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內在與外在界限 女人如何再創造「女人」?

文章日期:2023年10月25日

【明報專訊】張愛玲曾於《有女同車》一文中寫︰「女人一輩子講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遠永遠。」但假如女人一輩子講的是女人本身,命途應該會有很大分別。現於倫敦Royal Academy of Arts展出的Marina Abramović回顧展,以及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舉行的Gabrielle Chanel. Fashion Manifesto展覽,兩者的主軸雖非女人或女性主義,卻都讓人看到女人作為男人另一半以外的命途。

「我不是女藝術家,我只是藝術家」

先談現於倫敦Royal Academy展出的Marina Abramović作品回顧展。作為首名於Royal Academy作個人回顧展的女性藝術家,生於南斯拉夫、現居紐約的行為藝術家Marina Abramović,對自身性別定型有不少反思。她在2007年MoMA藝術展The Feminist Future演說時提到︰「我不是女權主義藝術家。我是女人,但我不是女藝術家,我只是個藝術家。(I am not a feminist artist. I am woman, but I am not the woman artist, I am just an artist.)」一反「女性藝術家」這種過分簡化的說法和概念。

作品挑戰自身精神和體能極限

被視為行為藝術之母的Marina Abramović,作品大都挑戰自身精神和體能極限,如於展覽入口陳設的,是她在2010年MoMA展出的作品The Artist Is Present,展示她在館內與不同現場觀眾對望3個月的作品選段,以及一左一右展出她和觀眾的照片。她在1974年展出的成名作Rhythm 0,則是長達6小時,她本人企定定任由觀眾用枱上包括手槍、刀片等道具擺佈,探索公眾人士與空間的界限。

除了她與現場觀眾互動的作品外,她與德國藝術家Ulay的互動作品,如用上弓箭的Rest Energy,1980及互相呼嗌的AAA-AAA, 1978紀錄片段亦於展內播放,探索愛情關係的底線。其後她也有不少探索身體界限的作品,如以快刀穿梭手指之間的Rhythm 10等,但自她在中國長城展出的作品The Lovers, Great Wall Walk, 1988後,便走出挑戰身體極限的藝術方式,不少作品與靈性生活結合,如讓人感受礦物能量的Red Dragon, 1989,到後來探索生命本質的Nude with Skeleton, 2002/2005/2023,以及講求如何以沉默與觀眾溝通的The House with the Ocean View, 2002/2023,都在探索身體及精神在物質層面上的界限,以身體而非性別為界限。作品需要是女性身體嗎?又不盡言,Marina Abramović的早期作品無疑利用了女性的脆弱(fragility)帶來戲劇效果,但換轉成男性來執行和演繹,也能達到表現肉身界限的目的。

Chanel回顧展 展出真絲水手服

假如Marina Abramović的作品是內在的精神挑戰,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舉行的Gabrielle Chanel. Fashion Manifesto則是走外在路線。這個先後在巴黎、墨爾本展出的回顧展並非首個品牌時裝展,有別於2005年在MET舉行的Chanel,又或是曾於香港舉行的Mademoiselle Privé,這次聚焦展出Gabrielle Chanel於1910年創立品牌至1971年最後親筆系列的作品,並無新近如Karl Lagerfeld或現任創意總監Virginie Viard的設計。

相比其他城巿的巡迴展,今趟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展出的版本有100多件新展品,亦有現存最久遠古董之一的1916年平針織真絲水手服,將內衣素材用於外衣。展內也有不少她為名人如Marlene Dietrich、Diana Vreeland等設計的訂做服,又或是1939年親筆簽名的手印。展覽亦因應巡迴之地,設有Chanel in Britain、British Influences等小展區,展示法式設計中的英式血統。Wartime Contacts部分則展示她的約談紀錄及嘗試與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通訊的簡錄。不過觀眾最關心的應該還是服裝和配飾,如品牌雙色鞋的試樣。但最叫Chanel迷喜愛的該是展內以The Suit為題的部分,在展覽中亦最具象徵意義。

The Suit空間 斜紋軟呢套裝為主角

眾所周知,Gabrielle Chanel的設計原點是為自己設計服飾,然後推己及人,用上黑色、男裝物料等來製作女裝,現在已習以為常但在當年都是革命之舉的設計。當大家走進以斜紋軟呢套裝為主角的The Suit空間,一次過目睹品牌超過50多套套裝(當中更包括Chanel本人在1958/1959秋冬時穿著的私伙套裝),的確有種重複得像制服的感覺。回溯當年,其設計的確為女士提供日常著用的時裝制服,結合男裝的靈活結構同時保留下身的半截裙,沒有過分強調女性的線條反而有種以往沒有的利落與英氣,為女性創造出前所未有的中性化選擇。●

網址︰www.royalacademy.org.uk

www.vam.ac.uk

文:Dawn Hung

編輯:陳淑安

美術:謝偉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相關字詞﹕倫敦 Marina Abramović 每日明報-Life & 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