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手緊握 掌心變共鳴箱 以手作笛 吹奏天籟之音

文章日期:2024年01月16日

【明報專訊】伸出雙手,眼前看見什麼?對不少人而言,就是一雙普通不過的手,但在這班年輕人眼中,這是一件樂器。他們將雙手緊握,貼近嘴唇,一個音、兩個音從手中蹦出,慢慢形成一段樂曲,宮崎駿電影《天空之城》同名樂曲、聖誕歌Silent Night、林家謙《在空中的這一秒》……手心就像藏着已上鏈的音樂盒,接連不斷地流淌出空靈樂聲。

是魔術?是掩眼法?香港手笛協會共同創辦人梁曦賢介紹:「這是手笛,最原始的音樂。」

要不是親眼看見梁曦賢和其他成員吹奏手笛,記者大抵會與其他初接觸手笛的人一樣懷疑,他們手心是否藏有小型樂器,或者是否以手作掩護偷偷哼歌?曦賢笑指他們舉辦手笛工作坊,參加者到來後第一句就問:「笛呢?」連協會的設計師Enya最初都以為他們是詐騙集團,後來瀏覽協會的社交平台,看過他們拍攝的手笛演奏片段,漸漸從懷疑轉為驚訝:「之前聽過acapella、吹口哨,但沒有想過靠一雙手都可吹到音樂,很神奇,那一下震撼我的內心!」

說起笛類樂器,不少人第一時間想起小學時必學、常常吹至走音的牧童笛,再數下去有長笛、陶笛、竹笛等,比較之下,手笛則陌生得多。有別於其他笛類樂器,不見長管、沒有按孔,手笛顧名思義就是以手作笛,將雙手微曲,掌心空間形成共鳴箱,然後將拇指靠攏並向兩指關節之間的洞孔吹氣,空氣在共鳴箱內震動就會發出聲音。之後再透過控制掌心空間的大小,吹出高低音。當共鳴箱的空間愈大,就愈低音;相反空間愈小,就能吹出愈高音。

音域如牧童笛 聲如鳥鳴

手笛音色與陶笛相近,仔細聽,還帶有幾分鳥鳴的影子。相傳古時獵人狩獵,會以手吹出聲音,模仿鳥鳴。別小覷這件「樂器」,曦賢指手笛吹出的音域與一支牧童笛差不多,都有接近兩個八度,其實已能吹奏出不少歌曲,流行曲、爵士樂、中樂等都不成問題,但一些音域較廣、和弦較複雜的樂曲,或會超出手笛可演奏的範圍。「撇除音域上的限制,手笛是一項最自由的樂器」,協會成員紛紛數出手笛優點:毋須組裝、不用保養、隨時隨地可演奏等,還有,學習門檻低。

接觸門檻低 可與其他樂器合奏

在香港學音樂,未論及各種音樂考級、比賽等的過程,要擁有一件樂器,對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小朋友本已不是易事,「他們未必能負擔起一件樂器,以長笛、小提琴等為例,普通型號可能已需過千元,但是手笛,毋須花費一分一毫,已有樂器在手,大大降低接觸音樂的門檻。」他們曾與NGO、本地音樂義教組織合作,舉辦手笛義教工作坊,教小朋友吹奏手笛,「很多小朋友即場已能吹響,他們非常開心,整間課室非常嘈吵、熱鬧」,小朋友的歡聲笑語,感染在場每一個大人。

手笛既沒有亮麗外表,又沒有複雜的音色或華麗的演奏技巧,可算是世上最樸實無華的樂器之一,但曦賢他們都強調手笛的可塑度很豐富。除了可與其他樂器如結他、古箏、拇指琴等合奏,擦出不同火花,更有成員能同時表演beatbox和手笛,他們亦曾試驗將其他樂器的演奏技巧融入手笛,如吹單簧管的成員可將循環換氣的技巧應用在手笛上,就像毋須換氣,可持續吹到很長的樂段,而曦賢亦即席以手笛示範小號的演奏技巧「三重吐音」,清晰而快捷地連續吐出音符,讓人嘖嘖稱奇。

自學鑽研 與知音人成立協會

今年24歲的曦賢,年紀輕輕,吹手笛的年資已有20年,3、4歲時已開始接觸,「小時候見到爸爸用手就能發出嗚嗚聲,覺得很神奇,要他教我,那時第一印象覺得很奇妙」。他的爸爸只懂吹一個音,他自己再慢慢鑽研,自學吹出不同高音低音,再將一個個音符連成樂曲,小學時已能吹出不少歌曲,還曾在升中面試時拿出這門拿手絕活,成功進身名校。20年來身邊沒什麼人如他一樣能吹奏手笛,直至2、3年前在社交媒體找到同好Ivan,猶如找到失散多年的朋友,一拍即合。

自言手笛是自我身分一部分的曦賢,對手笛的態度自不是玩玩而已,兩人和兩名前輩去年成立香港手笛協會,將這門冷門技藝推廣開去。為了讓更多人認識手笛,這班稱「用愛發電」的年輕人積極在社交媒體拍片、影相宣傳,又與不同音樂團體合奏,舉辦工作坊和音樂會,花上不少時間精神與不同團體往來、籌備活動、拍片剪片等。喜歡一樣樂器,未必有人與他們一樣,將心力花在與興趣無關、無法即時獲得滿足感的行政工作,曦賢毫不猶豫地說:「如果你發現世界上有一件事情只有你會做,你會不會做?對我們而言,沒有人做(推廣手笛),我們做,本身就是(這件事的)價值所在。」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他們希望手笛可以從一門小眾興趣,慢慢推廣至更多人認識,將他們玩手笛時的快樂,傳揚開去。●

Info

香港手笛協會

Instagram:handflute_association

文:張淑媚

編輯:朱建勳

美術:謝偉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相關字詞﹕每日明報-FEATURE

RELATED