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城市:乘夜繽紛餘勢 捉緊深度遊熱潮 多辦國際盛事 留高端旅客過夜

文章日期:2024年01月07日

【明報專訊】與內地多個城市今年叫停倒數活動的氣氛相比,本港除夕倒數煙花匯演前後,人潮迫滿尖沙嘴街頭,印證「夜繽紛」成功以結果為目標。只是,12分鐘璀璨煙火落下後,香江沒有留住內地同胞,不少旅客連夜衝關,未願多留一宿。有人質疑香港旅遊業旺丁不旺財,有人則指發展高端旅遊是必要轉變;港府去年花重本推廣旅遊,未來要怎樣檢討再前進?

檢討公帑是否用得其所

元旦前,立法會議員(選舉委員會)江玉歡剛從馬來西亞馬六甲旅遊後回港。讀到除夕倒數後大批內地旅客通宵離港的新聞,她不感意外,因為以2023年整年的數據來看,內地客不過夜是新趨勢,她確實對香港旅遊業的未來感到擔憂。「如果未來不過夜旅客的比例愈來愈高,對香港的影響就很大。香港是做不到薄利多銷,地方小,景點不多。但就算可以做到,也要思考這麼多人來,香港是否能承載得到?」

翻查香港旅遊發展局的統計資料,2023年1至11月的訪港旅客總人次是30,069,674,當中內地旅客有23,815,818人次,佔各地區遊客的首位,但其中只有不足一半(11,115,548人次)是過夜旅客。

過夜旅客與不過夜旅客,對於旅遊業的最大分別,是消費力的差距。在疫情與社會運動前的2018年,內地過夜旅客的人均消費,是不過夜旅客的近3倍。兩者差距在2023年再度拉開,以上半年的統計計算,內地過夜旅客人均消費7605元,而不過夜旅客人均消費僅1345元,為5倍有多。

江玉歡說近年不少國家或地區都在研究,如何延長旅客逗留的時間;但無論是哪種方法,靠單一地方的即日來回旅客,肯定不能維持旅遊經濟。「這不叫旅遊,而是day camp(日營),只不過是放大版。」她呼籲政府好好檢討不同旅遊推廣活動能否達到目標,公帑是否用得其所,「我們用了這麼多錢做盛事,有那麼多酒店,但只是不斷叫人來,是不是能cover到成本?如果是有利各行各業,那為何現在很多地舖幾個月就執?」

重奪高消費力客群芳心

港大馮國經馮國綸基金經濟學教授鄧希煒就表示,要理解現在訪港旅客的消費模式,沒有什麼經濟學可言。「(對於普通消費力的內地旅客)在香港吃碗面都要三四十蚊,而你去深圳隨便一個商場,用同樣價錢已經有更多選擇。」

他說,香港還有一些旅遊景點,但不夠多姿多采,「服務差、東西舊,又貴。去內地價錢便宜一半,服務又好好多」。他相信旅遊業若要健康發展,未來整體結構或須轉型,從大集團過渡至類似台灣的小店模式,讓消費選擇不再單一。

鄧希煒建議政府若有決心以旅遊帶動經濟,不能忽視高消費力客群:「要吸引有錢客人,能住5星級酒店的,包廂吃米芝蓮的,是看演唱會或演奏會會坐第一排的一類遊客。」他觀察到目前政府的做法是「做大個餅」,可能看到有不少港人北上消費,就想盡辦法讓內地旅客增加,但做法未能對準目標客群。政府籌辦夜繽紛夜市,他認為活動能改善市面氣氛,但對經濟幫助有限,畢竟魚蛋難賣到100元1粒。

2023年政府曾推出「你好,香港!」向全球多地旅客送出50萬張機票,再提供100萬份旅客消費優惠券。鄧希煒說隨機抽獎的做法,或是措施不夠精準的體現。要吸引高消費力的旅客,他提出可以舉辦更多國際會議,再配合文化旅遊、體育活動,延長商務旅客的逗留時間,消費更多。他指旅遊業雖然佔GDP比例不高(2018年佔4.5%),但能夠帶旺周邊產業,連同飲食、零售業合共可佔上10%至20%,不能忽視潛力。

深圳酒店競爭力大

對大部分內地旅客選擇即日來回,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學副教授曾國平有更多體會。曾國平的一名內地好友,近日從武漢搭高鐵到深圳,以深圳為南下旅遊據點,抽了半日時間到港與他敘舊。「去深圳跟去香港,對他來說都要用1個鐘,但香港的酒店比較貴,他在深圳住可以慳酒店錢。現在香港跟深圳重新通關後兩地往返方便,不少人都有這樣的做法。」

