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邊考現:換上「文悅古典明朝體」 街名牌難認 文化氣息搭夠?

文章日期:2023年12月31日

【明報專訊】12月開始,香港人看慣看熟的街名牌陸續變樣。記者考察大圍和中環後發現,往日街道上粗黑體的中、英文街名,部分已經變成有襯線的字樣。拍下街名牌,傳給新路牌字體「文悅古典明朝體」的共同創作者厲向晨後,他說「效果還好」。對於有道路設計研究團體提出新字體較原本字體難辨認,從未來過香港的厲向晨坦言:「這種字體確實不利於辨認,所以大概(在街名牌上的字體選擇)就要取決於,這些路牌是側重於功能,還是側重於裝飾了。」

【地 點】

大圍港鐵站、荃灣路德圍和中環港外線碼頭

【考 題】

街名牌換上有文化氣息的字體,有何優勢,有何弊端?

內地創作者未曾來港

根據政府今年5月向立法會遞交的討論文件,路政署將會用新的字體「文悅古典明朝體」,取代舊中文字體「全真字庫(港人版)-粗黑」,和舊英文字體Transport;為高行人流量的3個選定地點,開展「小區街景美化工作」,更換特色街名牌。這些地點分別位於中環港外線碼頭、大圍港鐵站和荃灣路德圍。文件解釋指,這些被重新設計的街名牌,能為香港街道「注入較為濃厚的文化氣息/氛圍」。

對於「文悅古典明朝體」共同創作者、文悅字庫負責人厲向晨來說,這款字體本身的確富有人文氣息。文悅字庫官網記載,這款字體取自明、清早期雕版善本。此前,厲向晨還設計過風靡香港、台灣一時的同類字體「康熙字典體」,以及「文悅古體仿宋」等基於古籍掃描的作品。

「康熙字典體」年前廣受歡迎

字體官網形容,「文悅古典明朝體」非常適合用在需要展現人文、手作和古拙感的場景;而跟「康熙字典體」比起來,「文悅古典明朝體」用更上乘的刻本製作,字型質素更高,字數更完備。然而,就這款字體是否能為香港街道注入文化氣息,厲向晨就有保留:「這個其實從我的角度很難講,因為文化氣息這回事,與當地環境有關,而香港我甚至一次都沒有去過,所以無法評論。」

他反而建議記者留意前幾年「康熙字典體」在香港的流行現象,如不少牛津大學出版社(中國)的書籍封面均使用這種字體。他沒有跟香港政府部門和在自己公司討論過,但估計現在香港街名牌之所以會選擇「文悅古典明朝體」,可能與「康熙字典體」廣受歡迎有關。翻看出版社網頁,可見後者被使用在董橋、陳冠中、孔慧怡、馬國川等作家的書籍封面上。

公共指示牌信息要易理解

記者向路政署查詢街名牌更換時程和考慮,署方回覆指新街名牌字體端正,整體風格與現有街名牌相同,可正常提供功能。目前3個指定地點的街名牌更換工程大致完成,會配合政府的改善市容工作安排下一步工作。而牛津大學出版社(中國),以及「全真字庫(港人版)-粗黑」的香港獨家總代理尖端資訊,則截稿前未回覆記者查詢。不過,記者約到《香港道路探索──路牌標誌×交通設計》的作者、道路研究社社長邱益彰(Gary),一起到大圍港鐵站外,考察新舊街名牌交替的美田路、大圍道、村南道和積運街。

雖然Gary對「文悅古典明朝體」能不能配合香港街道上常見的其他字體,如楷書書法、北魏體,以及有幾十年歷史的街道視覺文化有保留,但他不否定「文悅古典明朝體」的古風美學。「我其實很喜歡文悅古典明朝體。文化氣息就見仁見智,但它是基於古籍的字體,能夠傳承以前古典文化。我覺得不應該所有字體都用黑體和現代設計,也要有明體的文化傳承。」

正如Gary很珍惜懷舊字體,近年開展香港早年路牌字體「監獄體」的衆籌計劃,將舊字體數碼化保存,希望重現香港視覺文化記憶。可是,他認為若美觀的字體,用在不適合的地方,也不是好事。「不同字體設計時的出發點不同,文悅(古典明朝體)是為了美觀,而現在香港街名、路牌上普遍使用的中、英文字體是為了實用。問題就是,怎樣的字體才適合在街道上使用。」

「o」「a」「n」字母太相似

「好看、有文化氣息很重要,但街名牌更重要的是實用,要讓道路使用者可以清楚、快速閱讀。就像九龍皇帝的墨寶很厲害、很靚,但我們不會把它用在街名牌上。」Gary強調公共指示牌的設計標準之一,是「perceptible information」(信息容易理解)。在追求美感之前,先要易讀同容易辨別,否則用多麼昂貴的物料和精美的字體都是徒勞。

