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人最喜愛的詩

文章日期:2023年12月15日

【明報專訊】V:

在閱讀還甚流行的時代,英國BBC出版社曾於1996年出版名為The Nation's Favourite Poems(國人最喜歡的詩)的詩集,選取了人們最鍾情的100首詩。由16世紀的莎士比亞,到20世紀的Dylan Thomas,跨過幾百年歷史。可見人們對詩歌的喜愛,穿越時代,不分何時何地,人對世間萬物在情感上的執著,都是同悲共喜,從沒改變。

這詩集最能吸引我的地方,不在曲高,而是在於淺白,直透人心,令人久久不能釋懷。

The Thought-Fox, by Ted Hughes

"I imagine this midnight moment's forest:

Something else is alive

Beside the clock's loneliness

And this blank page where my fingers move.

Through the window I see no star:

Something more near

Though deeper within darkness

Is entering the loneliness..."

看,多麼簡單直接的文字,把深夜的孤寂感,用最溫柔動人的方式表達出來。曾幾何時,不少讀者手拿着它,在公共車上,隨便翻看一頁,原志在打發時間,結果被其中的一句幾字勾動了靈魂深處。

近來為許鞍華導演的紀錄片《詩》配樂,認識了黃燦然和廖偉棠兩位香港詩人。電影不辭瑣細,反而有豐富的時代信息。詩在2023年的香港,更有行吟之力,除了表現如歌的迸裂與感發,還在於強烈的質疑、突破與控訴。原來,詩在不同時空的出現,會引起讀者同樣的共鳴。這是詩人看過社會風景,萌生的憂慮與情感,過了幾十多年都會是最新鮮、最迫切的。最後再跟你分享黃燦然《哀歌》的其中一節:

「站在黎明的碼頭,我是黑夜的孤獨者。

站在白天的故鄉,我把出發的影子拉得比歸來還長。

站在晨光中我理解到傍晚之所以被黑夜吞沒的緣由。

我永遠在從這裏離開,又永遠在從別處歸來。

在大海的耳畔我把山風的嘆息連給波濤。

在商業的中心我把祖國的神秘花朵藏於耳中。

在巴士上、火車上,在緩慢而平穩的輪船上

我把奇異的目光投給玻璃山水、撲克面孔

和同樣冷漠的城鎮和城鎮。

在黎明的山崗,

在曙光的航空站,我是夜以繼日的抒情詩人。」

那深深的寂寞,只會分享給喜愛讀詩的人。

O

文:江逸天

(O,以音樂說故事的人)

[開眼 大都會文藝誌]

相關字詞﹕開眼 每日明報-副刊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