他認為現在香港、內地經濟狀况差,即使港府用盡方法吸引內地旅客來港,都不會改變得到人均消費力低的事實。「香港現在有夜繽紛,但旅客不過夜,就顯示旅遊政策錯重點,治標不治本。」但他指,當內地經濟轉好,這個難關才可解決。現在的內地客,跟以往香港人見到的內地豪客,分別是「以前豪客能預見將來生活愈來愈好,現在他們連將來都看不見,不知道下一步朝令夕改的政策會怎樣影響到自己的行業,有錢都不敢使」。

搞醫美旅遊 離島變度假勝地

江玉歡強調政府必須及時糾正政策,否則情况將愈演愈烈。她提醒「夜繽紛」只是政策手段,不可能是目標,「繽紛是要帶動旅遊經濟,不是街上多人、旅客開心就可以了。放煙花12分鐘放完,嘩嘩嘩嘩,但就完咗?我們的政策要有整體觀,不能一時鍾意就又做一樣出來」。如果在香港旅遊的只有本地和即日客,那很多酒店都將結業。

除了用國際會議和盛事吸引商務旅客,她提出着手建立特色旅遊產業,例如仿效台灣的醫療和美容旅遊,以及利用離島建設度假勝地。至於街頭景觀,她就建議政府要撫心自問,什麼是香港特色。剛從馬六甲回來,她對當地保留的歷史建築如唐樓印象深刻,但覺得香港能拿得出手的活化建築,最厲害的就只有尖沙嘴鐘樓和中環大館,「太零散,我們講不到一個完整、有意義的故事。如果歷史文化是我們一個賣點的話,要演繹出來,不能只有那一條廟街,幾個夜市」。

廟街獨力難支

此外,要有更多晚上活動「令人可以行耐啲」。「現時香港9點後就靜晒,但我們去行街是去感受,去台灣都會去coffee shop,去夜市。我們要想辦法令香港食肆開到更夜,再加上為pub增加liveband表演,讓按摩店開到1點。現在得Donki叫做開24小時,難道下下都要去廟街?」

曾國平則對香港旅遊發展比較悲觀,他指雖然部分舊建築仍在,能讓人打卡,但香港整體洋化的程度在倒退,歐美遊客和外籍居民已經減少,英語文化也正減退。而受疫情多年的防疫措施影響,市民習慣早回家,店舖因此早打烊,就算再最旺的地區,晚上8、9時也已經沒有人流。對於遊客來說,很少人打算8、9時就回酒店睡覺,但在街上沒有活動,覺得不如早點回家離開香港,也是人之常情。

他同意內地客消費力比以前低,但認為至少現時更多內地人對香港感興趣,願意發掘城市景觀,比如喜歡在城市深度遊,是好的發展。有見整體經濟低迷,他認為包括旅遊業在內,香港的物價可能會被迫調整至與內地看齊,是一個痛苦的過程。不過,他也補充,現在航空的承載量還未恢復2018年的水平,自己從美國回來香港的航班選擇都比以前少,「香港比以前難去」;未來旅遊業走勢還有改善空間。

多講「唔該、多謝、歡迎」

立法會議員(批發及零售界)邵家輝形容目前旅遊周邊產業正面臨艱難時期。「疫情期間,大家都是捱住捱住,以為復常後會好好,香港市民會消費更多,但沒有預料港人會離港消費,星期五六日就去內地超市購物。這種北上購買日常用品的情况,過去少見。」在這樣的情形下,他認為夜市、工展會等活動對業界有幫助,能吸引內地旅客消費。

外勞陸續來港 可降經營成本

對政策是否要針對吸引高消費旅客,邵家輝有不同意見:「環境差的時候,也不一定要靠高消費,消費是豐儉由人。以香港的情况來說,出口數字不算很好,股市樓市都低迷,高消費族群對未來經濟的信心低,那業界就可以給消費者更多着數。」他因應特首李家超呼籲,在聖誕假期留港消費,除夕又到旅遊區親身觀察,表示旅遊區生意稍好,廟街等夜市人流暢旺。有商家告訴他消費情况比預期好,估計因旅客消費力始終比港人高,有一定「食玩買」的計劃。不過民生區的店舖銷情則一般,有的更錄得跌幅。

目前旅客的消費仍未能解決市道困局,邵家輝寄語商界自強,要調整價錢,提升競爭力。服務業、關口人員和市民也要合力改善香港予人的印象,要多講「唔該、多謝、歡迎」,讓遊客覺得消費是開心的,不用受氣。

他相信接下來內地外勞陸續到港後,業界的經營成本會降低,能紓緩局面。在政策方面,他希望政府放寬內地旅客來港一簽多行,「單單是大灣區,已經有7、8000萬居民,現在香港市民多了去大陸消費,如果內地居民也可以多次來港,可以將情况平衡番」。

【振興內地入境旅遊篇】

文˙ 梁景鴻

{ 圖 }資料圖片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朱建勳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關字詞﹕每日明報-星期日Work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