攤檔明火煮食。於是記者向民青局查詢,會否配合「香港夜繽紛」,放寬、豁免或簡化live house申請公眾娛樂場所牌照。局方回覆指,「政府一直密切留意公眾娛樂場所牌照的申請情况及審批程序,盡量在確保公眾安全的前提下,便利申請人處理有關牌照申請事宜」。

文.梁景鴻、嚴嘉栢

編輯:梁小玲

設計:賴雋旼

電郵:friday@mingpao.com

[開眼 文化力場]

相關字詞﹕公衆娛樂場所 音樂表演場地 開眼 香港夜繽紛 文化力場 每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