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食還食

文章日期:2023年12月29日

【明報專訊】初次來日本的那次因緣,就是駐留在Art Centre Ongoing。

Art Centre Ongoing是一個位於吉祥寺,已有近16年歷史的獨立藝術綜合空間,1樓是咖啡廳,2樓是畫廊。除了展覽,它還舉辦講座、分享會、放映會、表演、工作坊等。持續地成為一個不同階層的人可以圍繞藝術聚集的地方,追求實驗、溝通的平台是它的宗旨。說來,我的文化差異思想大爆炸其實從這個地方開始。奇人與醉漢,認真又無聊,是我對Ongoing的一個印象。沒有美術館的整潔、畫廊的商業、學術的腔調。大家都很會聊很會喝。還記得Ongoing在10周年時曾邀請藝術家繪畫會員卡,我畫的是一幅「解酒穴位圖」。16周年,我是真的開始擔心他們的肝臟。要說說他們,說來話長,適逢越年,先講飲講食。從1樓咖啡廳說起。

Ongoing cafe現在主要是周替定食。自家製多國菜配上玄米飯,還有自家製的果實酒,真的非常好吃!在此之前,咖啡廳也曾任不同短期項目,例如我的香港朋友Rachel主理的「ひるの美」(晏之美)就是平日下午限定的居酒屋,配上香港味道的送酒菜。讓下午喝酒會內疚的日本人,不要害害羞羞,早喝早享受,微醺的下午更美。

2021年,Ongoing的創辦人小川希在奧地利學習一年期間,Ongoing cafe借出成為藝術家和策展人的料理實驗室——「指入湯」(finger in the soup)。由和田昌宏、斎藤玲児、天野太郎、福永大介主理,每周輪流煮食。「指入湯」名字是來自侍應上菜時「拇指插入湯汁」的情節,單是名字就夠暗黑。日本的中華料理店不能用「中國菜餐廳」去形容,更指由日本人悠久轉化,擁有獨有風韻的「中華料理」餐廳。「指入湯」重新包裝咖啡廳,扮成那些隱世中華料理秘店,職員廚師全是藝術家和策展人。菜單呢?有巴西的國菜「feijoada」、黑白熊貓餃子、特製兩種香料咖喱盤等。

特別想說說一次來自一日限定店「指入鮨」的經驗,是由藝術家柴田祐輔和千葉正也主理的壽司店。提前預約了的我們點了同一個套餐。第一道菜是「公共水とところてん」,是從山谷玉姫公園的公共開水直接加入心太(ところてん),即由稱為「天草」的紅藻類煮成透明的麵狀食品;第二道菜是由高野豆腐做的「橡皮擦」;第三道菜是「走路」,面前來了一隻熱氣騰騰的蒸白襪,反過來倒出的是湯汁煮大葱蘑菇;第四道菜是「光」,現場打了一道光,光的溫暖照着切刺身的壽司師傅;第五道菜「ヨイトマケの唄」是火腿蛋配上自家製精力劑(特製能量飲料),與美輪明宏的歌曲同名,是打工仔的讚歌。終於來到壽司皿,是第六七八道菜「壽司」、「收集大地之力」及「延遲證明書」。最後一道菜是煮土豆,撒上鹽。搭配的是一杯不起眼的啤酒,名為「HOPE」。認真獵奇地食完「很離譜」一餐,味道其實不錯。我想Ongoing總是令我感覺到「和藝術一起生活」的樣子。或說藝術還太濫,反正這裏的人有共聚、做飯、吃飯、生活的快樂。

文:陳楚翹(從事藝術創作,現居東京)

[開眼 大都會文藝誌]

相關字詞﹕開眼 每日明報-副刊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