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s of seeing:石屎整figure 竹枝種花 沙塵中的地盤藝術

文章日期:2023年12月17日

【明報專訊】鐵灰色圍板圍封,閘口總有警衛看守,要待有車輛出入,閘口打開時才能伺機窺探,但總又予人危機四伏之感。施工地盤沙塵滾滾,炭燒地盤佬(化名,下稱「炭佬」)卻特意拍下地盤中的二三事,說想從看似一成不變的工作中發掘地盤新面貌,分享上Instagram展示給大眾,從他和他的「攝影作品」中能看到地盤的什麼樣子?

工作需要拍照 從中找作品

炭佬說做地盤的人常有個習慣,「見到衰嘢就影低」,例如滿地垃圾鬧人唔清場、爬高爬低危險動作要警告、做嘢有瑕疵要改,每日拍下的照片累積下來成千上萬,不過除了這些負面的照片,他決定拍照記錄地盤特別的場景,學習欣賞地盤的人與事,向大眾公開地盤內裏的樣子。記者滑了一下他IG專頁中的地盤相片,作品之多讓人眼花撩亂,觀賞時還是得點進去看內文的說明。

其中一幅只見黑色膠漿一點一點、不偏不倚,整整齊齊的唧在灰色的烘焙紙上,恍如馬卡龍,炭佬先是賣了個關子:「每一棟建築物必有的建築設施,但大部分人都唔會留意,會留意的人又一定唔會睇」,原來是他在地盤看到師傅整盲人磚(tactile),師傅唧膠像在唧忌廉,手藝媲美蛋糕師傅。他還順道介紹盲人磚的冷知識:直間是指引使用者安全路徑、細圓點指示分叉路或轉方向,大圓點是危險警示,警告使用者前面有潛在危險,如過路處、樓梯級或扶手電梯的起點和終點。黃色盲人磚在香港幾乎隨街可見,公共設施內的通常是黑色,商場見到的則是銀色的盲人磚。他說盲人磚周街都有,但不是每個人都會多加留意,更別說思考背後的製作過程。

妙用剩餘材料取樂

另一張相是表面光滑的灰色LEGO公仔。又見到「芝麻糊」被倒進啫喱模,附圖說:「2桶Espresso,唔該」,再往下滑才看到hashtag #清水混凝土,原來那是石屎倒模製成的figure。混凝土是由英泥、碎石、幼沙、水和一些添加劑混合而成,由混凝土廠攪拌材料開始,承建商須評估車程,預先說明石屎出廠的可塑性(workability)要求,因石屎由出廠開始會慢慢凝固和變硬,例如落馬路的石屎須具低可塑性和快乾,以便車輛通過。石屎運到地盤後再做塌度測試(slump test)判斷石屎是否太乾,確保石屎黏度符合標準,才落石屎(混凝土澆灌工程)。LEGO公仔只是廢物利用,炭佬講地盤工閒來都有此習慣:「用混凝土整figure,鋸啲唔用嘅竹加頂安全帽整花盆,反正(用剩的建築材料)最後也是垃圾,不要浪費」。一碌竹加安全帽整花盤?一枝竹能承重多少?他接着介紹地盤手工系列另一作品,是一面牆掛着兩枝竹和一個膠樽,竹和膠樽中通外直,內部挖空灌了泥,種出綠葉來,工人還特意標示「植物雖美,自重勿摘」。牆身則有「+5.920、下600做好」的麥克筆標記,像是在打啞謎。炭佬解釋,「+5.920」標示的是基準水平面(亦即「香港主水平基準」),表示這條線比海平面高5.92米,「下600做好」是「完成面指示線」,這條線指示工人完成所有地面鋪雲石或其他裝修工程後,跟這條線的距離是600毫米,有了這兩條線,完工後的基礎建設才會平直,而非高低起伏。

挖掘地牢遇「耶穌光」

這些地盤塗鴉,不時在街道的地面也能看到,有用彩色噴漆畫下的奇怪符號,有像是拍照按下對焦時會出現的四方框,也有意味不明的英文字母,炭佬為它們拍下照片,發布到專頁上,說這算是都市的另類塗鴉。這些塗鴉原來是做地下設施勘察(Underground utilities detection)時測量的痕迹,所謂地下設施,也就是幾個月前黑雨的洪水冲爛道路,看到街磚下浮現的密密麻麻管道,例如在大廈進行喉管接駁工程便要做地下設施勘察。香港的地下管道設施日益複雜,包括供水、排水、污水、電、氣體、電訊的管道和電纜,要維持地下管線系統正常運作,避免工人掘路時掘爆管道,便需要事先確定地下管道的位置,這些塗鴉便能提供幫助。

