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香港中樂團 跨界合奏三國史詩

文章日期:2023年12月08日

【明報專訊】音樂在遊戲體驗上舉足輕重,節奏快慢、旋律起伏都會影響玩家投入程度。試想像,當你統率千軍萬馬,領兵攻城掠地,此時應當響起怎樣的音樂?內地「網易遊戲」製作發行的手機遊戲「率土之濱」以三國歷史為背景,踏入8周年,邀來香港中樂團演奏遊戲音樂,並在線上「率土之濱同慶日音樂會」表演「不負時代」慶典曲目,回饋玩家。遊戲音樂首次採用純民樂編曲,這不僅是音樂家黃智騫和遊戲界的新嘗試,也是香港中樂團第一次參與遊戲音樂。黃智騫說:「我幾乎沒見過有任何一個遊戲是完全用中樂團來演奏,沒有人這樣試過。」

「率土之濱」首用純民樂編曲

「率土之濱」一直以來藉遊戲拉近中華傳統文化與當代年輕人的距離,配樂就是其中一個弘揚傳統文化的載體。黃智騫從2014年「率土之濱」開發測試階段已經負責遊戲音樂作曲,不過在遊戲發行頭兩三年,並沒有特定創作風格。考慮到商業性質,初始階段的遊戲音樂沿襲較保險、不會出錯的方向,按照日系音樂風格創作。直到第4年,黃智騫才建立了較固定的音樂風格和語言,慢慢在商業和音樂藝術之間找到平衡,將中國特色樂器融入創作。

黃智騫指出,內地有些音樂團體巡演風格要不太過傳統,要不太過現代,現代到大家都聽不懂,是兩種極端。經過多年摸索嘗試,與歐洲管弦樂隊的樂手、音樂總監和老師溝通,他發現原來外國人不是聽不懂中國音樂,而是作曲方法使他們不感興趣,或太過傳統的音樂對他們來說只是一種獵奇。黃智騫認為,「你拿回以前的那一套,或不改良任何東西,你是沒有辦法令人們對中國文化或音樂產生一種持久的興趣,以及令人真正理解你的音樂內涵」,於是他得出「以西方音樂語言去表述中國文化」的方法來製作音樂,把中國音樂翻譯成一種外國人也能聽懂的語言,變成貼近普世審美的作品。

2021年,黃智騫創作了《率土之濱——十三州府交響組曲》,巧妙將中國民歌及特色樂器與管弦樂融合,奏出三國時期13個州府的風貌,組曲獲得荷李活音樂傳媒獎(The Hollywood Music In Media Awards,HMMA)年度器樂/管弦樂類作品提名。來到8周年,黃智騫向遊戲公司提出使用純民樂編曲,起初公司擔心音樂聽起來太過傳統,譬如鼓曲會讓人覺得跟不上潮流,不像商業作品,但黃智騫不認同,因為他看過一隊中樂團的資料,知道他們將傳統樂器改良,聲響聽來較現代、豐富,而樂手的專業能力也能勝任他們的要求,黃智騫指的就是香港中樂團。

線上音樂會以改良樂器演奏

隨着香港中樂團發展和滿足表演需要,樂團表演除了使用傳統樂器,還會用上多種新改革樂器,包括環保胡琴、唐式小阮中阮、加鍵嗩吶等,這些樂器在同慶日音樂會上亦大派用場。音樂會的第一部分《同慶日組曲》分別從「晨光」、「晌午」、「暮色」、「星夜」4個角度展示在三國世界的一天;第二部分是年度主題曲《青梅煮酒》,主題圍繞在遊戲今年主推的角色劉備和曹操身上,以音樂和歌詞表現兩人不是對立,而是互抒胸懷,識英雄重英雄。香港中樂團藝術總監兼終身指揮閻惠昌接續舉例改良樂器的演奏效果,「環保胡琴系列的高胡、二胡、中胡、革胡、低音革胡,這5種樂器作為基礎的弦樂聲音是非常飽滿和諧;唐式小阮中阮音色非常統一,從高到低音組成金字塔式的音響」,奏出來的聲音既結實飽滿,又宏厚明亮,音色相互融合,最終遊戲玩家反應正面。黃智騫稱當時擔心玩家反應,「因為他們聽了這麼多年的配樂,包括一些史詩電影或遊戲,其實它是離不開管弦樂……他們會不會有一種固定的審美,就是沒有辦法接受中樂作為大樂隊去演繹所有情緒?」結果用中樂樂隊演繹,反應出乎意料,音樂會更獲得2023年HMMA年度線上音樂會提名。閻惠昌說:「做遊戲音樂也打開樂團的另一個音樂品種。『植根傳統,銳意創新』是我們的藝術方針,所以只要是在發揮中樂的這個基礎上,我們可以嘗試任何跨界的合作,這次是非常好的一次合作。」

盼中樂成遊戲標誌 衝出海外

「率土之濱」已在港澳、日本和東南亞等地上架,遊戲公司明年目標是把市場擴展至歐美國家,黃智騫期望繼續使用中樂配樂,將其變成遊戲獨有風格和標誌,幫助遊戲品牌提升藝術品質,製作具有欣賞價值和藝術感的商業作品。「遊戲公司馬上要將這個遊戲推去歐美市場,如果遊戲裏的文化內涵不被認同的話,公司其實很難去開展它的商業。」黃智騫又說:「現在內地的文化方向就是文化出海,希望全世界有更多人去了解我們的傳統文化,或對於我們創作的人、對於樂團來講,我們能夠令外國觀眾接受和認可這個音樂作品,也是我們搞藝術的這部分人的成功。」

文:何詩韻

編輯:謝秋瑜

設計:賴雋旼

電郵:friday@mingpao.com

[開眼 數碼跨界]

相關字詞﹕開眼 每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