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The Garden of Love

文章日期:2023年12月22日

【明報專訊】拿着BNO在東京生活,每逢搞手續,日本人都會看着我滿臉疑惑:英國人?日本的在留卡沒有分得那麼仔細,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便只是英國。大部分時間為省卻麻煩,我都點頭笑笑了事。

今年認識了一名移居日本超過20年的英國藝術家Rob Kidney。首次見面,他在主理的藝廊WISH LESS裏挾着耳筒,頂着歪歪斜斜的毛線帽,打着碟向每個到訪的客人問好。開口濃濃的英國腔,還有握手擁抱都令我感到非常親切。Rob於2001年受電子音樂組合Basement Jaxx委託設計ROOTY專輯,並為同年舉行的巡迴公演拍攝紀錄片。那是Rob初訪東京,一留便是3個月。適逢裏原宿文化爆發,他帶着無限好奇心探索東京熙來攘往的街道,被這神秘城市徹底迷住,其後於2002年決定移居東京。

看Rob早期和各大品牌如X-GIRL、CHUBBYGANG、BMG JAPAN的合作設計,以麥克筆畫滿了可愛的動物,大膽隨心,乍看之下像小孩子的塗鴉。上月與陶藝家兼WISH LESS的合伙人YOKEY在聯展「DOUBLE FANTASY」中,牆上掛滿畫了小狗、花花、水果塗鴉的陶瓷小碟。Rob用慈愛的表情說:「我喜歡畫可愛的東西。這個世界應該充滿可愛、和平與微笑。」他大學的畢業作品甚至叫kawaii。

始終鍾情可愛的他,曾在2000年頭的東京做過好幾次大型live painting。其中Swedish Style in Tokyo-Live painting with FISH (as THE KIDIOTS),在約2米乘3米的牆上以麥克筆、油漆、噴漆等創作,當年剷了skinhead的Rob畫到滿身滿臉都是顏料,眼下的大片黑色油漆像smokey eyes。腦袋閃過膚淺的感想:明明喺東京都咁英倫咁punk。隔了十多廿年,Rob在由好友團隊Social Nerd策劃的個展「HONG KONG GARDEN」,久違地做了一次live painting。英國與香港的關係不用多說,這個在東京活了半輩子並稱之為家的英國人,帶着超絕kawaii的畫作來到香港,與策展團隊飲奶茶食小炒王,搞好玩的展覽。他說:「我對這個團隊充分信任,才會再做live painting。」三地藉着創作,連結成一個可愛的花園。

寫這篇文章前跟Rob聊天,我自嘲是個從沒去過英國的「英國人」。經歷諸多動盪社會事件,促使我經常思考「家」的問題。日本人說我長得像日本人,香港人說我性格像日本人,證件上說我是英國人,我卻又真的是個香港人。家在何處?不如當自己是張在留卡,不用分得那麼仔細。Rob Kidney的創作圍繞家人、朋友、快樂和愛,便築成了家。

文:Papaya Fung

(東京浪人生活中的三次元宅。著有繪本touch和漫畫《地獄行》)

[開眼 大都會文藝誌]

相關字詞﹕開眼 每日明報-副刊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