望完地,就眈吓天,幸運的話會發現在清晨或日落時分,能看到四散岔開的雲隙光,有人會稱之為「耶穌光」或「上帝之梯」。咦,等等先,炭佬這張「耶穌光」之作不見天日,也能看到耶穌光?他解釋,有時建造幾層地下停車場,要掘個好深的地牢,挖掘時為避免附近有馬路、樓宇下陷,要利用工字鐵支撐路面和周圍的泥土。密密麻麻的工字鐵讓掘到最底的地牢更見陰暗。這時有猛烈的陽光穿過工字鐵照進地牢,加上地盤裏漫天沙塵,便有機會產生廷得耳效應(Tyndall effect),出現耶穌光。背後的原理是光被懸浮的膠體粒子散射,即陽光投射到灰塵時,可以明顯看到光的線條。

另類伸展台 為DSE考生打氣

今年7月19日是香港中學文憑考試(DSE)放榜日,炭佬在專頁發布了充滿睿智的作品:地盤Catwalk台(伸展台)相片,鼓勵應屆考生,他寫道:「Raised floor(高架地板)向來是甲級寫字樓標準配備,現在趨向WFH(work from home),再高級的寫字樓也被嫌棄,科技令Workplaces(工作場所)打破物理地域的限制,你們也不要被框框於今天的成績單,人生的舞台有無限可能,今天的成績只是過程而已。」他笑着解釋,地盤的工作內容總會重複,因為建造業是一個很「古老」的行業,「差唔多咁起樓」,故有時會另闢新徑找樂趣,像是調換步驟的先後次序,相中的catwalk台便是由此而來。有時建造raised floor,即在原本的地面上再做一個架高至特定高度的地板,是為了讓機器或電腦等的電線可以從raised floor下面的空間穿過。依照人類的慣性,建造raised floor時多數會從左至右、右至左,或由上而下,不過只要工人改變習慣,從中間開始砌,便能砌成一個臨時catwalk台,左右兩邊斜放着的面板頓成了觀眾席,炭佬回想那個情景仍覺得好笑。炭佬說,辦公室內建設raised floor也是為了美觀,遮蓋地面上雜亂的電線,面板多數由鋁或金屬複合材料製成,具體選用材料取決於辦公環境的特定要求和承載能力。

游走前線與辦公室

地盤工人不但有雙建造高樓的巧手,也有藝術家的創意,在放眼是泥沙的地盤自娛自樂,要說豆腐火腩飯是男人的浪漫,地盤藝術便是工人的浪漫吧!炭佬就在他的專頁中簡介道:「現實中建築地盤是由不同巧手工匠,建造出每件獨一無異的藝術品」。

話說回來,炭燒地盤佬之名源於「曬得多,咪炭燒囉」,真實反映長期在酷暑暴曬的地盤工作,符合地盤工人的人物設定。但訪問當日,炭佬除了腳上防穿刺的安全鞋,一身襯衣看不出他是在地盤工作,也許在大眾的固有印象中,地盤工人是一身汗臭又骯髒、在茶餐廳裏大大聲說話,但事實上建造業也有一些人是單純做文職,也有一些人的工作介乎文職和前線之間,「我就是那類要在辦公室開會寫文件,也要到地盤工作的人」。作為建築項目工程管理人員,他要將建築設計師或者業主心中想建的東西或深奧難明的圖則轉化為工人可以理解並執行的資訊,「因為他們很多時未必有很高的學歷,或者懂英文」。

一般人會覺得「地盤佬」的稱呼帶貶義,炭佬說過時過節,總會被姨媽姑姐問長問短,但三言兩語難解釋他的工作,所以他直呼自己是「地盤佬」。想當初入行,他抱有「要建設社會這個天真爛漫的想法」,殊不知建樓是沉悶的工作,怕悶的他便學習多角度欣賞地盤日常,拍照寫下隨筆,分享地盤獨有的藝術創作。

文˙ 姚超雯

{ 圖 } 姚超雯、受訪者提供

{ 美術 } 鍾錦榮

{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關字詞﹕每日明報-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