要判斷街名牌是否具有足夠功能性,Gary提出一種使用者驗收測試(User Acceptance Testing,UAT)的方法:找來不同道路使用者,在不同地區、天氣、距離和路面情况下做測試,看看測試者閱讀街名牌的時間是否需要超過1秒。反之,如果街名牌易辨性低,所需閱讀時間太久,可能會引起擠塞、不必要的誤解,甚至交通意外。

「現在貿貿然換街名牌,如果只是換向行人的那一面,我覺得OK的,可以理解是為了美學。但如果連向街道的那一面也換,就不太適合,因為這一面是給行人在遠處看,給駕駛者在行駛中看,這樣有點難辨識的字體就不太適合。」跟舊款英文字體Transport比起來,Transport的小寫字母「l」的底部尾端稍向上彎,能與大寫「I」作區分,但「文悅古典明朝體」的英文字型部分是有襯線字體,沒有採用此等設計。而且,後者的小寫字母「o」、「a」和「n」較難辨認,易被誤會為同一字母。

學者:路牌毋須exciting

Transport的共同設計師Margaret Calvert曾寫下,為英國交通系統設計該字體時,「Style never came into it(風格不是要考慮的事)」,他們反而要減少風格,快速傳遞資訊。這個設計項目的兩大考慮點,是快速駕駛時有什麼資訊是駕駛者要知道,以及駕駛者要在多遠處知道這些資訊。為完成這個項目,他們與英國Road Research Laboratory做了多次易讀測試,最終在英國廣泛使用,後來傳入香港採用至今。

Gary說,舊街名牌中文字體「全真字庫(港人版)-粗黑」沒有那麼廣為傳頌的設計軼事,但也是考慮實用下的選擇。「為何之前用全真粗黑體,我沒有找到答案,以前路牌設計以英文字體Transport行先,設定規矩,比如寬、高和字距等,再找來中文字體配合,一開始用監獄體,後來在(上世紀)90年代中開始轉用全真粗黑體。」

太美觀可致視覺喧鬧

他續指,有些人覺得「全真字庫(港人版)-粗黑」較死板,不夠美觀。但他回應道,這款字體未必很漂亮,但卻相對清晰,不會太粗或太幼,而且是黑體,容易辨識。他認為,字體受20至30年前科技所限,沒有精美設計,但已經達到基本要求。

理大設計學院副教授、傳意設計學科主任及信息設計研究室主任郭斯恒就表示,任何設計都要考慮使用的情况,而街名和路牌最重要的功能,是傳達信息。當閱讀時,字體的外型或字款是不應被記下,若果被記下或留意,該字體就是一個失敗的字款。公共信息設計應該要平穩地傳達資訊,避免為了追求美輪美奐,而呈現視覺喧鬧(visual noise)。「你不會見到英、美的路牌就覺得很exciting,因為它不是為了讓你exciting的,靚是沒有作用。」

「脷鰂埗鱲恆邨」無法顯示

除了易讀,缺字也是新路牌字體的一個問題。「文悅古典明朝體」的中文部分,是依照中國「國家標準」簡入繁出的6631個漢字。Gary說雖然它是繁體字體,但沒有包括一些常用的香港字。除了常用的「鐵」字,記者在文悅字體官網(wenyue.cn/fonts/508)測試,發現也無法顯示「脷」、「鰂」、「埗」、「鱲」、「恆」、「邨」字型。

對此,厲向晨說,當初設計時是為了內地客戶,而使用場景都在內地,所以字體主要涵蓋內地用字範圍。它的首批客戶,包括上海米芝蓮指南,被用了在印有「久等了!上海」的法式燉菜和馬卡龍宣傳品上。要解決缺字,港府或可自行造字,或可委託文悅字庫團隊增補字型。但厲向晨透露,公司目前沒有計劃增補缺少的香港、粵語用字。

倡港府爭取「港人版」

Gary認為,缺字情况不是設計師的問題,因為採用的字集本身與香港不同。他解釋,在日本、內地、台灣都有很好的字體,但不一定適用於香港語境,因為常出現缺字、寫法不一樣等情况,不一定適用於香港語境。他笑言,如果政府真的很喜歡這款字體,可以去訂造港人版「文悅古典明朝體」。而「全真字庫(港人版)-粗黑」之所以註明「港人版」,正正是因為它是為了香港使用而設計。Gary建議,其實網絡上已經有既不難看、又免費,也是開源的字體「思源黑體」,若政府有決心完整檢視、調整香港道路字體,這是一個好選擇。

文˙ 梁景鴻

{ 圖 } 梁景鴻、網上圖片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朱建勳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關字詞﹕每日明報-星期日Work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