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夢醒來不再吃肉? 他者視角觀「失常」 「植物」狀態思人生

文章日期:2023年12月08日

【明報專訊】從連場血腥噩夢醒來,她,決定不再食肉。韓國作家韓江得獎小說《素食者》筆下女主角英惠吃素的原因非比尋常,家人對她的決定摸不着頭腦,亦未曾嘗試理解。英惠無視他人的壓迫與否定,堅持茹素,及後更拒絕進食,渴望成為一棵真正的樹。藝君子劇團藝術總監黃呈欣一口氣讀過小說後感嘆不已,認為書中對人類、植物與大自然各種關係的描述,與日常生活連繫緊密,決定把小說改成戲劇,最終創作成藝君子劇團12月底上演的新作《植物人》。

劇作靈感自《素食者》及盧梭

《植物人》是繼《牽牛花》後,藝君子劇團再度推出的「植物思人」系列作品,系列以植物為載體,從中思考人性。原小說分別透過英惠的丈夫、姐夫和姐姐3個視角,刻劃英惠從發夢、吃素、絕食到精神失常的過程。《植物人》劇作保留了這個故事流程,同樣透過他者的視點出發,但身兼編導的黃呈欣說她在內容上加了很多自己的闡釋去講述「感覺/人性感觀」的主題,因此強調這次不是小說改編劇作,而是「靈感來自」小說。除了《素食者》,《植物人》的靈感還源自法國哲學家盧梭晚年作品《一個孤獨的散步者的夢》——記錄盧梭生前最後兩年對人生的自我審視,以及對自然的嚮往。

黃呈欣說,她創作時嘗試代入英惠的世界觀去閱讀故事,以了解其思維模式。她驚訝盧梭的晚年散文集啟發了自己很多,「我竟然是從一個法國老年男人的視角去閱讀女主角真正的內心世界,她怎樣繼續在空間入邊,不透過傷害其他人,去得到她獨立獨行的生活模式」。黃呈欣續說:「書裏有一篇是盧梭用了兩頁紙不停地描述『A覺得我是個怎樣的人;B覺得我是個怎樣的人;C覺得我是個怎樣的人……』看完後有一種和我想透過《素食者》這本小說重新創作時,(想表達的)那樣東西不謀而合。我一定要把這個文字結構放在劇本上。」黃呈欣認為比起探究為什麼主角會做出不吃肉、不戴胸圍、裸體等有違社會規範和主流的行為,劇本最想說的是他人對主角這些所謂「失常」行為的觀感。

刻意混淆性別界線

為了突顯主題,黃呈欣在劇本作三大改動。首先將所有人名刪去,例如改以「女人」來稱呼英惠,或只保留每一個人在社會入面、人與人之間關係的稱呼,使觀眾覺得這些事件不是只在英惠身上發生,是其他人都可能會碰到的經歷。第二,姐夫的角色變做姨甥,以不同年齡層的視點閱讀。第三,選角時刻意混淆性別界線,找來男演員蔡明航飾演「女人」,其餘的男性和女性角色全部交由女演員扮演。黃呈欣希望男觀眾閱讀時不會只站在一個位置覺得「那些女人很慘」,而是理解到對方經歷。她解釋不把全部角色性別反轉的原因,「受壓迫的事情無關性別事,男性可能會有被壓迫的時候,女性很多時候也可能是幫兇」,因此性別在劇作中也不是重點,而是社會怎樣去建構各種意識形態。

那麼,演員會怎樣演?對飾演姨甥的陳頴璇來說,角色是怎樣的人,她就怎樣去演,「其實男性都可以很豪邁、很feminine(陰柔),反過來女性一樣,所以我只需要理解究竟他/她的思考模式、行為模式,導致他/她的身體會是怎樣被眼睛看見,例如就是他自卑,他是寒背的」。飾演丈夫的黃釗鑫則說:「就算我肉身外表有個大胸,看起來是女人也好,或者你都會覺得我的靈魂是個男人。」在劇裏飾演多重角色的郭翠怡最後點出:「其實慢慢去到最終都是當作純粹的一個生命體來看,其實他/她沒有任何標籤,就好像回歸到植物那樣的狀態。」

《植物人》

日期及時間:12月22至23日、27至30日晚上8:00;12月23至24日、30至31日下午3:00

地點: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大盒

票價:$250至$400

詳情:bitly.ws/34K6t

文:何詩韻

編輯:謝秋瑜

設計:賴雋旼

電郵:friday@mingpao.com

[開眼 藝述速遞]

相關字詞﹕開眼 每日明報-副刊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